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止痒

“盈盈你不要冲动,我现在也在往医院那边赶,我们到时候在医院门口碰面,你到了以后给我打电话。wenxue6.com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好的,我知道了。”挂断了杨南川的电话,靳盈盈指挥着家里的司机往左拐。

因为这件事情,她已经到了火急火燎的状态,而眼下,唯一能够依靠的人是杨南川了。不过好在因为听到了对方的声音,靳盈盈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在去公司查看情况之前,她特意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宽松版的,所以腹部的位置,也没有多么明显,反而是多了几分人情的意味。

“你说靳之尧和我们家月月的事情还没有理清楚,怎么现在靳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看了新闻也有一段的时间了,可是我现在还是觉得心惊肉跳的。”

唐母拍了一下旁边的丈夫,她的语气里面俱是忧心忡忡。

“他们夫妻两先是闹着离婚,两家人纠缠在了一起每天有烦心事。后来月月怀了靳之尧的孩子,本来两家的关系开始有了缓和,可是现在居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那些商人个个都是唯利是图的,何况眼下据说调查组已经去了靳氏集团,毕竟这样大的安全事故,或许其牵扯到利益的关系。”

话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唐父还是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唐母虽然是好脾气,但是也架不住眼下这样的情景。

“你到是说句话啊,靳氏集团已经成立了这么多年,调查组下来了,即便是查不到安全事故去,别的地方也会查到的。到时候我们家月月怎么办,还有小外孙。”

“你怎么到了现在,还有心情在那里发呆。”

唐母的神情激动,看样子仿佛是能直接给丈夫两拳,不过碍于教养,到了最后到底还是忍住了。

“你在家里好好待着,我先去医院那里照看一下。能够帮衬的,也应该帮衬一把。”

唐父留下了这句话以后起身便走,遥控器在茶几转着弯。唐母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便听见了自家房门被关的声音。

此时已经到了黄昏,靳盈盈跟着司机大叔到了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躲在旁边角落里的杨南川。

在旁边的不远处,有一堆记者在那里守着,显然是在等靳家的人前来自投罗。

在这个时候,靳盈盈庆幸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没有怎么在公司的各种发布会露面,否则的话,别说是进去慰问病人家属了,单单是要进去医院的大门,也是一件特别为难的事情。

果然,靳盈盈面不改色地往里走,一直到了杨南川的身边,都没有引起那些瘟神们的注意。两个人赶紧往里走,路还不得不避让拿着箱子百米冲刺的工作人员。

“哎,你好,我想问一下现在伤员们的状况到底怎么样了,现在有人醒过来吗?缺口的医药费还需要多少。”

在相对僻静的角落,有一个医生被杨南川拉住了。年轻的医生本来正拿着药水往里走,眼下突然被拦住了自然是有些不快的。

“现在医院已经忙得团团转了,再者这些东西,也不是你们随便问的,请自便,我还要赶紧进去工作呢。”

他拉过自己的衣袖正要往里走,哪知道下一秒,左边的衣袖依然被人拉住了。

“医生,你好,我是靳氏集团靳总的妹妹靳盈盈,来这里是为了解决问题的,所以麻烦你把具体的情况和我说一下吧。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工人们的家属。”

……

小医生呆滞了几秒,才知道眼下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姑奶奶到底是谁。

“不好意思,因为医院现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忙了,所以我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好,还希望靳小姐不要介意。您要了解相关情况的话,应该去找丁主任,具体的数据在他那里,我是实习医师,对这些不是很了解。”

“丁主任的办公室在二楼最东边的一间,你们了二楼便知道了。”

交代清楚具体的情况一下,小医生便一溜烟地跑远了。

“刚才的这个医生说的很对,遇了这样的事情,确实应该在第一时间去联系他们的主要负责人。想来这么大的一个医院,主任绝对是负责任的。我们先去联系他,然后由他出面牵线,才是合理的做法。”

“如果我们贸然进去被那些家属们知道身份的话,也实在是太危险了。何况你现在还怀着孩子,是绝对不能冒这个险的。”

理清楚思维之后,杨南川便直接拉着靳盈盈往里走。两个人尽量挑选偏僻的路径避开人流大的区域,大概五分钟以后,才到了二楼的主任办公室。

“丁主任好,我是靳之尧的妹妹靳盈盈,想此次的事故做一些了解和处理,您要是有具体的消息的话,请您告诉我吧。”

在椅子坐定以后,靳盈盈索性开门见山了。对面的丁主任是一个看起来年过四十的老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靳小姐,不瞒你说,这次的事故实在是太大了。送来的二十六个伤员,其有十六个是重伤,做了各项的检查以后,直接拉到手术室了。虽然手术室不是很够,但是因为伤势太重,所以连转院的时间都没有。”

“而伤的最重的一个,是被钢筋穿到了胸腔的位置。眼下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了,虽然我们进行了全力的救治,但是毕竟还是只能说一句尽人事听天命。”

丁主任把手边的表格扔开,倒了两杯新茶放到了靳盈盈的面前。

“而且最麻烦的是,家属们多半都是女性,眼下都坐在一起哭哭啼啼的,严重影响了救治的力度和效率。她们赖在医院不走,扬言要求你们靳氏集团给一个说法,对此我们也很无奈。如果你们过来是处理此事的话,还是先赶紧过去看一看吧。”

家属们都集在一楼的取药大厅,有的甚至还带着孩子。大大小小的二十余人,几乎个个都以泪洗面。

她们这样的做法,自然是影响了原本需要取药的人,但是看这样的架势,没有人胆敢去触这个眉头。

一时间,取药大厅这里几乎是成了医院的禁区,记者们的乐园。

别说是处理这样的事情了,靳盈盈单单是看了一眼,便觉得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一般,

她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腹部,躲在了杨南川的身后。

“大家好,靳氏集团的工作人员已经过来处理此事了,你们先不要激动,具体的靳小姐会和你们说。不过如果因为你们的原因而导致了继续有不好的情况发生,那么守在这里的工作人员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报警。”

丁主任说了这样的官话以后便立刻起身离开了,靳盈盈转头一看,被发落过来的倒霉蛋居然是先前碰见的那个年轻医生。

小医生苦着一张脸,看起来有些滑稽的意味。

“没事,别害怕。”

杨南川在暗处拍了拍靳盈盈的间,便站在了她的身侧。

“你们好,我是靳盈盈,也是委权负责处理此事事故后续的负责人。靳氏集团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公司,所以第一时间派我过来处理此事。”

“现在,请大家按照秩序把各自家属的受伤情况和医药费的具体金额报给我。我回去公司以后,也会第一时间报到面去。”

“请大家信任我,也相信我们靳氏集团此事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现在此事已经在调查的进程当,一旦有了结果,一定会公开透明的。”

靳盈盈是一口气把这些话都说完的,她堪堪前一步,立刻对了一个家属的目光。

那个眼神里面尽是仇视与愤恨,靳盈盈下意识地觉得一抖。

从前公司一旦有了这样的事情,都是二哥负责出面解决的。她只要安安心心地做自己的小公主够了。眼下她被迫要站出来,才知道原来二哥背负的压力到底有多大。

“呸,你们靳氏集团的人,一直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次的工资时间居然还敢威胁供应商。难道你以为我们这些家属们,个个都是瞎子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的那些龌龊事。”

前面的这位索性抛下啜泣的孩子站起身来,看样子仿佛下一秒能打靳盈盈一顿似得。

“对啊,眼下这么大的事故,他们家主要的负责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居然派了一个小女生过来,明显是要糊弄我们了。”

紧接着,又有一个人站起身来,她直接冲到了靳盈盈的面前,扬起手来。

杨南川和她们的距离实在太远,根本来不及阻拦。眼看着,那一巴掌要直接到了靳盈盈的脸了。

靳盈盈下意识地闭了眼睛。

然而意料的一巴掌并没有落下来,杨南川和小医生还没有来得及跑去,便有一个人伸手抓住了施暴者的手臂。

靳盈盈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看见了唐风月的父亲。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