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人家姑娘脾气挺好的,而且我还查了查她背景,挺干净的。乐文网"一聊到关于这方面话题的时候,彦清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我不想当年的事情再发生,所以我希望你找个背景简单的女孩。"

"你还查人家背景……"单允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跟她还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她喜不喜欢我还是个问题呢。"

"哦这样啊……"彦清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了单宗祺,"他爸,什么时候我们儿子的魅力下降成这样了?"

"谁叫他整天到晚骑着个小三轮,一点都不讨女生欢心。要是他把他那辆koenigsegg限量版开出去溜一圈,有多少女人会拒绝他?"单宗祺突然冲着单允扬友善地一笑,"没事儿,我儿子这么低调,我也挺喜欢的。"

"他低调成这样,你都不想认他吧?"彦清充满嘲讽意味的一笑。

单宗祺尴尬地"嘿嘿"两声。

单允扬:"……"可以的,他这个儿子做的。

“也难怪,你都不给人家机会让人家了解你,人家怎么喜欢上你,要不要我再帮你试探试探?”

一听彦清还要去试探顾子希,单允扬顿时升出些不好的情绪。他想起了几年前发生的事,实在不想历史再重现。

“我知道你们有一万个理由为我好,但是请你们的好奇心就到此为止,我要选的姑娘是跟我过日子的,所以你们别瞎操心了。以后,我的感情生活,你们不许介入。”单允扬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们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单允扬的话,瞬间让夫妻俩陷入了沉默。

“裴梓文要结婚了,你们没有半点反应吗?”单允扬再进一步质问他们,“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希望你们不要干涉年轻人太多,无论是对是错,总要学会自己承担后果。”

“结婚了……对他们来说也许是好事。”彦清的神色忽然间黯淡了几分,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的结果,我只知道他们并不快乐。”单允扬抓起车钥匙和手机准备出门。他不知道他的话能让他们作出多少改变,但有些事情过去了也应该释怀了。

出门后,他想了想,还是去买了一束鲜花,然后开车来到墓园。

他走到一块墓碑前,有人已经早早的来到了这里,单允扬把鲜花放了下去,随口道:“每年,你来的都很准时啊。”

“习惯了。”裴梓文淡淡地回答,“四年了,都过去那么久了。可悲的是,关于她的消息我一点都没有收到,是你们势力太大完全压制了,还是……”

裴梓文的眼睛里写满了悲痛,照片上的女孩透着灵动与俏皮,他始终不愿接受她已经去世的事实。在那晚过后,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是过世的人也不会像她这样消失得这么彻底。

“如果她还在,知道你要结婚了,你觉得她会有什么反应?”单允扬打断了他的话,做了一个假设。

风,吹动了周围的树木,吹动了两个男人的头发,墓园内一派清幽,处身其间仿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裴梓文沉默着,单允扬在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她还在,我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

似乎料到他的坚持,但是亲耳听见他的话时单允扬还是有些微怔。

“但是这种假设实在没有意义,没有爱情的婚姻,我跟谁结都一样,更何况我还能给家族带来利益,我没有理由拒绝。”裴梓文的声音里透着淡然,他有着超然的态度就像是将一切都看透了般。

失去她之后,他早就把自己的心尘封起来,闭口不再谈爱情。

他转身面对着单允扬,“我的感情里有缺陷,但我不希望你在你的感情里有遗憾,主动去面对自己的心吧。作为过来人我不想你重蹈覆辙,这种跟死一样难受的感觉,你还是不要去尝试的好。”

“我还没走到那一步呢,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单允扬笑了笑,他不觉得自己很明显,但是连裴梓文都看出来了,某些当事人还真是反应迟钝。

“我记得单允扬没有怂过呢,这么久了还在试探阶段,罢了,我也不好跟你再说些什么,只是提醒你,他是个好姑娘。”裴梓文拍了拍单允扬的肩膀,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或许,她也在等呢?”

裴梓文挥手跟单允扬说了再见,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养成了抽烟的习惯,即使面对墓碑,他也不想让她看到他落魄的一面。

不得不说,裴梓文的一席话让单允扬的心里十分动容,他甚至有些羡慕他,轰轰烈烈的全身心去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不曾有过。

“怂吗?我只是想认认真真地试一次,不想那么草率,想看清自己的心。童童,你认为呢?”

单允扬蹲下了身子,他看了眼墓碑上的女孩,那是他的亲生妹妹,单飞童。

“他过得一点都不好,你呢?”

单允扬回到车里,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澜,难以平复,他拿出手机,找到顾子希名字的时候,他的手指顿了顿。

良久,他给她发了一个信息:记得吃饭。

**

单允扬离开几天了。

顾子希惊奇地发现没有他的日子还挺无聊的。

顾子希坐在偌大的体育馆里,四仰八叉地坐在观众席上,一种她包了全场的感觉。

远处,苏大扬在默默地打扫卫生。

“我竟然在这看你打扫卫生,我应该是疯了。”顾子希一脸的生无可恋。她看了眼手机,单允扬那家伙只发过几条信息来慰问她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你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吗?”苏大扬看她无聊到发霉的样子也很难受,毕竟她的存在真的很影响她打扫卫生。

“全世界都在谈恋爱,你说我找谁?”顾子希周围的人一个个都不甘寂寞的开始了恋爱之路,她这种单身狗只能落单了,“没人要的我们只能凑一块了。”

“真不想和你归为一类人……”苏大扬撇撇嘴。

“谁说我们大扬没人要。”萧寒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为苏大扬打抱不平,他一手揽着苏大扬的肩膀,一手指着顾子希,“你自己的问题就不要拉上别人。”

“你来这干嘛?”苏大扬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萧寒扬着灿烂的笑容,对苏大扬说:“需要帮忙吗?”

“哦,不用。”苏大扬准备继续打扫卫生。

“别走。”萧寒有些急了,手上一用力把苏大扬揽向自己,然后他迅速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萧寒立马跳到一旁,像干了坏事的小孩一样,“不好意思!我打赌输了。”

“哇啊~~”

“嘘!~”

体育馆门口传来欢呼声和口哨声,篮球队的成员们个个带着坏笑地看着他们的队长。

“队长,这是我认识你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男人。”

“队长,你竟然不被大扬姐往死里揍,真是好命!”

“队长,你要是不怂,身边早就妹子成群拉……”

“滚滚滚,就你们屁话那么多,大扬一年说的话都没有你们一天说的多。”萧寒不满地开始把他们哄走,“我数三秒,你们赶紧走!”

苏大扬先是怔在原地,随即恢复了淡定的神色,等他们吵杂的一群人离开后,她云淡风轻地跟萧寒说了句:“你什么时候把自己输了?”

萧寒有些踌躇,声音低低的:“输了……你要吗?”

“输了我要了干嘛?”苏大扬垂下了眼眸,动作迟缓地打扫着卫生。

萧寒没有接话,但是他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失落。

但是在下一秒,萧寒感觉到苏大扬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苏大扬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

“但是,我可以帮你赢回来。”

苏大扬笑容和煦,看着萧寒眼中倒映着的自己。

就这样,苏大扬把萧寒带走了,连体育馆里的卫生都不管不顾了,空荡荡的体育馆里传来一句粗口。

“卧槽……”顾子希的声音回荡在体育馆里,她什么都没做就被晾在这了,“这样我都能被喂一把狗粮,我怎么这么废?”

不过,他们俩之间冒出一点苗头顾子希还是挺为他们高兴的,毕竟萧寒在他心智不健全的年纪里找到一个喜欢他的人实属不易……

顾子希下午没课了,趁着这大好时光,还不如——

回家睡觉。

顾子希一个人在院子里,躺在单允扬的躺椅上晒着太阳,左手边还泡着一壶上好的龙井茶,茶香四溢,沁人心脾。

阳光懒懒地打在身上,全身暖洋洋的。

果然呐,单允扬不在的日子里,她过得就是舒坦一点。没想到单允扬平时的生活过得这么悠闲,真是个会享受生活的男人。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一口茶差点喷了出去。

“单允扬邀请您视频聊天。”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