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4.13晋江独家发表

姜妗拔腿就想跑!

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掌如有预料般精准的抓住了姜妗的衣领, 姜妗脖子一疼,被一股大力猛地扯了回来!乔裴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抵在树上, 幽深的黑眸泛着睥睨之色,他实在比刚十五岁的姜妗高出太多, 看似清瘦的胳膊将姜妗压制的没有一点反抗之力。(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我建议你还是老实说清楚刚才到底在做什么的好。”乔裴的手不紧不慢的加大着力气, 姜妗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她手上刚要有动作, 乔裴就闪电般挟制住了她的双手,毫不怜惜的把她的双臂扭转到了身后!

姜妗疼的脸都白了!

从远处看姜妗几乎是背靠在树上依偎在了乔裴的怀里, 可两人之间哪有半点旖旎之色,姜妗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断掉了, 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乔裴见怀里的女孩都快背过气去了,这才皱眉略松了些力道。

姜妗猛喘了几口气, 急促道:“我刚才在干什么你不是看到了吗?给你们乔家驱邪镇煞!有你这么恩将仇报的人吗!”

乔裴哪里会信她的话,他刚才亲耳听到姜妗念咒时提到了他的名字!乔裴没有天目,虽然看不见姜妗施术时候的一系列金光异状, 可无论是平地而起的狂风还是之前凌空起火的符纸无一不召显着诡异, 饶是自认不信这些的乔裴也不由得不心生忌惮。

更何况他还亲眼见着姜妗用自己的血在空中写下了他的名字。

姜妗见糊弄不过去, 就想张嘴呼救, 乔裴脸色唰的冷了下来, 二话不说拖着她就往泳池走,吓得姜妗尖叫一声就往地上沉下身子, 乔裴却像是感受不到姜妗沉甸甸的重量一般, 行走间速度丝毫不见减慢。

姜妗怕真被这煞星给活埋了, 哪里敢再得罪他,急忙道:“你误会了,我真没要害你的意思,我就是化解完煞气想试试新学的术法同心咒…我们现在命可是绑在一起的,我出了什么事你也活不成!”

乔裴这才停下脚步,脸色危险的看着她,“同心咒?”

姜妗怕乔裴不信,狠了狠心照着自己的手腕就咬了一口,血迹立刻渗了出来!几乎同时,乔裴胳膊一僵,手腕处陡然传来一阵刺痛,掀开袖子一看,果然多出了个正在往外渗血的伤口!

姜妗见乔裴眼中先是划过不可思议,接着脸就黑了下来,忙心虚的解释道:“我,我就是觉得新鲜试着玩玩,这东西一个小时就消失了。”

乔裴厉声道:“马上解了!”

姜妗都快哭出来了,“我不会,这个术咒解不了的,这事是我做的不对,可我好歹帮你们家把风水煞给破了…”

乔裴一脸的想要抬脚踢死眼前女孩的表情,姜妗委委屈屈的低下了头,她正处于少女发育的时候,胖乎乎的带着一脸不知事的稚嫩,又是和堂妹乔欢一样的年纪,这模样活像是个被恶霸欺负的小媳妇儿。不知道为什么,乔裴就有点下不去手了,他冷冷道:“在这里老实呆着,一个小时候要是还没解…”

姜妗就差赌天发誓了,“你放一万个心,我绝对不乱跑,一个小时候之后要是没解我任凭你处置!”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好一会儿了,乔裴眯眼盯了姜妗几秒,见她不像在说谎,才背过身走远些去接电话。

见专心接电话的乔裴注意力没再放在她这里,姜妗才扶着胸口惊魂未定的站起身来。乔裴是大气运的命格,等闲的玄术在他身上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不然上一世也不会那么多玄术中人恨他恨的牙痒痒却也拿他没办法。

姜妗骗了乔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同心咒这个术法,乔裴手腕上之所以会出现伤口,是因为她刚刚借用了他的命格,他们两个现在又正处于她刚施术的地方,短时间内强大的术场会造成一种同命的假象。也亏得乔裴没有多疑到让她多试几次,不然她当场就得露馅。

姜妗不敢耽搁,见乔裴没看这边,飞快的闪身跑向小道,按照之前记住的路线没一会儿就绕出了乔家。

回了家姜妗跟姜巡打了声招呼,就借口身体不舒服躲回了房间,等关了房门,姜妗连衣服都没力气换,倒在床上埋头就睡。

等姜皎把一切收拾停当,和乔梁一起又返回乔家的时候,泳池已经被填了大半了。自有人恭恭敬敬的替姜皎摆好香案,姜皎边净手边不动声色的扫了泳池一圈,视线又在地面上的几处痕迹停留了几秒,姜皎擦拭双手的动作就顿了顿。

“有什么问题吗?”

乔梁看姜皎神色不对,有些心急的问。

姜皎垂眸,“没事,只是有点担心我妹妹的身体,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一点了没有,她还在睡吗?怎么也没见她过来。”

乔梁松了口气,“刚才你爸爸打来电话,说姜妗已经回家了,应该是没事了吧。”

姜皎没料到会得到这么个答案,心中的疑惑更重,难道是她想错了?姜皎一到这里就发现在这一处的水破之煞已经被人化解了,之前在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猜测姜妗为什么要故意装病留在乔家,所以看到眼前景象的第一时间她就怀疑的到了姜妗身上。

乔老爷子赶了过来,见泳池已经填的差不多了,看了看时间就问姜皎,“姜小姐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过神来的姜皎不过犹豫了一瞬,再抬眼,脸上就带了忧虑和凝重出来,“那活水引进的地方汇集在一处形成了阴毒的巫咒篆,现在乔家已经有两位受害,这让煞气已经初具雏形,想要破解相当麻烦。”

乔老爷子大惊,“可姜小姐之前不是说自己可以化解吗?”

姜妗沉吟片刻,为难道:“正阳派的传承中倒是有破解这一类风水煞的独有法门,只是会十分消耗施术之人的修为和元精…我尽力撑下来吧。”

乔梁和乔老爷子听了顿时十分感激,心里对姜皎的好感更是成倍的往上翻。不过片刻时间,称呼已经从“姜小姐”变成了跟姜妗一样的亲切昵称,叫起了“小皎”,姜皎也不再叫“老爷子”,从善如流的跟着姜妗叫起了“乔爷爷”。

被个小丫头给耍了的乔裴脸色阴沉的站在最后面,见姜妗并没有跟在姜皎身边就抬脚欲走,听了姜皎的一番说辞,乔裴的脚步却顿了顿,挑眉朝她看去。

这姜家的姐妹两个,看来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姜皎一战成名!

一夜之间大峪市不少有心人都听说了正阳派姜家的大女儿被乔九爷奉为了座上宾,能被乔九爷力荐并且大力称赞的人自然不会是一般人,之前一直籍籍无名的姜皎第一次跃入众人视线中。自姜震川去世后就一直门前冷落的姜家,又开始有陌生人探头探脑的打探,都是些听说了乔家的事后来打探姜皎底细的人。

有关姜皎的一些小道消息就慢慢的流传开来。从小在玄学一道上就很有灵性,更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在道法玄术上也是造诣颇深,跟姜皎打过交道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对她交口称赞的。

很快就有人给姜皎递出了橄榄枝,姜皎出门的频率开始变得频繁起来,随着她出去的次数越多,对她赞扬和称许的声音也就越多。有了乔家当跳板,姜皎快速又轻而易举的在大峪市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就在闭关睡觉的姜妗再打开房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一场驱煞的术法险些要了她半条命,不过十几天的功夫她就瘦了一大圈,这些天她只顾着努力修炼吸收身体里横冲直撞的先天之精,对外界的事情一概充耳不闻,姜妗隐约记得开始的几天爸爸和姐姐好像来看过她几次,她都把人赶了回去。

家里静悄悄的,姜妗转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几天一直是家里的保姆王阿姨每天给她往房间里送饭,姜妗去厨房门口探头,果然看到王阿姨在水池边洗菜。

“王阿姨,我爸妈还有我姐他们人呢?怎么都不在家?”

正专心洗菜的王阿姨被突然出声的姜妗吓了一跳,“吓死我了,小妗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

姜妗笑呵呵的忙倒了歉,王阿姨这才笑道:“这不乔老太太刚出院吗,乔家人为了感谢你姐姐就办了场答谢宴,你爸妈还有你姐姐他们都被乔家人接走了。”

姜妗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谢姐姐?答谢宴?答谢什么?”

王阿姨笑,“你这孩子,该不会这一阵窝在房间里睡傻了吧?你忘了半个多月前你姐姐亲自给乔家做的那场凶险致极的驱煞法事了?她回来后还躺了好几天呢,可把你爸爸妈妈他们吓坏了。”

姜妗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王阿姨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为什么合在一起她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

乔家的驱邪镇煞的法事…不是她做的吗?

王阿姨以为姜妗病了,担忧的摸了摸她的头,“…该不会是发烧了吧,不是你自己跟你姐姐说的不舒服不想参加宴会吗?乔家人要见你你还跟你姐说心烦不想见呢,要不是你姐拦着,你爸估计又要找你发一场脾气。”

姜妗愣怔的看着王阿姨,久久回不过神来,好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些…都是姐姐说的吗?”

姜皎也被姜妗的动作惊呆了,脖子上的勒痕还在隐隐作痛,她刚反应过来要痛呼,姜妗却已经飞快的退开了。

“爸爸!”

在姜皎吃痛出声的同一时间,姜妗身体一软,恰好摔进了来拉她的姜巡怀里!

“妗妗!”

姜巡大惊失色,慌忙扶好姜妗,却没看到正捂着脖子面带痛色的姜皎被姜妗摔倒的动作猛的一带,扑通一声摔坐在了地上!

恰好这时候迟来的王阿姨也从客厅里出来了,见眨个眼的功夫外面就乱成了一团也是吓了一跳,慌忙就上前去扶姜皎!不管任何时候都得体从容的姜皎鲜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她回来的时候拎了一盒点心,现在头发被扯的散乱一片,点心也全部掉在了熨烫整洁的衣服上,偏偏罪魁祸首又是一副虚弱到下一刻就要晕过去的样子,额角一跳一跳的姜皎双眸微阖,低低呻/吟着就要往地上倒。

王阿姨是自小做惯了重活儿的,一拉之下却没能把姜皎给拉起来,她心里担心着身体不好的姜妗,着急之下硬生生的大力扯着姜皎的胳膊就把她拽了起来!

“皎皎你这个时候就别只顾着发愣了,摔了一跤赶紧站起来不就行了,快去看看你妹妹啊!”

王阿姨本来就是个大马哈的性子,说完也不顾被她扯的摇摇晃晃的姜皎,急急忙忙的就往姜巡那里凑,“快快快,把小妗给扶进去歇歇,要我说她这身体真应该好好看看了,整天也不好好吃饭,瘦的都快不成样子了,我看她肯定又是低血糖了,我这就去给她沏点红糖水…”

王阿姨边担忧的念叨着边快手快脚的和姜巡一起扶着姜妗往里走,很快,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满身狼藉的姜皎一个人。

姜皎双手握紧又松开,好一会儿客厅里传来的还只是围着姜妗嘘寒问暖的焦灼声音。永远都是这样,不管姜妗做出多么令人发指的行为,不管姜妗的脾气坏到让多少人厌恶反感,只要她出上一点小问题,所有人的关注点还是立刻就会汇集到她身上。

这是多么让人感到惊奇的一种特质啊,你看,她样样都做的比她好,样样都比她要优秀的太多,所以她的优秀就成了一种理所当然。姜妗身上有无数的毛病,姜妗总是会犯各种各样她永远都不会犯的错,可只要她有一点好,她的所有错处就立刻会被所有人忘掉。

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恨不得…能够亲手毁了她才好…

姜皎轻吐了口气,面无表情的抚掉粘在身上的碎屑,再抬步走向客厅的时候,面上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温和淡然。

客厅里姜巡正在喂姜妗喝水,姜妗的脸色白的薄纸一样,垂眸小口的抿着红糖水。她的虚弱倒不是作伪,近十个小时的体力消耗下腿又骤然受创,在这种情况下还强行开了天眼,这才因为突然见了姜皎情绪大为波动下身体差点没能撑住。要不是她先前身体吸收了部分的先天之精,再加上近几天的修炼也卓有成效,早就跟上次在医院一样,因为反噬昏过去了。

这会儿她也不过是有种疲惫的体力透支感,按照她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姜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刺眼的父女情深的场景,姜巡脾气刻板木讷,从来都不是什么温柔善解人意的慈父,也就只在自小被送出去的姜妗身上会露出这一面,而姜巡的这一面已经很久没有在姜妗面前出现过了。这段时间她一直忙于外面的事情,家里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姜皎眸中寒光骤起,正在喝水的姜妗却突然抬眼朝她看了过来,姜皎眼中立刻盛起了满腔的关切。

她不顾身上的狼狈快步朝着姜妗走去,“妗妗你好点了吗,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向在姜皎面前百依百顺十分听话的姜妗却只是冷淡的看着她,姜皎的手刚要抚摸上她的额头,姜妗却极快的把头一偏,语气生硬,“别碰我!”

姜皎脸上顿时有些受伤,从姜妗十二岁回姜家以来,不管她对别人怎样任性发脾气,却从来没有对姜皎这样使过脸色,姜皎咬了咬唇,勉强的笑道:“你是因为姐姐戴了这个项链才生气的吗?那姐姐给你也买一个好不好,到时候咱们母女三个就都有同样的项链了…只是,妗妗能不能先把这个还给我,这项链姐姐戴了那么多年都旧了,改天我给你挑个新的也更漂亮的。”

只顾着担忧小女儿身体的姜巡这才想起来最开始在院子里发生的闹剧,目光下意识的移到了姜妗紧紧攥着的右手上,扯断的玉珠串成的绳子末端果然挂着一个朴质无华的白玉。同样的项链妻子崔兰九也有一个,也带了很多年了,是当初妻子生日的时候大女儿送来的生日礼物。

当初姜妗刚回姜家的时候因为这两块玉也吵过一回,姜皎不忍心看她难过,就悄悄把自己的那块收了起来,说是不会再戴出来。崔兰九却心疼大女儿的委曲求全,不管姜妗怎么胡闹,她的那块却还是一直贴身带着,这么多年都没有摘下来过,姜妗本来就只是一时的脾气发作,念叨了两天就把这事忘在了脑后。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姜妗竟然又闹了起来!

姜巡一方面心疼姜皎的无辜受牵连,一边又不忍心苛责身体虚弱的姜妗,只能叹气道:“妗妗,把东西还给你姐姐好不好?你要是想要爸爸再给你买个更好的,这是你姐姐用了很多年的东西。”

姜皎搅着手,期待的看着姜妗,小心翼翼道:“你看,爸爸也说会给你买个比我的更好的了,你还给姐姐吧,好吗?”

姜妗定定的看着姜皎,好一会儿唇角一勾,突然笑了。姜妗有着一双很大很黑的眼睛,睫毛长长的,瘦下来又更显得双眸格外的幽深雾朦,这样温顺的一笑,竟油然让人生出了一种美好到不忍移目的感觉。

姜妗终于说话了,平平静静的,仿若闲话家常,带着缱绻的笑意,“不好。”

“啪!”

一声脆响,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姜妗狠狠的把玉砸向了墙壁!

“妗妗!你这是做什么!”

姜皎愤怒的惊叫一声,脸色终于变了!

正当姜皎要冲向碎成数瓣的白玉的时候,手腕却蓦地一紧,姜妗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不让她移动,双眸看不出神色的盯着姜皎,“姐姐,你是不是忘了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话?我没有在开玩笑。”

姜皎面上又是愤怒又是伤心,眼眶终于忍不住红了起来,“我知道!你说过不许我和妈妈带同样的项链,可你怎么能这样做,我…”

“我说过我开了天目。”姜妗打断了姜皎的话,“姐姐,我跟你说过的,我的眼睛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所以,你猜我能不能看到你?”

姜皎心中突然咯噔一声!

果然,下一刻姜妗对着一旁早已经被一番变故惊呆了的姜巡道:“爸,你去把碎掉的玉拿起来看看吧。”

姜皎陡然脸色大变,在姜妗的逼视下却不敢露出异样,只能强忍着惊慌问道:“妗妗你看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这块玉有什么问题吗?”

不可能!这块玉从表面上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崔兰九贴身带了那么多年姜巡都没发现一点异样,姜妗怎么会…而且她和姜妗都是天生异命,根本没有人能算出她们的过往前程,姜妗即使有天眼也不可能从她身上看出来任何东西!

想到这里姜皎又稍稍冷静下来,暗自安慰自己姜妗可能是最近见自己风光心中不服,这是在借机发作,刚才的话肯定是在试探自己。虽然不知道姜妗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也不信姜妗会一夕之间就变得精明聪敏了,可万事小心为主,她千万不能自乱了阵脚。

心念急转间,姜巡已经捡了碎成三段的白玉走了过来,他皱眉看着姜妗,“我看过了,玉根本就没问题,妗妗你到底在胡闹什么?”

姜皎心中稍定,也红着眼哄姜妗,“碎了就碎了吧,姐姐也不怪你,以后…以后我不再跟爸妈他们佩戴同样的东西就是了。”

姜妗这才松开了姜皎,脸上有些惊疑不定,“玉没事?不可能啊…姐姐你也觉得玉没事吗?”

姜皎苦笑,“你这是说什么傻话呢?这玉在我身边放了多少年了,不管碎掉的还是完整的,真有什么问题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姜妗颔首,“这样啊,那大概是我想岔了。”

姜皎叹气,顺势站起身朝着姜巡走去,“爸,把东西给我吧…”

姜妗却比她动作更快,错身间就挡住了姜皎欲伸出的手,“还是给我吧。”

姜巡再忍不住,正要开口训斥,姜妗却冷静道:“爸,还记得你前两天答应我的事吗?”

姜巡和姜皎都是一愣。

“如果我比姐姐厉害,正阳派的下一代接任者,您就会传给我。”

今天第一次,姜皎终于维持不住脸上镇定的神色,整个脸都僵硬下来,姜妗却只是浅笑着看着她,双眸中神色莫辨,“所以,姐姐你是真的看不出你随身带了这么多年的玉,就是害的母亲多年以来卧病在床的罪魁祸首吗?”

瘦高个一脸正色,“老人家你误会了,是你身边这位小姑娘想要害她的姐姐…”

“你给我闭嘴!”姜宏川不等瘦高个说完,随手拎起一样东西就朝他砸了过去!“我们姜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姓人来指手画脚了!”

瘦高个被砸了个满脸,气的脸都紫了!他扯了脸上的东西就要往地上扔,却被身边圆胖脸的男人飞快的扯了一下,瘦高个这才发觉姜宏川顺手扔过来的正是那张布了巫蛊煞的丝帛,瘦高个不得不把甩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手里紧紧的抓着丝帛,脸上怒气冲冲,眼神却闪烁个不停。

姜妗站定了脚步,淡淡道:“怎么,想毁灭证据?放回去!”

叔爷爷拉着她的手突然一紧,怒气冲冲的脸上飞快的划过担忧,“管他们干什么,妗妗你跟我上楼去!”

姜妗一愣,这才知道叔爷爷大概是误会了。他来得匆忙,恐怕是只听了只言片语,以为她真的是做了什么对姜皎不利的事情,这样搅合着大吵大闹,又说要去找姜皎算账,其实是想先把她带走给她解围。

姜妗心中一暖。

姜巡和崔兰九对这个堂叔只有更了解的,见了姜宏川的反应哪里还看不出他的真实意图?崔兰九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委屈气闷,堂叔当着外人的面不分青红皂白的扇了丈夫一巴掌,竟然只是为了给姜妗解围?这做的也太出格了!“堂叔你就算偏心也分些时候吧?你知不知道皎皎差点就死了!这种时候你还…”

姜妗突然看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崔兰九那句“护着她”就没能说出口。

姜宏川被当场拆了台,却一点羞愧都没有,气势反而更甚,他见拉不动姜妗,索性也不走了,瞪着崔兰九道:“怎么?妗妗她爹妈偏心,我这个做叔爷爷的护着她还有错了?我不护着她还有谁护,你这个因为自己两天一小病三天一大病就把亲生女儿一送十二年的妈吗?”

又看向姜巡,“还是你这个带了一群外人找自己女儿兴师问罪的父亲?之前妗妗去我那里的时候还在打听你的消息,说她妈妈不肯让她治病,怕她身体耽搁下去出大事,还哄着我让我来帮忙劝劝!这倒好,妗妗才离开多大会儿功夫,你这个当爸的是回来了,可你们做的这是人干的事吗?畜生都不如!”

崔兰九眼神越发痛苦,“我就知道,妗妗你因为当年的事一直都在怨恨着妈妈…”

“兰九!”刚才符篆的改变崔兰九不了解情况,他却已经感觉到了蹊跷,自然知道事情有哪里不太对劲,可已经晚了,崔兰九还是把后半句话给说出了口。

“可你姐姐是无辜的,你怎么能因为妈妈的原因就对她下手?”

有那么一刻,姜妗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她突然轻轻的挣开了叔爷爷的手,冷静的上前夺了瘦高个手里的丝帛,指着阴符间两个名字认真的对着崔兰九解释,“左边的名字是姐姐,右边的名字是我,如果巫蛊煞成型,姐姐会得到我的毕生气运,我会死。”

姜宏川这次明白自己误会了,可姜妗的解释却也将他惊的脸色剧变,他心惊胆战的看着那张丝帛,上前一步夺走就厌恶的重新扔回了桌子上,生怕姜妗多碰上一下就会出什么事。

崔兰九也是一脸震惊,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姜妗又道:“我没有对姐姐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我不知道这三个人是怎么说服了你们的,但有一点,妈你体内的秽气不彻底驱散,短期内看不出什么,可不出两年必会死于非命。”

圆胖脸笑了,“小姑娘就不要再在这里危言耸听了,你妈妈身上带的明明是个普通的白玉,你做的邪法骗过了你爸爸,却骗不过我们擅蛊的南地邱家,你所谓的驱秽其实才是为了掩饰你暗害你姐姐的事实吧?可恨你还做出你姐姐被反噬的假象,这种程度的蛊术反噬怎么可能会能把人的性命都夺了?愚蠢!”

姜妗对他试图惹怒她的刻意挑衅充耳不闻,只执着的看着妈妈,半晌,崔兰九才道:“你姐姐有什么理由要夺取你的气运?”

你的命格可是天煞孤星。

听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的姜宏川感到极度的不可思议,他指了指那三人,又指了指姜妗,“你们宁愿去相信这莫名其妙的三个外人,也不肯相信你们自己生出来的女儿?”

崔兰九只是坚持道:“我养了皎皎十九年,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姜宏川气极反笑,“是啊,你跟妗妗相处不过三年,而且连这三年间你也很少见她,所以你是想说这也怪妗妗?那你能告诉我你接下来还想做什么吗?”

崔兰九含泪不敢看姜妗,“堂叔,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再怎么说妗妗也是我女儿,我能想对她做什么!只要她能安心的在外面上学,等姜皎彻底痊愈了再回家,只要她肯悔改,我别无所求。”

姜宏川大怒,“你又要把她送走!你还是人吗?混账东西!我看今天谁赶把妗妗赶出家门一步!你们不要她,我要!”

姜巡心乱如麻,“好了,你们都不要再说了,事情不是…”

“好。”

姜妗突然道。

姜巡大急,“妗妗你妈妈也是急糊涂了,你别听她胡说,爸爸妈妈没有要你走,没有不要你的意思,如果有误会我们说开就行了。”

姜妗摇摇头,“不用了。”

没什么误会。

只是…

我不要你们了。

姜妗看着始终一派正气凛然的望着她的三个南地邱家人,温声道:“我姜妗可以为家人所不喜所不信,可为至亲至爱之人所伤所弃,但却不能平白被污了名声,毁了传承根源,乱了是非伦理,你们且看好,什么是正道昭昭天道玄法。既然你们敢说姜皎是我害的,既然你们敢说我师从行事邪术之人,我便给你们看看这所谓的邪术,我便要看看,你们谁敢看看我这邪术。”

你们且看看,我正阳一派,可能容得你等无名之辈宵小之徒来构陷诬害。

“奉吾仙师姜氏青莲名号,召请保身大咒…”

姜妗第一句话一出口,姜巡的面色就变了!

“乾元享利贞,日月扶我身,北斗扶我軆,行是路边草,坐似路边坟…”

或坐或站的三人骤然面色大白!始终端坐着的女人心里感到不妙,立刻就要站起身来,可随着姜妗的踏罡步斗,她身子摇晃一瞬,一口鲜血喷出,摇晃着又倒了下去!

“三界之内,亿万神仙,九天玄女,速现吾前…”

客厅里狂风骤起,玄妙至极的步咒间,似有神佛临世,厅中正气磅礴的微光逐渐让人几乎没办法睁开眼睛。

“六丁六甲,急赴墰前,二十八宿,九曜星君,三十六将,勇猛无敌…”

桌子上的丝帛倏然间凭空而起,被一团耀眼的金光包裹着急速的旋转起来!一个混沌湛然浑厚男声悠远传来,似吟似诉,姜巡倒退数步,不敢置信的看着正当中看不出神色的女儿…她这是,这竟是召请出了先祖神魂……

三人抱头疯狂的尖叫起来,客厅里弥漫起浓重的血腥味,三人七窍间血流不止,行状让人看了遍体发凉!

“左手掠沙万千兵,右手发粮千万将,千军万马收斩邪兵制鬼急急如律令!”

收步罡,止掐诀,停诵咒,姜妗身子一晃,又脸色苍白的稳稳站好。丝帛软踏踏的落了下来,三个邱家人早已经气息奄奄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我这所谓邪法,诸位可还满意?

“姜皎没事了。”姜妗道:“我师传何人,如何有了这一身本事,怕是此生都解释不清,但是如果再有人辱我传承,便是这样下场。”

客厅里掉针可闻,临出门前,姜妗没有回头,声音模模糊糊的传过来,“从今以后,各自安好吧,以后前程再有疾厄是非,和我再没有半分关系。”

谁也没发现,桌子上放置的黑紫色丝帛上原本写着姜妗名字的地方早已变成了三个邱字开头的名讳。

姜妗垂眸,你们既然都是旧相识,就一生相伴,且看哪个会先夺得最后的生机吧。

“我不干了!”王阿姨先追了出去,“小妗,小妗你等等,我跟你一起走!”

姜宏川落后一步,冷冷的看着两个人,“从今以后妗妗的事情不再劳烦你们两位再过问,你们既然不把她当女儿疼,今后妗妗就算在我们家,跟你姜巡崔兰九再没有半分关系!”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缓缓驶入了姜家聚族而居的街道,车里乔梁还是不太确定,“爸你确定吗?乔裴真的说是那个叫姜妗的先做了法事?”

乔老爷子不怒自威的点了点头,“我原本就觉得这小姑娘不似凡人,这样身关恩人的事情不能轻忽,小姑娘帮了咱们大忙,不当面重礼相谢,会给她招来业报。”

姜妗拔腿就想跑!

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掌如有预料般精准的抓住了姜妗的衣领,姜妗脖子一疼,被一股大力猛地扯了回来!乔裴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抵在树上,幽深的黑眸泛着睥睨之色,他实在比刚十五岁的姜妗高出太多,看似清瘦的胳膊将姜妗压制的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我建议你还是老实说清楚刚才到底在做什么的好。”乔裴的手不紧不慢的加大着力气,姜妗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她手上刚要有动作,乔裴就闪电般挟制住了她的双手,毫不怜惜的把她的双臂扭转到了身后!

姜妗疼的脸都白了!

从远处看姜妗几乎是背靠在树上依偎在了乔裴的怀里,可两人之间哪有半点旖旎之色,姜妗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断掉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乔裴见怀里的女孩都快背过气去了,这才皱眉略松了些力道。

姜妗猛喘了几口气,急促道:“我刚才在干什么你不是看到了吗?给你们乔家驱邪镇煞!有你这么恩将仇报的人吗!”

乔裴哪里会信她的话,他刚才亲耳听到姜妗念咒时提到了他的名字!乔裴没有天目,虽然看不见姜妗施术时候的一系列金光异状,可无论是平地而起的狂风还是之前凌空起火的符纸无一不召显着诡异,饶是自认不信这些的乔裴也不由得不心生忌惮。

更何况他还亲眼见着姜妗用自己的血在空中写下了他的名字。

姜妗见糊弄不过去,就想张嘴呼救,乔裴脸色唰的冷了下来,二话不说拖着她就往泳池走,吓得姜妗尖叫一声就往地上沉下身子,乔裴却像是感受不到姜妗沉甸甸的重量一般,行走间速度丝毫不见减慢。

姜妗怕真被这煞星给活埋了,哪里敢再得罪他,急忙道:“你误会了,我真没要害你的意思,我就是化解完煞气想试试新学的术法同心咒…我们现在命可是绑在一起的,我出了什么事你也活不成!”

乔裴这才停下脚步,脸色危险的看着她,“同心咒?”

姜妗怕乔裴不信,狠了狠心照着自己的手腕就咬了一口,血迹立刻渗了出来!几乎同时,乔裴胳膊一僵,手腕处陡然传来一阵刺痛,掀开袖子一看,果然多出了个正在往外渗血的伤口!

姜妗见乔裴眼中先是划过不可思议,接着脸就黑了下来,忙心虚的解释道:“我,我就是觉得新鲜试着玩玩,这东西一个小时就消失了。”

乔裴厉声道:“马上解了!”

姜妗都快哭出来了,“我不会,这个术咒解不了的,这事是我做的不对,可我好歹帮你们家把风水煞给破了…”

乔裴一脸的想要抬脚踢死眼前女孩的表情,姜妗委委屈屈的低下了头,她正处于少女发育的时候,胖乎乎的带着一脸不知事的稚嫩,又是和堂妹乔欢一样的年纪,这模样活像是个被恶霸欺负的小媳妇儿。不知道为什么,乔裴就有点下不去手了,他冷冷道:“在这里老实呆着,一个小时候要是还没解…”

姜妗就差赌天发誓了,“你放一万个心,我绝对不乱跑,一个小时候之后要是没解我任凭你处置!”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好一会儿了,乔裴眯眼盯了姜妗几秒,见她不像在说谎,才背过身走远些去接电话。

见专心接电话的乔裴注意力没再放在她这里,姜妗才扶着胸口惊魂未定的站起身来。乔裴是大气运的命格,等闲的玄术在他身上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不然上一世也不会那么多玄术中人恨他恨的牙痒痒却也拿他没办法。

姜妗骗了乔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同心咒这个术法,乔裴手腕上之所以会出现伤口,是因为她刚刚借用了他的命格,他们两个现在又正处于她刚施术的地方,短时间内强大的术场会造成一种同命的假象。也亏得乔裴没有多疑到让她多试几次,不然她当场就得露馅。

姜妗不敢耽搁,见乔裴没看这边,飞快的闪身跑向小道,按照之前记住的路线没一会儿就绕出了乔家。

回了家姜妗跟姜巡打了声招呼,就借口身体不舒服躲回了房间,等关了房门,姜妗连衣服都没力气换,倒在床上埋头就睡。

等姜皎把一切收拾停当,和乔梁一起又返回乔家的时候,泳池已经被填了大半了。自有人恭恭敬敬的替姜皎摆好香案,姜皎边净手边不动声色的扫了泳池一圈,视线又在地面上的几处痕迹停留了几秒,姜皎擦拭双手的动作就顿了顿。

“有什么问题吗?”

乔梁看姜皎神色不对,有些心急的问。

姜皎垂眸,“没事,只是有点担心我妹妹的身体,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一点了没有,她还在睡吗?怎么也没见她过来。”

乔梁松了口气,“刚才你爸爸打来电话,说姜妗已经回家了,应该是没事了吧。”

姜皎没料到会得到这么个答案,心中的疑惑更重,难道是她想错了?姜皎一到这里就发现在这一处的水破之煞已经被人化解了,之前在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猜测姜妗为什么要故意装病留在乔家,所以看到眼前景象的第一时间她就怀疑的到了姜妗身上。

乔老爷子赶了过来,见泳池已经填的差不多了,看了看时间就问姜皎,“姜小姐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过神来的姜皎不过犹豫了一瞬,再抬眼,脸上就带了忧虑和凝重出来,“那活水引进的地方汇集在一处形成了阴毒的巫咒篆,现在乔家已经有两位受害,这让煞气已经初具雏形,想要破解相当麻烦。”

乔老爷子大惊,“可姜小姐之前不是说自己可以化解吗?”

姜妗沉吟片刻,为难道:“正阳派的传承中倒是有破解这一类风水煞的独有法门,只是会十分消耗施术之人的修为和元精…我尽力撑下来吧。”

乔梁和乔老爷子听了顿时十分感激,心里对姜皎的好感更是成倍的往上翻。不过片刻时间,称呼已经从“姜小姐”变成了跟姜妗一样的亲切昵称,叫起了“小皎”,姜皎也不再叫“老爷子”,从善如流的跟着姜妗叫起了“乔爷爷”。

被个小丫头给耍了的乔裴脸色阴沉的站在最后面,见姜妗并没有跟在姜皎身边就抬脚欲走,听了姜皎的一番说辞,乔裴的脚步却顿了顿,挑眉朝她看去。

这姜家的姐妹两个,看来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姜皎一战成名!

一夜之间大峪市不少有心人都听说了正阳派姜家的大女儿被乔九爷奉为了座上宾,能被乔九爷力荐并且大力称赞的人自然不会是一般人,之前一直籍籍无名的姜皎第一次跃入众人视线中。自姜震川去世后就一直门前冷落的姜家,又开始有陌生人探头探脑的打探,都是些听说了乔家的事后来打探姜皎底细的人。

有关姜皎的一些小道消息就慢慢的流传开来。从小在玄学一道上就很有灵性,更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在道法玄术上也是造诣颇深,跟姜皎打过交道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对她交口称赞的。

很快就有人给姜皎递出了橄榄枝,姜皎出门的频率开始变得频繁起来,随着她出去的次数越多,对她赞扬和称许的声音也就越多。有了乔家当跳板,姜皎快速又轻而易举的在大峪市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就在闭关睡觉的姜妗再打开房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一场驱煞的术法险些要了她半条命,不过十几天的功夫她就瘦了一大圈,这些天她只顾着努力修炼吸收身体里横冲直撞的先天之精,对外界的事情一概充耳不闻,姜妗隐约记得开始的几天爸爸和姐姐好像来看过她几次,她都把人赶了回去。

家里静悄悄的,姜妗转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几天一直是家里的保姆王阿姨每天给她往房间里送饭,姜妗去厨房门口探头,果然看到王阿姨在水池边洗菜。

“王阿姨,我爸妈还有我姐他们人呢?怎么都不在家?”

正专心洗菜的王阿姨被突然出声的姜妗吓了一跳,“吓死我了,小妗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

姜妗笑呵呵的忙倒了歉,王阿姨这才笑道:“这不乔老太太刚出院吗,乔家人为了感谢你姐姐就办了场答谢宴,你爸妈还有你姐姐他们都被乔家人接走了。”

姜妗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谢姐姐?答谢宴?答谢什么?”

王阿姨笑,“你这孩子,该不会这一阵窝在房间里睡傻了吧?你忘了半个多月前你姐姐亲自给乔家做的那场凶险致极的驱煞法事了?她回来后还躺了好几天呢,可把你爸爸妈妈他们吓坏了。”

姜妗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王阿姨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为什么合在一起她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

乔家的驱邪镇煞的法事…不是她做的吗?

王阿姨以为姜妗病了,担忧的摸了摸她的头,“…该不会是发烧了吧,不是你自己跟你姐姐说的不舒服不想参加宴会吗?乔家人要见你你还跟你姐说心烦不想见呢,要不是你姐拦着,你爸估计又要找你发一场脾气。”

姜妗愣怔的看着王阿姨,久久回不过神来,好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些…都是姐姐说的吗?”

姜巡给妻子掖了掖被角,“没力气就多歇歇,等精神好点了也跟着我练一练养气的功夫,多活动活动身子骨就好了。”

崔兰九瞥了丈夫一眼,忍了忍,还是道:“马上就开学了,这里离姜妗上高中的地方又远,你说她要是住校的话会不会方便点?”

姜巡脸色微僵,好半晌才缓缓道:“兰九,你这样对孩子不公平。”

崔兰九也是近五十的女人了,虽然时常病着,因为底子在那里摆着,保养的又不错,瞧上去倒像是四十出头的样子,依稀也能看出年轻时候的美貌。她是个温柔如水的小女人性格,这时候眉心蹙着忧愁的看着姜巡,姜巡脸上就有些不忍。

“你就是被当年妗妗刚出生时候批的命格给吓到了,父亲当年不是也说过吗,妗妗过了十二岁的命坎就好了,你这都是心病,当年我们把她送走一送就是十二年,现在好容易接回家几年…你这样做会伤到孩子的心的。”

崔兰九猛的坐了起来,眼眶泛红,“我也不全是为了这个,她毕竟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难道就不心疼吗?可你看看她现在的脾气,整天闹的家里鸡犬不宁的,以前没回来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过的多好,现在…”

“好了!”

姜巡重重的放下了茶杯,“是不是谁又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了?孩子没教好是我们当父母的责任,你以为把她送走就没事了?她现在这样还不是被我们给惯出来的!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没得商量!”

姜巡很少对崔兰九发脾气,突然发作起来让崔兰九面上有些难堪,她擦了擦眼角道:“你总说教教教,我们说的话她听过吗?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咱们的吗?你只看见堂叔他宠着姜妗,你知道我每次去那一大家子都怎么笑话我的吗?她但凡懂事一点我也不至于每次出去都那么丢人!”

姜巡猛地站起身,“你但凡多关心她一点,也不会整天觉得她丢人不懂事了!”

说完再待不下去,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房间,门内小声的啜泣还在隐隐传来,姜巡站在门口,沧桑的面上仿佛老了十岁。

姜巡其实知道妻子的心结,姜家毕竟是玄学世家,当初姜妗的八字批出来之后妻子心里没少受煎熬,因为多年没能怀上孩子她本来心理压力就大,姜妗的出生更是给了她莫大的打击。这些年来吃穿用度上妻子对小女儿极尽溺爱予以欲求,真正的关心却没多少,再加上姜妗脾气又古怪,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谈不上亲近。

可不亲近归不亲近,以前妻子却从来没有说过想要让姜妗再离开姜家的话,现在还是说上高中住宿,那上大学呢?毕业之后呢?是不是还要催着她赶紧找个人嫁出去?明明刚决定把女儿接回来的时候妻子也是满腹的期待和高兴,为什么现在竟然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姜巡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一抬脚朝着姜妗的房间走去,他还是去找女儿谈谈吧,她气性大,他却不能不尽到一个做爸爸的责任!

姜皎跟王阿姨一起收拾完东西,又把乔老爷子特意给姜妗准备的礼物挑出来,这才匆匆去了姜妗的房间。

敲了半天门却没人应,姜皎拧了拧把手,门没锁,房间里却空无一人,姜皎一愣,姜妗只要不出门就会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王阿姨之前还说她要见自己…想到什么的姜皎脸色突然大变!她快步出了姜妗的房间,隔着走廊远远的就看到自己的房门微微掩着,姜皎立刻朝着自己房间大步跑去!

“妗妗?”

姜皎猛地推开门,果然看到一个人影背对着自己站在房间里。

姜妗被突然进来的姜皎吓了一跳,转过身惊魂未定的抚着胸口,“姐你吓死我了!”

姜皎快速的扫了一眼房间,边朝着姜妗走边道:“王阿姨说你找我有事,我刚还去了你的房间呢,你怎么进来的?”

姜妗指了指门,“你出去的时候忘记锁门了吧,我以为你在房间呢就直接进来了,等了你好半天了。”

姜皎松了口气,把礼物递上去,“给,乔爷爷送你的礼物,特意叮嘱我一定要亲手送给你呢,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姜妗一脸惊喜的接过,开心的拆着礼物盒,姜皎看了一圈发现房间里没有被动过,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姜妗的身上,一眼望过去却愣住了,“小妗你?”

姜妗显摆的把盒子里的玉镯子拿出来带上,臭美的在姐姐眼前晃了晃,“好看吧?嘿嘿,姐你发现没,我变白了哎!带这个镯子是不是看上去很漂亮!”

姜皎回过神点点头,惊喜道:“妗妗变漂亮了,窝在房间里这些天原来是忙着减肥和美白呢,怎么做到的?效果真明显。”

姜妗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我也不确定,我不是跟你说我偷偷看书学了点术法吗?我就根据书里的内容练了练,然后就变白了,姐姐你要不要也试试?”

姜皎很感兴趣,“好呀,你练的什么?”

姜妗就说了个强身健体的练气口诀名字,又大概讲了书里说是要怎么练的,姜皎听完有点意外,“这个…爸爸小时候有教过我,可是…”

姜妗开心道:“怪不得姐姐你皮肤一直都这么好!原来是早练过啊,那我要一直练也可以变得跟姐姐一样漂亮吗?”

姜皎脸上极快的闪过不自然,心里隐约觉得姜妗没说实话,却又没办法确认,可她还没来得及再试探几句,姜妗又快速道:“姐,你说我也跟着爸一起学正阳派的玄学之道怎么样?我前阵子跟爸提过一次,可后来发生了一堆事就没再说这件事,爸还说让你把以前的手抄本拿几本给我看看呢。”

姜皎心头一紧,看着姜妗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目光,勉强的扯出一抹温柔的微笑,她轻柔的抚了抚姜妗的头发,“妗妗,玄学中人易五弊三缺,我们家有我跟爸两个人就够了,你本来就命格…天眼又是个容易给人带来不幸的东西,你要是再入了玄学大门,这一生怕是会容易不太平,也太容易折损寿元啊。”

姜妗垂眸,声音有些低迷,“可我…”

姜皎打断她,“妗妗乖,学这个很苦的,像我整天起早贪黑,还要背很多书学很多拗口的口诀,姐姐实在不忍心你受这个罪。”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