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哗哗……哗哗……”,滔滔河水,急速奔流着。

“突突……突突……”,河岸上,轰鸣的摩托车马达声,此起彼伏的响着。

岸边,一辆辆急驰的摩托车,若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穿梭来穿梭去。

“兄弟们,找到那小子的尸体了没有?”浩浩荡荡的摩托车大军中,陆上飞斜倚在一辆停靠在桃河岸边的豪华摩托车车座上,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烟,一边惬意的吞云吐雾,一边扯高了嗓子大声询问着。

“报告大哥,北边的桃河河岸上,没有找到那小子的尸体!”

“报告大哥,南边的桃河河岸上,也没有找到那小子的尸体!”

“报告大哥,东边的桃河下游,也没有找到那小子的尸体!”

“报告大哥,西边的桃河上游,也没有找到那小子的尸体!”

几个头戴钢盔,身穿皮衣,身姿矫健、装备一流的年轻摩托车骑手,从桃河的四面八方疾驰而来,向陆上飞汇报起来。

“我去,这怎么可能?那小子明明被河水卷入了河底,难不成那小子是异类,被水淹死后,不往上浮,而是往水下沉?”陆上飞把那雪茄烟的最后一节抽完,用两指夹住雪茄烟烟蒂,一个弹指神通,把那烟蒂弹到了滔滔河水中,随后,紧锁着眉头,暗暗思索起来。

“大哥,那小子没准被河里的鱼精吃了,所以他才没有浮上来。”

“对,大哥,那小子肯定被河里的鱼精吃了,只有鱼精才能让他凭空消失了。”

“嗯,我觉得也是,毕竟这桃河水有好几百的历史了,里面说不定真有鱼精。”

那几个年轻的摩托车骑手用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为陆上飞排忧解难,但陆上飞并没有领他们的情。

“啪——啪——啪——”,陆上飞一人给了他们一个大耳光子,随后,臭骂起来:“你们一个个脑子都灌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宣扬迷信。这桃河中要是有鱼精早就开始吃人了,还用等到现在。哼,以后说话都给我动动脑子,别整天胡说八道。有那胡说八道的时间,还不如去河边找找那小子。我告诉你们,今天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是找不到那小子,回头我把你们都扔到河里去!”

听着陆上飞的暗骂声,那些年轻摩托车骑手连忙去桃河河岸边再次搜寻起来。

“哗……哗……”,就在这个时候,桃河的河水中,嗖的钻出来一个少年。

他大约十五六岁,长得眉清目秀,但却穿着一件老土的衣服,而他的身上还驮着一辆自行车。

“大哥,大哥,桃河里发现一个人的尸体和一辆自行车的尸体。”一个眼神好的年轻摩托车骑手,瞧着河水中陡然钻出的少年,赶忙大声汇报起来。

“我去,怎么是一个人的尸体和一辆自行车的尸体?混账东西,自行车能算尸体吗?顶多算一堆废品。”听着那个摩托车骑手的汇报,陆上飞臭骂一顿,循声望去。

“大哥,大哥,不对,那不是尸体,而是一个大活人。”那个摩托车骑手仔细瞧了瞧,连忙又汇报起来。

听着那个摩托车骑手的再次汇报,陆上飞终于看到了从桃河中陡然钻出的人影,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从桃河中钻出来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易。

“我去……这……这小子掉进水里整整一黑夜一白天了,算一算有二十四小时了,他……他居然还活着,而且还从十分勇猛,竟然从河里打捞出来一辆自行车。”陆上飞吃惊的大叫起来。

在陆上飞和那些摩托车骑手们惊叫的时候,原本在桃河两岸谈情说爱的恋人们、健身跑步的老年人们、玩滑板独轮车的年轻人们、唱歌的歌手们、弹吉他的音乐人、画画的画家、跳鬼步舞的舞者,也都被吸引了过来。

他们看着汹涌的桃河中陡然钻出来的张易,以及他身上驮着的自行车,一个个好奇的瞪大了眼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失声惊叫起来——

“哦,亲爱的,桃河水里居然钻出来一个人,身上还驮着一辆自行车,这么汹涌的河水都卷不走他,他是怎么做到的啊?难道他是在河水中游泳?他的游泳技术看起来真是无比超群啊!”第一个惊叫的是一个恋爱中的美少女,他搂着男朋友的手臂,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两眼痴迷的凝视着张易的一举一动。

“哦,我老头子活了七十岁了,还从没见过敢在这汹涌的桃河中游泳的人,更何况这个人身上还驮着辆自行车,真是不可思议啊!”第二个惊叫的是一个健身跑步的老人,他拿着一块白毛巾,一边惊叫,一边擦拭刚才因跑步而密布在额头的淋漓汗水。

“哦,上帝,这个少年太疯狂了,居然在河中玩自行车,而且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还没有我的年龄大。哈哈,我是不是也该学学他,到河里去玩滑板车?”第三个惊叫的是一个玩滑板车的年轻人,他头戴棒球帽,手中拎着滑板车,看起来很酷的样子。

“哦,美丽的黄昏时刻,一个少年在河中驮着一辆自行车,汗流浃背的练习游泳,这是多么励志的一个故事啊,我要……我要用这个故事编写一首歌,歌名就叫《会骑自行车的游泳高手》。”第四个惊叫的是一个歌手。

“哦,看着这个少年,我忽然很想弹奏一段优美的乐曲,记得,那首曲子叫做《伏尔加河畔的纤夫》……”第五个惊叫的是个音乐人。

“哦,我的眼前是一条大河吗?好像不是。我的眼前应该是一幅无比壮观的风景画,我要把这壮观的现场,画在我的画板上,成为我永恒的记忆。”第六个惊叫的是一个画家。

“哦,一直以来我都找不到自己的偶像,今天终于看到了,未来的某一天,我要和他一样,去桃河中跳那鬼步舞。”第七个惊叫的是一个跳鬼步舞的舞者。

在人们鼎沸的惊叫声中,张易驮着自行车,游到了河堤边,随后,他把自行车架在河堤边的台阶上,骑着那自行车飞快的窜上了桃河河岸。

不远处的陆上飞,见死而复生的张易,骑着自行车走出了桃河,之后,驾驶他那豪华摩托车,朝张易疾驰而去。

“小子,没想到你的命这么大,掉进汹涌的桃河里居然还能不死。不过,你能从死神的魔掌下逃生一次,我就不信你还能逃生第二次。今天,我要把你和你捡来的这破自行车一起撞成稀巴烂。”陆上飞一边骑着摩托车疾驰,一边仰天大吼,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就驾着他的豪华摩托车疾驰到了张易身后。

瞧着凶狠的陆上飞和他那罪恶的摩托车,张易冷冷的笑了起来:“哼哼,陆上飞,昨天你不是很牛逼吗?今天小爷我就用这破自行车,把你这个路上飞变成了路上爬。”

一场精彩的车技大赛,一触即发!(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