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整整一个晚止,叶风都在忙碌。

客上们在吃完自己点的菜后,难免会觉得吃的不够过瘾,通常都会再要一份。

直到将店里的材料消耗一空后,李建仁才满是不舍的宣布打烊关门。

当回到租房的时候,小美已经累的不行,一个晚上来来回回的跑,两条腿都是酸的。

就是叶风这经过进化的身体,也觉得自己这两条胳膊,在微微发酸。

不过还好,没有小美那样严重,看来这黄庭经的诵读对身体的改变还是很大的。

第二天一早,还不到七点,叶风就爬了起来。

现在即然有了改变自己的机会,哪能不加以把握?

拿着黄庭经手抄本,叶风就在阳台上大声的读了起来。

“叶风,你大爷的,你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还没等叶风读上几分钟,就听到了小美的骂声。

“大早上的不睡觉,作什么妖,要想读书装逼出去读,老娘不喜欢你这样的。”

“啊,对不住啊小美,我忘了你还在睡觉。”想着张小美昨天也累了一晚,现在身体恐怕还没有恢复过来。

对于她认为自己在她面前装逼的误会,叶风也没去分辨,“那你继续睡吧,我这就出去读。”

回到房间里套了件衬衫,叶风就出门向附近的公园的走了过去。

初秋的早晨,还是有点冷的,公园的林间有层淡淡的薄雾飘荡。

叶风到了公园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早起的老人在那里进行晨间的锻炼了,叶风没向那些人堆里凑,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随便找了个椅子就坐了下来。

当他再次的恢复到诵读状态的时候,只间那淡淡的薄雾随着叶风的呼吸,不断的向他聚集而来,慢慢的,就将叶风与他坐着的木椅包裹了成了一团,那种随着呼吸进入身体的神秘能量也更多了一些,有以前的一倍之多。

不多时,只见东方的朝阳跃起,向公园里照出道道金色的光芒。

金芒与晨雾相映生辉,在叶风吞吐呼吸的作用下,向他的身体没入。

一时间,叶风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改造速度突然更加的强烈了,比之昨天下午的时候,快了十倍有余。

抬眼看着火红的太阳,叶风若有所思。

“看来早上对着太阳读的话,效果更要好上一些,也不知道这跟那些道士做早课有没有相通的地方。”

想想以前的那些有名的道观都建在山上,看来自己诵读时候所在的地方环境不同,吸入的那种不知名的能量多寡也是有区别的。

对周围的环境扫了一圉,叶风觉得那种神秘的,不知名的能量,可能就是小说中描述过的灵气。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太阳出生的时候,那种能量会突然对身体的改造变的更加强烈起来。

“算了,还是继续读这黄庭吧,自己对道家文化的了解都是从小说还有电视中来的,凭自己的那点水平,也不可能弄的明白。”摇了摇头,叶风拿起了手中的黄庭经,又开始大声的诵读了起来。

就在叶风沉寂在那不知名能量对自己改造的时候,从公园的另一个角落里走出了一个身穿着白色功夫衫的马尾女孩,好看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画妆的痕迹,但依然白晰的好比凝脂一般。

女孩的身材修长,走动时候的脚步很是轻盈,每一步迈出的距离,竟然完全相同。

看样子,她应该才结束自己的晨练,光滑的脑门上,有一层薄薄的细汗。

当女孩走到叶风附近的时候,手上依然还在不停的比画着炼功时候的动作,两条好看的直眉凝在一起,好像再为手上的拳法所扰。

叶风经过一个小时的诵读,感觉那股神秘的能量,已经吸入不到的时候,长吸了口气,将周身环绕的白色雾气,全都吸了进去,然后又猛的一下,向着前方吐了出去。

只见那口浊气好似白练一般,竟然被叶风吐出了两米多远,发出好似闷雷一般的声响,把叶风自己都吓了一跳。

正走在叶风旁边的小道上,琢磨着刚才所练拳术的女孩,听到叶风的诵读,顿时把目光向他投了过去,见叶风被早上的白色雾气环绕,渺渺袅袅,好似神仙中人一般。

接着就看到叶风竟然把周身的白色雾气全都吸了进去,顿时就是一惊,不等女孩惊呼出声,叶风马上张口吐出时候的异象,更是她惊异不已。

吐出那口浊气之后,叶风只觉得全身上下神清气爽,五感觉更加的灵敏,当真是无一处不舒坦,无一处不畅快。

低头看了看身上,发现又出了一层油腻的黑色物质,比昨天排出的还要多些,只不过在公园里,微风吹来,身上的味道散的更快一些,不去注意的话,跟本就感觉不到。

好在叶风对此早有准备,拿起早上带来的毛巾,忙在脸上擦了起来。

对于女孩的注视,马上就就被他敏锐的五感给感应到了,擦干净脸上的油腻,转头跟女孩对望了一下,发现关注自己的竟然还是个美女,她的容貌相比于跟自己合租的小美,那可真称的上是,一个天下一个地下。

叶风心知应该是自己刚才诵读时候的异像被女孩看在了眼里,但想想自己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再加上对方还是个美人,当下便有心交好,忙对女孩回以一个微笑。

“你好美女,我叫叶风,你也是过来锻炼的吗?”

看着女孩身上的功夫衫,叶风觉得对方应该是个武术爱好者之类的,于是决定从这方面打开突破口,要是能深入发展一下的话,顺便把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涯给结束掉,那可就更好了。

对于叶风的言语轻薄的搭讪,女孩面上闪过一丝厌烦的表情,想要转身走开,可迟疑了一下,还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只见她顿了顿,对叶风问道,

“能问一下,你刚才吐纳的功夫是在哪里学到的吗?”

“吐纳功夫?”猛着听到这句只有影视剧中,或者小说中才有的词汇,叶风先是一个愣神,转尔想到,刚才那神秘的能量,好像就是通过自己的呼吸之间进入身体,然后在自己的体内完成对身体的改造的。

这么说来,自己刚才刚才诵读黄庭经时候的呼吸节奏,就是传说中的吐纳功夫不成?

只不过刚才自己把心神都放在对黄庭经的诵读上了,对于呼吸节奏跟本就没有注意,心下颇为奥悔,当下决定,等下次再进入那种状态的时候,一定把那种呼吸节奏给记下来。

只是现在这女孩一问,他还真不知怎么回答。

但是美女当面,推说自己也不知道,那可不是叶风的为人。

叶风略为想了一下,对着女孩说道,“我刚才所修的功夫,全名叫做混元无极神功,修到大成以后,摘星拿月不在话下,怎么,美女对我这功法有兴趣吗。”

“混元无极神功?怎么以前从来都没听过还有这种功夫?”女孩将叶风所说的名称,在口中念了两遍后,想了想,好像真的从来都没听过这门功法。

对于叶风摘星拿月的吹牛,她倒是没有什么怀疑,古人一直都喜欢用夸张的手法来表述自己所炼的功夫,这种习惯历来都有,她自己就看过不少这般描述的功法,只不过她见过的那些功夫,并没有叶风所炼的吐纳功法这般厉害,神奇罢了。

“没听过那就对了,我这神功乃是祖上所传,至今天已经传承两千多年,只不过家中一向为人低调,不外为人所知罢了。”对于女孩的疑问,叶风心中暗笑,那名字只不过是自己刚刚才编出来的,要是你以前听过,那才见鬼了呢。

“我要说有兴趣的话,那你这功法可以传给我吗?”女孩问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