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2019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金主总裁暖暖爱最新章节!

第401章  从此形同陌路

林若溪无奈地笑笑,果然是女儿奴,肉丸子胖成那样,还叫刚刚好?

她望着男人:“如果肉丸子继续这样横向长下去,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

楚惜朝很顺溜地回答:“我养呀。wenxue6.com”

林若溪忽然觉得,自己就不该和一个身为女儿奴的父亲谈这件事。

但她又不得不继续说:“肉丸子还小,不懂得是非美丑,可等她大了,也会明白太胖了不好看的,而且更多的是为了她的健康,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督促她控制饮食、加强运动来减肥了。”

楚惜朝仔细想了想,觉得林若溪说得有道理,便决定让肉丸子减肥。

刚吃过晚饭,肉丸子又去厨房拿了一块儿蛋糕,正准备开吃,林若溪便夺过了她手上的蛋糕。

肉丸子不明所以,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林若溪。

林若溪认真、严肃地说:“宝贝儿,爹地妈咪决定,帮你减肥。首先会控制你的饮食,主要是指甜点、糖果、饮料等零食,但暂时不会控制你的三餐。然后就是带着你多做运动,比如说跑步。”

肉丸子懵了,然后跑去找楚惜朝,瘪着小嘴儿说:“爹地,你们真的要让我减肥吗?你不是说肉丸子胖胖的很可爱吗?”

小王子忍不住插嘴道:“是因为觉得你不漂亮,所以才会说你可爱。”

楚惜朝忍不住白了小王子一眼,忙安慰宝贝女儿:“哥哥胡说的,肉丸子永远是最可爱最漂亮的宝宝,但你现在真的有点儿胖了,给你减肥也是希望你更健康。”

肉丸子看了看楚惜朝,又看向林若溪,可怜兮兮地说:“爹地妈咪你们不爱我了,呜呜呜……”

楚惜朝和林若溪看见肉丸子撒泼,却觉得格外有趣、好玩似的,都笑起来。

恰好郑芳华经过,肉丸子立刻跑上去抱住她:“奶奶,爹地妈咪不让我吃东西,要饿死我。”

林若溪脸颊抽了抽,这孩子好意思嚷嚷要饿死她吗?晚饭的时候吃了两大碗白米饭,一大碗鸡汤,还有鱼肉、鸡肉、蔬菜等等,比她一个成年人吃得还多好吗?

郑芳华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看向楚惜朝,楚惜朝忙说:“妈,我们只是不让她吃零食而已,三餐照旧,水果也照旧。”

郑芳华想要抱起肉丸子安慰两句,可发现根本抱不动,也发现孙女应该减肥了。

“爹地妈咪是喜欢你,才要帮你减肥,让你更健康更漂亮。”

肉丸子明显是装哭,挤了挤眼睛,好不容易挤出几滴眼泪来:“奶奶,饿肚子很难受呀。”

小王子忽然又悠悠地道:“你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感受吗?”

肉丸子被问懵了,好像还真不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感受。

紧跟着小王子又说:“你就不怕长胖了,你的小哥哥不喜欢你了吗?”

肉丸子也不哭了,抹了眼泪,哼哼道:“我的小哥哥说,我胖胖的很可爱呀。”

小王子轻笑一声:“爹地以前也说你胖胖的很可爱,现在还不是叫你减肥。”

肉丸子再也说不出话来,瞪了小王子一眼,慢吞吞地走到林若溪面前,看了看她手上的蛋糕,然后看向妈咪:“算了,我还是减肥吧,我想要小哥哥一直都很喜欢我。”

楚惜朝心里有些不爽,他劝说她都没用,没想到她却担心那个臭小子不喜欢她,答应减肥了。

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养了许久都没养大的白菜,竟然要被猪拱了呢?

他不禁走近林若溪,小声地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她。

林若溪噗嗤一声笑起来,喷了他一脸的口水:“果然是个女儿奴。”

然后,林若溪拉着肉丸子的手:“走吧,我们出去跑步。”

肉丸子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但还是跟着妈咪,去花园里了。

楚惜朝和小王子闲来无事,也跟着出去了。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林若溪带着肉丸子跑在前面,楚惜朝和小王子跟在后面。

有时候遇到上坡,楚惜朝的轮椅上去有些费劲儿,小王子总会默默地帮忙推推轮椅。

肉丸子跑着跑着,也高兴起来,冲后面的楚惜朝和小王子喊道:“爹地,哥哥,你们快来追我呀。”

她还不忘冲他们扮鬼脸,吐吐舌头什么的,也或者冲他们晃晃屁股。

小王子轻哼一声:“幼稚。”

他看向爹地:“我们去追她们,怎么样?”

楚惜朝回答道:“当然可以。”

楚惜朝的轮椅是全自动的,只要没有陡坡,速度也可以很快。

于是,小王子和楚惜朝便去追前面的林若溪和肉丸子了。

肉丸子看见他们追上来,一边高兴地叫着,一边跑得更快,完全当玩了。

等林若溪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来,两个孩子却不知疲倦似的,依旧嬉笑追逐。

楚惜朝也停下来:“你这个身体应该锻炼锻炼了。”

林若溪拿毛巾擦了把汗:“那以后我督促肉丸子减肥,你督促我锻炼身体,好吗?”

楚惜朝自然没有意见:“当然好,我会督促你一辈子的,直到你白发苍苍,再也跑不动为止。”

林若溪甜蜜地笑了,因为他这一辈子的承诺。

他们俩看着那两个欢快的孩子,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快乐、幸福下去……

林若溪和楚惜朝那边快快乐乐的,但傅云深和苏婕这边,却愁云惨淡。

傅云深很晚才离开公司,本想开车回家,没想到开着开着,竟然来到了医院。

他在车里坐了许久,这才鼓起勇气去住院部,打算看看苏婕。

这个点儿,苏父苏母带着苏旭尧已经回去,就剩苏婕一个人在医院。

傅云深敲了敲门,良久才听见苏婕叫了声“请进”。但他却没有立刻推门进去,又犹豫了片刻,才鼓起勇气进去。

苏婕看见傅云深,有片刻的呆愣,然后别开目光,淡淡地问:“你怎么来呢?”

傅云深吞了口唾沫,缓缓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或许是因为我真的很想见你吧。”

若是以前,苏婕听见傅云深这话,肯定会很高兴的,现在却高兴不起来,满满的无奈、尴尬、悲痛。

傅云深走近病床,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你好些了吗?”

苏婕点了点头:“我已经好多了,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然后房间里陷入沉默,傅云深努力找话题:“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告诉我。”

苏婕没有回话,就在傅云深准备再次开口时,她才说:“我现在唯一需要你帮忙的,就是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不是不想见他,可见到他又能怎么样呢?只会徒增伤感和烦恼而已,还不如不见了。

傅云深的心沉了沉,没想到苏婕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满脸的哭笑不得。

他向来我行我素,不在乎世俗的目光,想要努力争取争取,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他也不管她爱不爱听,自顾自地,絮絮叨叨起来:“以前得知我和若溪是兄妹的时候,我真的不想放弃,可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呀。因为不管我怎么爱她,她爱的人却不是我。可现在得知我和你是兄妹,我依旧不想放弃,抛却血缘关系,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亲情可言。既然我爱你,你也爱我,就坚持爱下去,好不好?”

苏婕听傅云深说完,抬头看着他:“我不介意我们的血缘关系,正如你所说,根本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不等苏婕说完,傅云深抓着她的手:“那就让血缘关系见鬼去吧,我们继续在一起,好吗?”

苏婕摇了摇头:“你听我说完好吗?就算我不介意我们的关系,但我不能不顾我父母亲的感受,不能不顾旭尧的感受。我不想以后有人拿我们的关系,戳着他们的脊梁骨骂。”

她已经哽咽起来:“更何况,我们已经害了旭尧,他的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那就是绝症了。”

傅云深不禁松开了苏婕的手,悲伤地看着她。

他可以什么都不介意,自私地把她拴在身边,可她身边的人会怎样看待这件事呢?尤其是他们的儿子旭尧会怎么样看待这件事呢?

尽管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放手,但正因为爱,却又不得不放手。

可即便知道应该这样做,但他做起来的时候,却是那样的困难。

苏婕见傅云深呆站在那里不动,翻身下床去,把他往外推:“你走吧,我求求你走吧。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傅云深还是呆呆地,根本没有力气迈步离开。

苏婕使出了浑身的劲儿,一边把傅云深往外推,一边说:“就当我们从来不曾认识,形同陌路吧。”

傅云深终于被推到了门外,苏婕忙“砰”的一声摔上了门,然后背靠着门,想要嚎啕大哭,却又不敢哭出来,怕他听见,只能捂着嘴小声地抽泣。

傅云深呆呆地站在门外,有热泪倏然滑落,从此形同陌路?

他和若溪尚且可以做兄妹做朋友,和她却要形容陌路吗?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