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镇长

平淡无奇的生活可能才是最幸福的,李俊和王重阳站着峰上,微风拂面,看着山脚下忙碌的人群,王重阳感叹道,“少阳师弟此番费尽心机,落得偷天圆满可喜可贺啊!”,李俊笑道,“师兄谬赞了,师弟此次也是顺势而为,而让世人消了这飞升的念头才是真正的功德!”,王重阳抚须道,“哪里,哪里,世人安稳便可度日,可师弟你不是历经三世仍不死心吗?”,李俊沉思道,“不错,这三世寻觅也未得所以,只是可惜了几位师兄仍不知所踪!”,王重阳点头道,“不错,想我五位师兄弟,明悟弘道真君刘操贪图人世浮华死于非命,正阳子钟权惧于突破,却落个无**回,妙通真人吕岩只身入此空间至今下落不明。师兄我虽辟得这一方全真境,却千百年来毫无进展,倒是落个逍遥自在,倒是少阳师弟,你历经三世,此番机缘巧合留下分身尚在人间,只是,少阳师弟,能否听师兄一言!”,李俊转身躬身道,“师弟聆听教诲!”,王重阳伸手拉着李俊道,“师弟,其实人生死有命,无需强求,吕岩师兄命中吉凶未卜,再寻下去也不知福祸!”,李俊点头,“这个师弟心中有数,但却不敢轻言放弃,再说这师父他老人家至今下落不明,也是心中念想。”,王重阳指着往山上走来那抹红衣,“这位姑娘心意老夫都能看出,别说师弟愚钝啊!”,李俊摇头,“师弟自然晓得,可时候未到,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些忐忑。”。说话间,秦岚走至,躬身行礼后说道,“哥,有个人我们是不是得去接一下?”,王重阳拂袖离开,李俊讶异道,“何人?”,秦岚轻声道,“祁建军!”。

月球背面仍然与世隔绝,祁建军守着这一方天地的主宰不敢有丝毫懈怠,每日常规人工搜索一遍,但近几月所有的异常动静都终止了。祁建军正疑惑不解的时候,身后突然现出两人,吓的摔倒在地,秦岚见状走上前来,伸出小手将他拉起。祁建军仍是眼中惶恐之色不绝,但因见过秦岚超人能力,也未敢多问,倒是李俊温和笑道,“祁长官,现在地面战事已休,可否与我同回家乡?”,祁建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我是军人,军人的天职便是服从命令,这里是国家最重要的一道防线,我不能回去!”,李俊看着祁建军刚毅的眼神,瞬间有些出神,像极了当时不顾师兄劝阻返回人间的自己,可正当三人各有所思的时候,一阵强大的引力波袭来,整个月球便像遭了重型火车撞击的岩石一样颤抖起来,祁建军惊恐的抱着身旁的操作台,大声问道,“你们做了什么?!”,李俊猛的一拍脑门,“坏了,忘了还有这个劫数!”,说完丢下两人闪身消失。

地面上鸟兽绝迹,空中一道贯穿南北巨大黑色裂缝仍在不停的往下滴落碎片,空气中之剩下一片焦灼气息,0号公路也不复存在,换做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中隐隐有火光跃动,地球便如一个破壳的鸡蛋,四分五裂。李俊摇头,原来命理所定即便圣人也终将无力回天。突然那黑色裂缝中一个亮点迅速往外冲去,李俊闪身抢到前方,发现却是那块“宗”字屏风,而其中因功法突破牵连晶脉再次失控的万焱使早已灰飞烟灭,李俊仰头长啸,欲哭无泪,奋起全身力气把这块黑色屏风往黑色深空中掷去。

。。。。

。。。。。

。。。。。。

不知多久,这异度空间中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犹如瓶中魔兽的郑淼吏远远看见一块黑色屏风飘了过来,不偏不倚撞在上面,只是一晃,这困兽瓶滑入屏风之中,一声脆响,瓶破魔出,郑淼吏看看完好无损的黑色身体和这间熟悉的密室仰天大笑。这块黑色屏风缓缓的流淌在这光怪陆离的异世界中越飘越远,屏风正中那个大大的黑色“宗”字清晰可见。。。。。(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