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家族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我没想到,现在站在我前方的,居然是白莉莉!

听到白莉莉的声音,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刚刚明明是白馨的,怎么忽然变成了白莉莉?

“咱们之间的关系我早就说过了,没有必要再重复。”看到白莉莉的瞬间我慌了慌,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喜欢谁是我的私事,也没有必要跟你报告……”

说完之后,我扭头就要走。

我才刚刚要走,白莉莉就冷冷开口,“看来,你还不知道我这个妹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这么喜欢她。”

白莉莉话里有话。

我本来就要离开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倏地扭头看向白莉莉,冷声问,“你什么意思?白馨做什么了?”

“她没做什么,只是现在在联合白家的古董,逼迫我爸退位而已。”白莉莉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怨怼,“她设计我爸,明着看是我爸把她从白家赶了出去,实际上是她以退为进,笼络那些元老级人物而已。这样的女人,你赵一凡竟然也敢喜欢。”

我的脑袋又是嗡的一声,白莉莉这意思,白馨从白家被赶出去,是白馨自己设计的?可白馨告诉我们,她被白家赶出去,是白玉唐设计陷害的。

他们三人,谁在说谎?

感情上,我更倾向于相信白馨,所以冷冷开口,“这是你们白家的家事,我不关心。”

我想用这句话打发白莉莉,不想再深究下去。

白莉莉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冷笑一声反问我,“如果白馨利用你,你也不关心?”

白馨利用我?

“白大小姐,你既然来告诉我们这些,总要说的具体些才行,你这么凭空说几句,我们也很难相信。”就在我一脸疑虑的时候,二血大师终于开口了,“小凡涉世不深,所以有些时候难免会轻信别人,既然白大小姐知道,那为何不说清楚,也让我们提防些呢?”

我猛然抬头看向二血大师,二血大师轻轻冲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插嘴。

显然,他想从白莉莉嘴里套话。

白莉莉也不傻,反问二血大师,“你想知道什么?”

二血大师倒也直接,顺着她的话问,“你说白馨利用我们,她怎么利用我们的?”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

“第一,她没有把怎么从白家出来的实际情况告诉你们;第二,她没有告诉你们她在白家的地位。”白莉莉声音嘲弄,“男人都是这样,女人稍微示弱,再有点姿色,男人就觉得自己是盖世英雄了,拼了命上赶着英雄救美,轻易就相信她说的话了。”

我和二血大师都没有说话,白莉莉这番话里多是嘲讽,但她前两句话还是让我心里震了震,确实,跟白馨认识这么久,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的实际情况。

有一刹那,我甚至怀疑,我们或许从开始就进了一个圈套。

我在思绪万千的时候,二血大师已经开口了,“这些问题,我们自然没有白大小姐了解的清楚,所以需要白大小姐讲一下,我们才好明白白馨在白家的实际情况。”

白莉莉倒也没有推诿,大大方方点了点头,“好。”

见她答应,我的心竟然莫名悬了起来,莫名觉得白莉莉接下来要说的事,势必惊心动魄。

“你们应该不知道,白馨是我们白家这一代飞蝉持有者,深得爷爷的喜爱。”白莉莉笑笑说道:“这一点,她应该没有告诉你们吧。”

这是一记重磅消息!

白馨没有告诉我们,她居然持有飞蝉!

之前二血大师跟我讲过古玉蝉在白家的意义,而且现在他们家唯一的静蝉在我手里,那就表示,在白家现在持有飞蝉的人,身份绝对尊贵,而且很有可能是下一代的当家的。

或许,这就是白玉唐父女仇恨嫉妒白馨的原因?

看我和二血大师都很动容,白莉莉脸上的笑意骤然加深,接着说道:“你们想必也见过白老头了,他曾经是我爷爷的随从,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派去老家看守老宅子了。我爷爷身体不好,所以几乎处于半隐居状态。当年创业的时候,是白老头跟我爷爷走南闯北的,所以在白家那些元老级人物中有十分高的威望,他这一年几乎都在撺掇那些元老选白馨当新一代的当家的,那些元老级人物多被他游说,他们背着公司又成立了一个董事会,想要推翻白家之前的董事。我爸不同意,所以白馨就故意设计陷害我爸,说我爸对她图谋不轨,这更激起了那些董事的愤怒,我爸这才将白馨从家里撵了出去……”

这才是白馨被撵出来的原因?

白莉莉讲完了,我还愣愣站在原地不想相信。

二血大师也没有说话,好像也在分辨白莉莉话里的真假。

“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至于相信还是不相信,那就看你们自己分辨了。”白莉莉见我们两人都没有她预料中的反应,她声音一下子冷淡了不少,“我来告诉你们这些,就是希望你们不要被她的表面所迷惑,不要轻易上当了。”

我和二血大师还是没有说话。

说实话,在感情上,我更倾向于相信白馨而不是白莉莉,可白莉莉说的这一番话给我感觉又像是真的,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接下来,我们要集中精力对付王家,我怕白馨会在这段时间从中间捣鬼,所以希望两位能帮我看住她点,好让我们先把王家搞垮再说。”白莉莉目光从二血大师身上,直接扫到了我身上,然后停住。

这才是白莉莉告诉我们这些事的目的。

我冷笑,“白大小姐果然还是有目的的……你放心,我们绝对会让你们专心对付王家的。”

说完之后,我扭头就要走。

白莉莉说完那一切之后,我莫名觉得心里堵的厉害。

“白大小姐,那我们告辞了。”见我拔脚就走,二血大师也立刻跟了上来,遥遥对白莉莉说了一声。

白莉莉见我居然直接就走,她气急道:“赵一凡,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

我顿住脚步,扭头看向她,“白大小姐,你要对我怎么样?”

对于白莉莉,我实在没有多少耐心。

“你……”白莉莉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愣了愣,气的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我没有追,二血大师也不会追。

等白莉莉走远之后,二血大师问我,“小凡,你觉得白莉莉的话有几分可信?”

我摇摇头,“不好说……但有一点,我觉得……白莉莉应该没有对我下蛊。”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二血大师呆了呆,重复了一句,“没有对你下蛊?你怎么忽然这么说?”

“我问你,若是我真的被下了情蛊,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发作过一起?”我回头看向二血大师,“我虽然不了解情蛊,但我也听说,只要对下蛊之外的人动情,蛊毒就会发作,但现在这么长时间了,我一次也没有发作过。”

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怀疑,只是现在才确定而已。

二血大师失声道:“没错,只要对下蛊之外的人动情,蛊毒就会发作,让你生不如死,可你分明喜欢白馨,蛊毒却没有发作……也怪我大意了,白家是蛊门,所以白莉莉说对你下了蛊,我压根就没怀疑过。恐怕,白莉莉利用的也是咱们的这种心理,让咱们不敢轻举妄动。”

二血大师的想法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更加确定,白莉莉根本没有对我下蛊!

如果白莉莉没有对我下蛊的话,那我对白莉莉以及白家就不用这么忌惮了。

“不过,你千万不要让白莉莉看出来,否则她再给你下一次,你可就真吃不了兜着走了。”二血大师叮嘱我,“还有白馨,咱们也得防着点。白莉莉刚才说的话,肯定有真有假,咱们得分辨。”

我沉重点点头,知道二血大师说的是真的。

可我实在不想怀疑白馨。

终于,我们还是回到了蒋家宅子。

我奶奶还没睡,一听说我回去了,立刻差人将我叫到了她卧室,让我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听到我用兰花门的手法将王老爷子的手脚给卸掉的时候,我奶奶激动的老泪盈眶,“小凡啊,你爸妈要是泉下有知,应该可以瞑目了,奶奶也对历代掌门有所交待了。王老头应该没想到,他会栽在你们两个毛头小伙子手里……”

一句话没有说完,我奶奶就激动的泣不成声了。

这一刻,她等的时间太久了。

“奶奶……”我走到奶奶跟前,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小心翼翼问,“您不责怪我没有要了王老头的性命?”

我奶奶擦了一把眼泪,拉着我坐在他身边,叹口气说,“好孩子,奶奶当初之所以隐退,就是不想让你爸妈还有你再沾染这江湖险恶。若不是他们用这种办法把奶奶给逼出来,若不是你命在旦夕,奶奶说什么都不会把兰花门的心法传授给你,奶奶宁可你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行。其实,奶奶也不希望你双手沾血……你不用自责,若是你爸妈有知,他们应该很欣慰。”

听我奶奶这么一说,我才放下心来,我生怕奶奶因为我爸妈的事跟王家积怨已久,会埋怨我没有对王老爷子痛下杀手。

许久之后,我奶奶才平静了下来,我又把白家那边的情况跟我奶奶说了一遍,但却忽略了白莉莉把白馨的事情告诉我们的事,我不想让我奶奶对白馨印象不好。

“你放心,你蒋叔叔这边会对王家和白家同时施压的。”知道我在担心什么,我奶奶笑眯眯说道:“现在你蒋叔叔一直在暗中帮助白家打压王家,等王家彻底破产之后,你蒋叔叔会用对付王家的手段对付白家。”

只要王家和白家争斗,他们就会损耗不少,再加上蒋先生从外界施压,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被压垮。

我奶奶这一番话让我放心不少,又见天色不早了,我就想让我奶奶好好休息,说自己先回去了。

不料想,我才刚刚站起身来,我奶奶就拉着我的手,笑眯眯问我,“小凡,你老实告诉奶奶,你是不是喜欢白馨那丫头?”

“奶奶,您,您这哪儿跟哪儿啊,咱们好好说正事呢,您怎么忽然提到这事?”我奶奶虽然一脸笑意,但我心里莫名一惊,总觉得我奶奶不会这么突然提到白馨,肯定是她已经知道什么事情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