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p欧洲大胆图片

练无邪背着花馨雅在迷雾中兜兜转转,正在为找不到方向心急如焚的时候,突然,周围的迷雾消失了,消失得那么突然,那么彻底,就像不曾出现过。

练无邪此刻已顾不上这些,只是略微惊讶之后,便背着花馨雅急急忙忙地往街道的那一片住宅跑去。此时,街上已没有了行人,所以练无邪跑得飞快,很快便跑到花馨雅家的门前。

在把花馨雅轻轻放下后,练无邪迅速跑上前,挥着拳头重重的砸了几下大门,然后又迅速地躲到一旁的角落里。直到看见从大门内走出来的一个老头将花馨雅抱进去后,他才松了口气。再之后便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往家里走去。

这一天对他来说,太过漫长!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不仅看到了无法想象的异兽,还亲眼看见这异兽一口把大狗儿,二狗儿给吞了,而且这异兽似乎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一想到这,练无邪又下意识的摸了摸挂在腰间的葫芦,他无法确认那异兽是否已经彻底完蛋了,他也无法确认对方是否还会再次挣扎,继续撞击葫芦壁。他更无法确认异兽是否会突然钻出来,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将他像葫芦里的灵虫一样,直接吞掉。

尽管此时的葫芦内还是一片静悄悄的,可他的忧愁更加的浓郁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葫芦,还有葫芦里的异兽!

躺在床上的他思绪万千,葫芦已被他端正的摆放在窗前的木桌上,他害怕放在身旁,害怕夜里万一睡着了一不小心碰掉了葫芦塞,那将是万劫不复!

而且,他还有一层忧虑,那就是当初让他去钓大造化的佝偻老鬼,如今大造化钓回来了,那老恶鬼会不会过河拆桥?

在种种不安的忧愁中睡去,练无邪无法感知此刻外界的变化,当明月再次爬上半空的时候,练氏祖祠的院中,那一道似曾相识的佝偻黑影再一次自地底下冒出,而且在冒出的刹那便直接的向练无邪的房间飘去。

这一次佝偻黑影没有犹豫,一出现就施展其本命秘术……血瞳幻梦!直接侵入练无邪的梦境。

“练小友,老夫来了,还不快快现身?”似乎这一个多月,佝偻黑影已经打听清楚了练无邪的身份。

练无邪原本没有做梦,在这叫声传出后,立即睁开了双眼,发现对面果然站着那只佝偻老恶鬼,顿时吓得他魂不守舍,双眼尽是恐惧的看着对方,不知该做些什么才好。

“练小友莫怕,这次你可帮了老夫大忙啦!这大造化远远出乎老夫的意料啊!”佝偻老头一边抚摸着胡子,一边用十分赞赏的眼神看向练无邪,似乎对他钓出来的大造化甚是满意!

“练小友既然帮了老夫如此大的忙,不知是否愿意好人做到底,再帮老夫最后一次呢?”佝偻老头看他不说话,又笑吟吟地说了起来。

“你还想干嘛?”在听到‘最后一次’这四个字的时候,练无邪原本已恐惧到极致的心,再次涌起一阵挣扎,这是求生本能的挣扎,令他再次瞪大双目,怒视对面的佝偻老头,往日的那副随时都能拼命的样子再一次出现。

“将你的身体也送与老夫如何?”佝偻老头依旧笑吟吟地走过来,对他的怒视,不屑一顾,反而眼中散发出杀气,整个面目也变得狰狞恐怖。

练无邪感到恐惧的同时还觉得诡异,之前这老头都不敢靠近自己,而现在却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的扑来……莫非过去的一个月来,对方又找到了什么厉害的法术,不再害怕三叔公的驱鬼符纸?

“绝不能让他靠近!”眼看着这老头越来越接近,练无邪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胸口,掏出一直贴身存放的驱鬼符纸,照着老头的脑门狠狠的拍下。老头被直接拍散,但是散开的黑影很快又重新凝聚出来,依旧现出佝偻老头的样子。

“桀桀……幼稚!之前我是故意逗你的,傻小子!就凭这些瞎涂乱画的废纸,你还想把我的血瞳幻梦破掉不成?”佝偻老头的面目再次狰狞起来,而这一次,他不再是笑吟吟的飘过去,而是整个身影一晃,化作一道黑芒,瞬间闪到练无邪的身后。

与此同时,他那两只干瘪而枯瘦的手已迅速伸出,死死地掐住练无邪的喉咙,越掐越紧,越掐越使劲,枯瘦的手上顿时暴起条条青筋。

练无邪只感到喉咙处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一股窒息感也随之袭来。他的喉咙似乎已被掐碎,传出毕毕剥剥的碎裂声音。

练无邪不愿就此被抹杀,不停地扭动身体,想要摆脱对方的双手。可对方的双手却如铁钳一般,牢牢地将他锁住,令他无法撼动丝毫。

而他只有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挥舞着手上的符纸,不停地拍在老头的手上,只希望驱鬼神符再次显灵,将这老头再次拍散。这已是他最后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

但是,这一次却事与愿违,驱鬼符纸不仅没有将对方拍散,反而激怒了对方,让其双手的力道再次增大,掐得他直翻白眼,口吐白沫。而他原本还在拼命拍打的手已停下,缓缓地垂下,符纸也自其掌中脱离,轻轻的飘落。

到最后,他不甘的闭上了双眼,他已经绝望,他已经放弃,他已经无能为力。

在弥留之际,他唯一的心愿是:在闭上眼后能看见老祖宗,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在黄泉路上,有人护着他,他才不会感到害怕!!!

“喵……”

一声清脆的尖叫声突然响起,练无邪似乎已听不见,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点反应。可他身旁的佝偻老头却听得一清二楚,并且在听到这一声尖叫后,老头的脸上突然布满了恐惧,仿佛遇到天敌一般,抱着脑袋翻滚在地上,痛苦的惨叫。而他的身影竟一下子变淡,变模糊,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啊……”

练无邪在惨叫中醒来,摸着自己的喉咙,不停的翻滚,不停的发出惨叫,可是很快,他就停住了。

“死了?没那么痛了?”

练无邪揉了揉脖子,感觉也不是那么疼了,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居然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禁开始茫然起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了,或是还活着。而正当他茫然的时候,突然从窗边又传来一声尖叫,“喵……”。

“猫?”练无邪循声望去,发现窗台上不知何时蹲着一只白猫,这白猫身材微胖,浑身的雪白的毛发,找不出一根杂毛!

此刻,白猫正懒洋洋的蹲在窗台上,一边晒着月光,一边舔着身上洁白的绒毛!

“哪来的猫?”练无邪记得自己没有养猫,而他自己的房间也从没有猫光顾,实在是自己的房间里不存半点余粮,连老鼠都不愿光顾,何况是挑剔的猫。

可是这猫怎么会在这?莫非是来接引自己的魂魄吗?练无邪可是听说过,人死后,阴间的鬼使就会过来接引,类似人间的摆渡,得有人将你摆渡才能过河,否则就会被淹死。

“你是阴司的接引吗?猫大人。”练无邪发现这只白猫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还是壮着胆子,试探着问了一下。在问完之后,他还很有礼节性的呵呵一笑,以示诚意。

可白猫还是没有搭理他,仍自顾自的梳理着自己的绒毛,仿佛没听见他说话。练无邪有点尴尬,悄悄地往前挪了一步,稍微地伸出点脖子往前瞄了一下,这一瞄不得了,之前被他端端正正摆在木桌上葫芦,此刻已倾倒在地上,而最让他恐惧的是,葫芦塞已经被拔掉,歪在一旁。

“异兽呢?”练无邪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惊恐,在尖叫的同时,一下扑了过去,抓起葫芦往里面探寻异兽的影子。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都凉了下来,此刻的葫芦里……空空如也!

“异兽呢,异兽呢,异兽呢……”练无邪彻底的崩溃了,在各个角落疯狂寻找异兽。他的脑海不断地轰鸣,之前逆天河畔的一幕犹如回放一般,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海出现。可任他怎么找也没有发现异兽的踪迹。

“到底去哪了?”练无邪都快哭了,哭丧着脸又在床底下翻了起来。

“你是在找这个吗?”白猫不屑往木桌上指了指,又懒洋洋地梳理毛发,双眼从未正视练无邪一眼。

“这是???”练无邪此刻心急,听到白猫的声音后立刻扑到木桌前,可木桌上也没有异兽的身影,而是多了一副通体血红的骨刺。

这骨刺尽管只有手掌大小,可练无邪越看越觉得眼熟,尤其是这骨刺的头部,尽管已没有半点肉屑,可是整个轮廓还在,即使缩小了太多太多,可练无邪还是认出来了,这就是活生生的缩小了无数倍之后的异兽。(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