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文学楼手机阅读,

“除非你告诉我你是一个女装大佬加上自己打飞机的时候还自觉带上那玩意,不然你无法和我解释你的这些东西。”

袁安摊了摊手,他身边那个飘在半空的妹子已经蠢蠢欲动了,当然,王大龙和柱子都被吓坏了了,没想到跟他们住了这么久的眼镜居然是一个hentai。

“这套衣服好像我们学校的校服,这里还绣着名字呢!王雅……怎么这么耳熟的样子?”王大龙小心翼翼地翻看着那件衣服,衣领那里有一个用针线绣上去的名字。

“王雅……是我喜欢的女生啊,但是,前些天套现失踪了,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你是怎么把她的衣服搞过来的?”

柱子一字一句慢慢说道,眼镜突然有了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他知道,今天他要是不把这些东西给解释完成不说这个发现了自己秘密的新生,柱他自己都会把自己给撕个粉碎。

“我想起来啦,前几天开校园大会的时候还说过呢,让我们小心点,外面现在不太平。小二你是怎么拿到这衣服的?你和王雅很熟吗?”

王大龙一拍脑袋,看着小二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袁安面无表情,他就静静等着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看他怎么解释为什么有个鬼跟着他。

眼镜身体有些颤抖,他的脑子在飞速运转着他必须为这一切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至少不可以让这个西大隆还有柱子对自己产生怀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新生可以搜出这些东西,但是自己可以确定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两人之前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既然他们两个人之前是没有交集的,那么这个新生为什么一副知道点什么的样子,明明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你是……龙哥的人?”眼睛小声说道,袁安摇了摇头,什么龙哥,他今天才刚刚来到这里,认识的人可能还没有超过十个。

“那你是……旋风的人?”

袁安再次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天,

“我是……老天的人,所以你那些计划就不要对着我放了,赶紧把这事情经过交代完成,说不定还可以从轻处理。”

“呵呵,只是一套衣服而已,而且王雅她是我姐姐,我有她的衣服也不能说明什么吧。”眼睛稍微提高了声音,这句话不仅是说给袁安听的,更是说给大龙和柱子听的。

果然,听到就是这句话的两人脸色稍微缓和,是他们太过于先入为主了,不过他什么时候成为王雅弟弟的呢?他以前似乎没有说过啊。

“行了小安,刚才就是个误会,这既然是他姐姐的衣服你也不能说什么吧,而且刚才你摔了一下眼睛还没有道歉呢,赶紧下来吧。”

王大龙又想当一个和事佬,袁安盯着眼镜,叹了口气。

“你们刚才是不是问我在打更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过鬼?”

“怎么了?”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王大龙和柱子一脸懵逼,袁安翻身下床,把那个tt从眼镜的脸上拿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眼镜看着袁安有些不明所以。

“去你妹的衣冠禽兽!”袁安一拳头砸在了眼镜的脸上,眼镜猝不及防之下倒飞出去,脑袋撞在墙壁上居然是直接昏了过去。

王大龙和柱子下意识挡在了袁安的面前,对于这个无缘无故再次打了自己室友的人,他们的态度可并不怎么友好。

“你是真以为可以随便欺负我们宿舍的兄弟是吧。”

“老子告诉你,在老子的地盘,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他们两个人摩拳擦掌一副要一起上的架势,袁安摊了摊手,现在的城里人都不尊重一个打更人了吗?

“以为我过分了啊,成,今天就让你们看看。”

袁安单手掐法决喃喃念着什么,这个宿舍的窗帘无风自动遮住了外面的太阳,一道白色的身影在眼镜刚才待着的床上慢慢出现,随着她的出现,整个宿舍的气温仿佛降到了零度。

“人皮灯笼前引路,已死之人渡泉来!”

袁安唱着,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破了两个洞的灯笼吹了口气,没有灯芯的灯笼此时却燃起了蓝白色的火焰。

宿舍内的温度再降几度,而那个女子的身影也一点点变得充实了起来,柱子在看清那个女子脸的时候愣住了,王大龙更是吓得腿软跪在了地上。

因为,

那个女人的脸没有一块肉是好的!

全都是蛆虫,

在腐烂的脸上不断游走,

女人对着袁安笑了笑,那些蛆虫随着她的动作掉到了地上。

“你就不能让我看看你生前的模样吗?你这样很恶心的。”袁安嘟囔着,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只水笔和白纸,在上面画了一道聚灵符之后扔到了女鬼头上,

女鬼在一阵扭曲之后变成了一个清纯可人的校服妹子,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都是校花等级。

“守陵人一族的后人?”女鬼玩味地看了他一眼,身上的衣服开始变红,就是要转换成厉鬼的迹象。

“小雅?!”柱子失声叫道,整个人就和失了魂一样手忙脚乱下了床来到了王雅的面前,缓缓伸出手想要拉住她。

王大龙早就已经晕了过去,很难想象一个大汉居然是个没胆子的家伙。

“哎呀,这不是那个想要撩我的纯情小处男吗?没想到还可以再见到你啊。”王雅伸出了手,但是却被袁安给抓住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想办事,那就要按照规矩来。”袁安看着王雅,他可并不怎么想让自己的第二个室友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她很不解地看着袁安,这个男人从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她的存在,但是他却没有把自己给收掉,

当自己变成厉鬼的时候他却阻止自己杀人,真是可笑,自己变成厉鬼不入轮回难道就是为了报一个仇吗?!

“你去报仇没问题啊,但是你杀无辜人,那我就要看着啦,你这货是我召唤出来的,没有我的符你就还需要三天才能变成厉鬼,我们之间的因果可并不怎么小。”

袁安转身一掌切在柱子的脖子上让他晕了过去。

“我想要一个平静的生活,谁都不知道我的职业,谁都不知道我的本事,平平淡淡过下去啊,但是你想要打扰的话……抱歉,有法力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