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动美女胸部

从上京到江南,这其中的路途可近可远。倘若像之前那次的速度,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岂有不快之理?可这次是不同的,无论心情还是情况都不同。

花间租了一辆马车,在沿途的驿站中几次换马,终于赶在江南桃花开放之前抵达。

从那落雪纷乱,到温暖如春,这一个月度过的简直就像经过了很长一个季节。

直到重新踏上江南的土地,夜笙仍是不敢相信,她与花间一路玩玩闹闹竟然就这样的回到了这片满是回忆的土地……

“先去哪里好呢?”夜笙歪头沉思,一身与花间同样的白色水裙与那一张清丽素雅的小脸,两个人站在一起虽然外貌上有些相差,但好在是登对的情侣。

在花间出现之后,那迅速投来的火热目光让夜笙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夜笙这厚颜无耻的小贱人仿佛从来不知收敛为何,竟然直接搭上了花间的肩膀,状似亲密无间。

唔,事实上在深夜里,他们两个早已无间好多次了。

花间不以为意,还了马车之后也就去带夜笙吃饭了。两个人正是饥肠辘辘,加上胃口又好,所以吃了许多。

“我们还是先去找哥哥吧,一来解决了暂时的落脚问题,二来也一并知道了他的住处……”

夜笙吃饱喝足,便不自觉的用筷子戳弄碗里的白饭。花间知道,在夜笙心中纠结的时候,总会作出一些小动作来配合自己的内心。

花间长眸中的颜色未变,可夜笙明显看出他的神色已有了改变……

叹口气,夜笙表示自己也不是故意说起的。在则慕与花间之间,仿佛橫架了什么东西。尽管她从未见过他们相谈甚欢的样子,可是每每提起则慕之后花间的不悦之色便特别的明显。

就连说好的不喜形于色也都喂了狗。

“当日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你竟当真了?来江南是想让你见见娘亲,可不是给你认亲的!”

这话里话外的蛮不讲理,还有这股子霸道劲儿真真让人讨厌!不知是不是走太近的原因,夜笙总有一种类似错觉的东西,那就是花间他好像没有以前招人喜欢了……

夜笙丢下筷子,故意摔的很大声,然后摆脸子给花间看。

花间继续吃饭,装作没有看到。

原定好的的立即回到花间带夜笙去过的那个小屋由于准备不足只能暂时耽搁下来,先在客栈住下,第二天准备好了再去。

花间和夜笙早已明确好了彼此的关系,所以在住宿上面自然要选一间房。可夜笙心里有疙瘩,那就是花间始终拒绝他们去找则慕,所以夜笙对于二人同房的问题有着极大的不情愿。

然而,现实总是十分残酷。以夜笙的性格去打理钱财绝对掰算不明白,所以掌管钱财的自然是花间。而今夜,夜笙对于当初推辞了管钱这个致命问题悔的肠子发青。

“上床,睡觉。”花间的长发湿答答的长发贴在脊背上,显然刚刚沐浴完毕。此刻他双手环抱,背倚床身,懒懒看着赌气坐在桌边死活不上床的自家媳妇儿,嘴角不由染上了笑意。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夜笙假装听不到,为了表示她的漫不经心,她那掩盖在裙子之下的小脚还一抖一抖的。

自家媳妇儿的心思自己当然清楚,就算不清楚,那早已印在脸上的“你不让我找则慕我就坚决不跟你一起睡”数个大字也出卖了她的想法。

花间站直身体,双手仍旧在环抱着,好整以暇地看着夜笙,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我说,上床,睡觉。”

继续不理。

花间向来傲娇惯了,哪里会惯夜笙无理取闹的毛病?当即手指一弹,蜡烛即灭,整间屋子陷入了黑暗,便是月色的清辉也无法照亮夜笙的心啊。

夜笙的双手搅着衣带,气鼓鼓的样子像是要杀人。忍不住在心底暗骂:花间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男人样儿啊!

但是夜笙还是很要面子的,说不上床就不上床,憋死他,哼!

……

啊,都坐了这么久,花间应该心疼了吧?夜笙瞥了一眼仿佛熟睡了的花间,咬了咬唇内侧的软肉。

……

好累……花间这混蛋怎么还不求她上去?哼,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上去的!夜笙气愤地握拳。

……

花间你敢不敢开个口,只要你开口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了,你开口啊……老娘都主动给你睡了,你倒是说话啊!夜笙无力地塌下肩膀。

……

“往里面挪一点儿!给我一点地方睡觉!混蛋老娘要睡觉!”

夜笙毫不怜香惜玉的推着花间,在夜笙看不到的黑暗下,被推的某人露出坏笑,转而收起笑容,继续装睡。

正所谓,夫不听话,妻之过。夜笙为了好好调教花间,决定以绝食开始。【真是一个有出息的决定啊……】

悲催的某女顶着两个鹌鹑蛋大的黑眼圈坐在桌边,无耻的某人特意点了一桌夜笙最爱吃的美食,吃个不停不说,还得意地吧唧嘴。

自从和花间在一起之后,夜笙的节操明显比一起多了不少。所以在如此美食的诱惑之下,夜笙并未就此屈服,而是毅然决然的看着花间吃完了这些饭菜。连花间都惊讶了起来,夜笙居然没有抢他东西吃?

节操告罄是在当夜的厨房里,夜笙偷吃馒头噎住,死命灌水之际,花间神出鬼没般的提着灯盏,那圣洁的光芒照亮整个厨房以及夜笙狼狈的吃相之时。

“呀,这不是夜笙吗?你在厨房里做什么呢?在楼上睡的好好的,我当有老鼠在厨房里偷吃呢,没想到是你在这里?”

差点被馒头和花间噎的背过气的夜笙:“……”

花间提着灯盏好心好意的出言嘲笑好一会儿,最终才上前帮夜笙抚背,顺下她噎在喉咙的馒头。

夜笙双目含着被馒头和水噎出来的泪,恨不得活剐了花间。花间仿佛没有看到夜笙的吃人模样,言笑晏晏道:“看,为夫对你多好。”

“……”

她宁愿不要这种好!

最终的结果,就是花间领着自家媳妇儿上楼睡觉。而睡觉的过程中,花间难免要翻云覆雨,左右调教,振好夫纲。

第二日一早,花间带着夜笙上街的小店中买了一些居家生活所用的必备品,因着买了太多,所以最后只能靠车拉。

租了三条船,将那些个用具带到山水之间,怎么看怎么有些违和……不过没关系。

花了几天时间将小屋翻新修葺,这荒了十年余的房子总算重新有了用途。唔,生儿造女的用途。

开始的几日还算新鲜,可到后来就有了生活上的矛盾问题。比如生活太寂寥太无趣,比如饮食起居需要人打理,比如……花间和夜笙什么都不会干。

“娶妻生子,可你的作用可不单单是用来生子的。”花间如是说道。

仅一句话便表明了立场和夜笙的作用,夜笙望着自家那实在风华绝代的男人,还真就想象不出他要是上山打柴,烧火煮饭,洗衣带孩子的场面……

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花间他除了用来摆着看还有个毛用啊!一点也不实用!

对此,花间是这般回答的:“反正我也是摆着看的花瓶,总不能你也做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花瓶吧?……唔,你现在的确是一只花瓶。”

夜笙闻言由悲转喜道:“你是在夸我长得好看吗!?”

花间瞥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打击她一切欢喜的心情:“除了用来看,还可以用来插……”

“……”

嘤嘤嘤亲爱的夫君大人您这样爆粗口说黄段子就真的一点也不害臊吗……

而事实证明,脸皮厚果然是有好处的。花间理所当然的走了,所以夜笙只能每天对着那些只吃过没做过的蔬菜,脑补着如何烹饪它们才能好吃一些。

还有洗衣问题。这一点在花间大人的威逼之下,夜笙也就接受了,这还不算太难。

而在生活情趣上,每日除了吃饭就是看风景,实在让人觉得……好没意思啊……

花间平日倒是能看看书、写写字、画个画、作两首骚诗陶冶情操,可她夜笙根本不识字!

对此,花间又发表了一下他的见解:“这日子的确很是无趣,唔,不如麻烦娘子您跳个艳舞解解闷儿?”

“……”

早知和花间在一起是这般光景,她真不如跟了哪个猪肉荣一起杀猪卖肉,好歹她还有个事儿做!这一天简直闲到长蘑菇的日子哟……

于是,这对儿从未过过安稳日子的小夫妻各自给自己找了一点事情做。

夜笙先是跟从小镇上有名的绣娘学针线女红,再和会持家做饭的大娘学习做饭。花间又买了一些小动物在院子里养,像是鸡鸭鹅等家禽,还有一条忠厚老实的黄狗。

这都是夜笙给花间出的主意,意在打算让花间从日常开始培养一下他的人性,免得他动不动兽性大发,在身心上奴役她……

小日子就是在这样的不适应下渐渐过了起来,昔日的锦衣玉食美好生活再也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平淡日子全靠两个人自己的慢慢的磨,而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逐渐的去品尝了。

夜笙父母不在,花间父母双亡,两个人成亲问题也无需再过那些讨厌的三书六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而八字合不合等问题,花间也不在意这个,夜笙就更加不在意。

所以聘礼啊嫁妆啊什么的,自然而然的也就都省略了。总而言之,就是能省的全都给省了,可这般下来,发现两个人直接是万事俱备,只欠礼成了……

洞房早就洞过了,所缺的也不过是一个拜堂的形势而已。花间虽不在意,可他必须顾及夜笙的感受。

便是两情相悦,他也无法让夜笙不明不白的跟了她,而没有一个名分问题。

于是在某天,房前桃林桃花开得正好之时,他向她说了那句话。

“夜笙,我们成亲吧。”

他的喉咙有些滚烫,而同样滚烫的,还有那一刻夜笙的心。

只有说出来之后才发现,原来期盼这句话的不只是夜笙一个人,花间他自己也在心中期盼了好久啊……

机杼扎扎,就在话音落下时一同停下。身为一个女子,哪里有不渴望与心上人修的一生一世永结欢好的?心属一个人,与心属之人生活在一起,这种感觉和真的成亲的感觉完全不同。不说夜笙在期盼,便是花间,也在期盼着……

夜笙低下头,耳鬓的黑发顺着动作而落下。她伸手,将头发别在耳后。思量了几秒,复又抬头道:“成亲吧。”

一问一答,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此真正定下。夜笙抬头时,恰好看到花间温润的笑了。就连身后桃夭灼华,也比不上的这一笑。

夜笙恍惚着,心道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儿,否则她绝对够不上花间这种……风华绝代啊。

……

成亲的准备全部交给了花间,而在成亲前却有了一个小矛盾。这矛盾不为别的,正是花间和夜笙二人初归江南时,俩人不愉快的原因。

是则慕。

不知怎么,则慕知道了花间和夜笙二人成亲的消息。他来到花间这里时,夜笙正在喂鸡。这一抬头看到则慕,夜笙手里那一盆鸡食差点没掉地上。

找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任谁都会惊讶的吧?

“听说你要成亲了?恭喜……,这是路上随手买的贺礼,妹妹,祝你百年好合啊……”

则慕递过来一些礼品盒,看起来的确是路上随手买的。夜笙放下鸡食接了过来,恰好这时花间从屋中出来,也就看到了则慕。

花间瞥见正好相交的两只手,本就不悦的脸更加不高兴了。

“夜笙,过来。”

“……哦。”

夜笙拎着那些东西,乖乖走回花间的身边。花间揽住她的肩膀,一举把她带到了身后,然后转身对则慕道:“夜笙的确是要成亲了,与我。长兄如父,但我想身为长兄的你不会看着自己的妹妹不幸福的。夜笙与我在一起很幸福,所以你就不必多操心了。”

只要让花间和则慕两个字搭上边,前者的情绪和状态就极端的不对劲。夜笙始终搞不太懂这是什么情况,但看花间的样子,她也不怎么敢问。

则慕无所谓地笑了笑,道:“你又在担心什么呢?我不过是来找自己的妹妹说些话而已,是你自己多想了。”

这一笑,颇有公子多情而红颜无意的味道。夜笙有些迷糊,但随即就想明白了这一切。

可是则慕与夜笙,注定都是兄妹关系了。尽管见面难免尴尬,可是夜笙已经能够将这一切转化为亲情了。而如今放不下的人,只怕是则慕。

花间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大,只怕是他……吃醋了。

思及此,夜笙在心底叉腰大笑,简直得意忘形。哈哈哈,你个花间,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时候啊!

“如此最好,反正也是家常话,我又是你的妹夫,也没有什么听得听不得的吧?”花间双手环抱,颇有几分四十多岁的家庭妇女变身泼妇的味道。看他这架势,倒像是死活也不肯走了。

夜笙站在花间的身后,有话想要对则慕说,但话到嘴边,还是压了下去。

“既然如此,还是我们两个谈谈吧。”

“好啊。”花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则慕便转身出了篱笆小院,花间施施然跟上。

……

两个男人能有什么好谈的呢?夜笙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花间和则慕说了什么,总之花间回来的时候,直接赶上了晚饭。之后任夜笙怎么追问,花间都守口如瓶。

可是自打此事之后,花间对于则慕的态度倒也改观了许多,夜笙看在眼里无比欣慰,总算有点亲人的味道了。 ︽②miào︽②bi︽.*②阁︽②,

成亲之礼,进行在桃花最后一次开放。骄阳正好,花开烂漫。就是在最大的那棵树下,两个人一身红衣似火,行了拜堂仪式。

素来一袭白衣飘渺的花间倒是初次穿这样鲜艳的颜色,然而花间到底是花间,便是这样的颜色,花间的气场也足以驾驭。

而夜笙穿上着火舞红衣,倒是映衬得她唇红齿白,肤色白皙。原本只是清丽脱俗的容貌,在这样的妆扮下,也小有一番姿色。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岂有不般配不登对之理?金玉良缘不敢称,金童玉女还是当得的。

“桃花为证,苍天为鉴,我花间此生只娶夜笙一人,永结欢好,白首不离。”

这样的誓言,谁都会说;这样的话,并没有多么的感人肺腑。可其实,各话入各眼而已。对于此刻的夜笙来说,能听到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诺言能否兑现嘛……

也只有老了以后才知道。(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