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好不许吐H

“吱……”

刺耳的刹车声乍然响起。

tom抬头看着停下的车子,然后看到了从车子里出来的人。

莫一言一身白色休闲服,整个人看上去依旧优雅的如同王子。

莫漪澜同样一身白色衣裤,微微隆起的小腹在阳光下异常明显。

“爸爸,妈妈。”小倾城被黑人男人抱着,蹦达着小身子开口叫着,但是却不见得是害怕。

莫漪澜想要过去,却被莫一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赶尽杀绝,看来当年阿悄爷爷对你们造成的影响要比我想的严重。”

jioh回头看着这条早就已经被修好的路,嘴角微微勾起,“还记得这里吗?”这话,他是说给莫漪澜听得,“当年那个漏网的小姑娘,真是好久不见。”

莫漪澜的身子渐渐的开始僵硬,周围的一切变成了当年的模样。

【“妈妈,等我回去我要把这些零食全部给贝哥哥好不好。”

“好啊,我们家小悠悠现在只想贝哥哥,都不想爸爸妈妈了。”

“才没有,是因为贝哥哥没有出来玩。”

“呵呵,我们家小悠悠……”

“张中,小心。”】

爷爷的叫声,剧烈的爆炸声,被丢出的自己,好像还都发生在昨天。

“想到了是吗?”jioh微笑开口,“但是一个他,你知道对我们造成了什么影响吗?三十年都无法恢复的影响,拿你们一家来陪葬,不为过吧。”

“为什么要让我们陪葬?”莫漪澜哑声开口说道,若不是莫一言拉着,她大概就过去直接动手了。“你们杀人放火难道还不该受到惩罚吗?”

“呵,你因为你那个爷爷手中又多么的干净,如果不是楚玺,他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jioh哼笑出声。

莫一言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额头,阿悄爷爷的身份,莫漪澜从来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爷爷是个卧底,却不知道他一开始是地地道道的道上人。

莫漪澜回头看着莫一言,莫一言靠在车边,微微勾唇:“人生很长,能看到的只是结局,我们来了,现在可以放了我女儿了吧。”莫一言巧妙的转移了自己的话题。

“莫总急什么,话还没有说完不是吗?”

“话太多容易坏事。”莫一言说着,站直了自己的身子,看向了tom,“你要和我比什么?如果你连她都赢不了,谁给你的勇气来和我比?”

高傲,自大,狂宁。

tom脸色微微一变,为了他的狂宁。

莫一言伸手整理自己的衣服,一副我就是这样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姿态。

莫漪澜回头看着莫一言,哥,你闺女还在人家手里,你这么高傲真的好吗?

“不如我们就比比,是你快还是我快。”tom说着,快速的对着小倾城伸手抓签去。

可是在他靠近的时候黑衣男人却突然退了一步,小倾城直接对着tom做了一个鬼脸,紧紧搂着黑衣男人的脖子。

jioh也被眼前的情况惊住,猛然抬头看向了莫一言。

“你计划在怎么周密,都不该忘了,这是老子的地盘。”莫一言厉声开口说着,看着jioh背后出现的人。

莫漪澜目光一直留在女儿那边,看着那黑衣人只是觉得形态有些熟悉。

【“我和老大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难道他说的就是这件事?

莫一言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那就看是你厉害,还是他们厉害?”jioh怒声开口说着,挥手让自己身后的人动手。

枪战一促而发,莫一言快速的将莫漪澜拉到了车后,然后伸手从自己的腰间将手枪拿了出来。

黑衣男人抱着小倾城过来,将她放到了车里,然后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与莫一言完全相同的容颜。

程一诺与莫一言击掌,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十几年未曾合体的一同作战。

莫漪澜怀孕,莫一言是绝对不会让她出手的。

莫一言在她肩头拍了拍:“三分钟,看着孩子。”

“可是——”你们就没有救命吗?这句话莫漪澜还没有说出来,两人便已经转身出了车后,一黑一白,却有着完全相同的容颜,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枪击。

小倾城和庄轩趴在防弹玻璃上全部张着自己的小嘴巴看着外面,这比他们看的功夫片还要厉害,她都要看不到爸爸的影子了。

傻眼的不单单是两个孩子,还有莫漪澜,那些人,只有他们两个。

程一诺,莫一言,一诺一言,本就是军区的神话,可是他们两个联手的机会却为数不多。

每一个方向的防守与攻击,两人不需要开口便知道该怎么去做,也许,这就是同卵双胞胎的心灵感应。

本是一人,却因为老天眷顾,变成了两个独立的却又有着联系的存在。

三分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兄弟俩背对而立,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一片人。

“冤冤相报何时了,七年前已经结束了一切,又何必在来验证自己不如别人的事实。”莫一言收了枪,看着双手被子弹打出血洞的jioh。

tom肩头受伤,此时也倒在地上,看着莫一言和程一诺,几乎分不开这俩人。

“爸爸,爸爸。”小倾城推开车门,直接扑入了莫一言的怀中,“爸爸好厉害。”

“只有爸爸厉害?”程一诺微笑逗着小侄女。

“大伯和爸爸都厉害。”小倾城说着,再次让程一诺抱了过去。

程一诺的人来处理后面的事情,莫一言走到车边看着依旧在发呆的莫漪澜,伸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怎么了?”

“莫一言,你第一次在我面前真正的出手。”可是这一次,就已经让她不是震惊,而是傻眼了。

“在我媳妇儿面前出手做什么?”莫一言低笑开口说道。

“至少可以让我早点死心。”莫漪澜苦涩一笑,她坚持了一辈子想要赢他一次的,可是现在,她怎么去赢。

莫一言伸手将莫漪澜拉入了自己怀中,低声开口说着:“傻丫头,你早就赢了,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就赢了。”

半年后,酒店。

楚玺夫妇金婚典礼。

莫漪澜挺着足月的肚子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

“悠悠。”

“外婆。”莫漪澜微微勾唇,过去扶住了过来的莫离。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贝儿呢,也不照顾你?”莫离低声责备出声。

“外婆,贝哥哥去接舅公他们了。”莫漪澜说着,扶着莫离在最前面的位置坐下,然后跟着坐在了莫离的身边。

“你们两个外婆算是放心了,妮儿和卿轩这事我也不打算关了。”莫离哀叹出声。

“外婆,妮儿姐姐和虞大哥没事的,您就别想这么多了。”莫漪澜微笑开口,回头看着疯玩的女儿,“诚诚,你小心点,别摔了。”

“阿姨,我看着她呢。”庄轩今天穿了一件小西服,看上去异常的帅气。

莫漪澜微笑,有庄轩在,她和莫一言确实放松了许多。

“外婆,真羡慕你和外公,还有爷爷奶奶他们。”莫漪澜低声开口说着。

“傻丫头,贝儿可是你外公的外孙,你爷爷的孙子,你啊,肯定比我和你奶奶幸福。”莫离伸手摸着莫漪澜的脸,慈爱的看着她。

幸福吗?

她从来不否认,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莫一言回来,在莫离的身边找到了莫漪澜,莫漪澜抬头,看着向着自己走来的男人,这个自己一出生就认定的男人。

他们互相伤害过,他们互相责难过,可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自己。

莫一言,那个刻在她生命里的男人,正在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外婆,舅公他们到了,我先带悠悠去那边。”莫一言说着,弯腰将莫漪澜扶了起来。

莫漪澜起身,跟着莫一言去了后面他们的位置,小倾城和别的孩子在玩,莫一言直接弯腰听着她肚子里小东西的动静。

“宴会结束我们就去医院。”莫一言哑声开口说着,低沉又优雅。

莫漪澜点头,伸手将他拉了起来,让他看妮儿主持的金婚典礼。 百度@半(.*浮)生 —医不小心:帝少的天价宠儿

“贝哥哥,我们也会有这一天的是不是?”莫漪澜靠在他肩头低声开口问着。

“当然,我们有金婚,还有六十年,七十年,八十年。”莫一言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

感谢上天,在他最好的年华遇到了最好的她;感谢老天,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将她送了回来。

“贝哥哥,我爱你。”莫漪澜突然抬头,低声在他耳边开口。

莫一言低头望入了她的双眸之中,那里面,绽放的是岁月的烟火。

“悠悠,今生有你,岁月静好。”这是他对她的承诺,是他对她最真的告白。(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