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充气娃娃

方铭勋的生日宴会顺利进行了,不止如此,客人们还看了盛大的烟花表演,一个个都兴致高昂。乐文网值得您收藏

方铭勋虽然损失了一栋楼,而且因为时间紧迫,楼里面的设备仪器都无法搬运,不过没有人员伤亡,最主要的是方铭勋找到了秦莯,北堂第五告诉了他修/炼的法/门,这样秦莯就不至于魂/飞/魄/散,时间长了之后,方铭勋还能看到秦莯。

所以虽然损失了一栋楼,不过方铭勋还觉得挺好的。

lan的事情解决之后,众人就要离开赌船了,方铭勋因为感谢大家,一直在挽留,不过众人也不能一直留在赌船上,而且还有lan的烂摊子需要处理。

崔丞远已经先走一步去处理lan的烂摊子了,毕竟崔丞远这些年来已经培养了不错的势力,专门和lan对/着/干,lan终于落网,兰祠里估计还藏着很多lan的试验品。

崔丞远先走了两天,其他人也要开始启程了,方铭勋亲自送他们坐快艇下了赌船,笑着说:“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再过来。”

北堂第五笑着说:“等方先生结婚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再来。”

方铭勋笑了一声,说:“虽然我有这个意思,但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毕竟秦莯现在是鬼魂,而且阴气很弱,别人都不能看到他,不过北堂第五他门把那颗小凡石留给了方铭勋,让他用凡石和秦莯修/炼,当然修/炼的过程很不可名状不可描述,只需要等待秦莯的阴气强一些,就能随意展/露外形了。

方铭勋答应了他们,将他们送到机场,最后就回头走了,卜凡坐在飞机上,因为赶上年关,方铭勋特意给他们定的头等舱,人少还舒服。

卜凡坐在座位上,抱着杯子喝着漂亮空/姐倒来的果汁,说:“你们说,等方先生结婚的时候,大家看到秦莯,会不会脑补一万字的替身虐心梗?”

苏久兮一愣,随即“噗!”一声笑了出来,笑的肚子只疼,在陈陌怀里直打滚儿,陈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再闹我把你拉到洗手间干/你。”

苏久兮瞪大了眼睛,两颊有些发红,外/强/中/干的说:“你敢?!”

陈陌没说话,只是拎起苏久兮就往洗手间去,苏久兮立刻挣扎,又是踢腿又是砸拳头,大喊着:“救命啊!杀/人啦!救命救命——”

旁边路过的空/姐都给招来了,吓得连忙询问情况,陈陌只是笑着说:“没什么,我家小侄/子刚才喝了一杯红酒,现在有些醉了,我带他去洗手间醒醒酒。”

苏久兮汗毛都炸起来了,空/姐还没有反应过来,“嘭!”一声,苏久兮已经被扔进了洗手间里,陈陌“咔嚓”一声锁上了门,微笑着捏着他的下巴,说:“乖侄/儿,叔叔看看你嘴巴是不是特别硬。”

苏久兮一脸嫌弃的说:“呸,谁是你侄/子!”

陈陌说:“好好,那我不是你叔叔,那我是你什么?嗯……老公?”

苏久兮脸上“腾!”一下差点冒烟,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似乎脸皮已经被烧焦了,都没反应过来,陈陌一看,顿时有些蠢/蠢/欲/动,立刻凑过去吻住苏久兮的嘴唇。

苏久兮挣扎了一下,不过因为陈陌吻的太舒服,也就不再挣扎了,两个人在洗手间里没羞没臊了好长时间。

卜凡都喝了两杯果汁,感觉还想喝,不好意思让空/姐过来倒,就侧头看了看苏久兮的杯子,苏久兮被拎进洗手间之前,根本没有来得及喝饮料,而且他杯子里的是草莓汁,也不是红酒。

卜凡立刻伸手一够,就把苏久兮的杯子拿过来,一脸小馋猫的样子,北堂第五无奈的说:“我让人帮你再倒,别拿苏久兮的。”

卜凡喝了五杯草莓汁,感觉心满意足,甜甜的特别纯,特别好喝,靠在椅子上睡了一小觉,感觉喝多了想上厕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苏久兮和陈陌的位置竟然还空着,那两个人还没回来,自己都想上厕所了……

来的路上叶一夏最为低沉,不过现在回去了,情况变得也不一样了,祁戌是崔丞远的人,而且和叶一夏有着相同的经历,为了找出幕后的lan,被崔丞远安排去做了卧底。

叶一夏好不容易见到了祁戌,而且祁戌也并不是什么坏人,反而因为这件事情吃了不少苦,祁戌对于在lan身边的事情只字不提,不过祁戌和叶一夏在一起总要做些亲/密的事情,叶一夏发现祁戌的身上,有不少伤疤,还有针眼,大大小小的针眼。

祁戌是古犬封国的后裔,所以才会被lan收入组/织,lan肯定在他身上也做了实验,这中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祁戌感觉这次成功,还是有点小福利的,例如一向很冷淡的叶一夏,也表现得有些粘人,叶一夏一路都跟在祁戌旁边,生怕他再跑了似的。

不止如此,就算坐下来之后,还拉着祁戌的手,祁戌稍微动了一下,叶一夏很快就会醒过来,确认的看看祁戌还在不在。

祁戌没想到自己在叶一夏的心里占了这么大的分量,他当然感到高兴,对于叶一夏的粘人和依赖,祁戌也非常欢迎,这个意外的福利还是不错的。

众人坐飞机回去,因为lan是兰祠的人,肖瑾然和陈陌都要回兰祠去看看,崔丞远的人已经在那里了,因为兰祠最多的都是不知情的学/生和老/师,所以崔丞远并没有大张旗鼓的,以免引起轰动。

崔丞远在兰祠里发现了一座筒子老楼,这里是lan的实验基/地,就在兰祠里面,卜凡入学的时候,误闯了被爬山虎包围的绿色筒子楼,就是这座实验基/地,基/地被符纸包围着,用障眼法将基/地隐藏了起来。

卜凡没想到又看到了这座楼,看起来仿佛是绿色怪物一样的筒子楼,不止如此,崔丞远还从老楼里把卜凡的行李交给了他,那里面是卜凡的日常用/品,还有交学费的现金。

卜凡没想到还能找到行李,感觉有些小惊喜,开心的打开自己的箱子清点东西,果然一样也没有少。

兰祠出了事情,校长已经没了,学/生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后来学/生们发现,校长似乎换人了,换成了一个看起来身材瘦高,长得特别漂亮,而且相当年轻的男人。

不过有很多学/生曾经上过这个老/师的课,都知道这个老/师虽然看起来漂亮,但是其实是毒舌,而且很有制学/生的手腕,新校长的名字叫做——肖瑾然。

崔丞远并不打算插手兰祠,他这会儿功成身退,也该是隐退的时候,古犬封国的事情结束了,崔丞远也将自己的势力解散了。

肖瑾然最近忙碌的厉害,一堆烂摊子扔在了自己头上,而陈陌总是和苏久兮去亲/亲蜜蜜的,本身和自己一样的孤家寡人叶一夏,现在也忙碌的厉害,忙碌着和祁戌去约会……

肖瑾然忙的停不下来,就像陀螺一样不停的转,他坐在办公室里,刚想要抽根烟,烟一拿出来,“嗖!”一声,整个烟盒就飞出去了。

肖瑾然一惊,抬头去看,就看到办公室里的门边站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一脸笑眯眯的捏着肖瑾然的烟盒,还在手里轻轻掂了掂,笑着冲他挥了一下手,笑的特别欠扁。

是扔给他烂摊子的崔丞远!

崔丞远把烟盒随手一扔,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笑着说:“你现在可是校长了,该给孩子们起点好的表率,就不要抽烟了,再说抽烟对身/体也不好。”

肖瑾然挑眉说:“大领/导怎么变成管家婆了?”

崔丞远轻笑一声,说:“我现在是无事一身轻,两袖清风了。”

肖瑾然其实听说了他解散势力的事情,说:“你苦心经营了那么长时间,就这样解散了?”

崔丞远笑着说:“我的本性并没有什么野心,不过我恐怕得到的越多,野心就会越大,解散也是一件好事,这样我也可以逍遥自在几年,想去哪里去哪里。”

肖瑾然一听,皱眉说:“你要走了吗?”

崔丞远慢慢走进来,直接靠坐在肖瑾然的办公桌上,低头看着肖瑾然说:“怎么,你不想让我走吗?”

肖瑾然没说话,微微垂下头,看着手边上的职工表,崔丞远的眼神有些变化,突然收起了笑容,伸手过去,双手捧着肖瑾然的脸颊,迫使他抬起头来。

崔丞远眯起眼睛,轻声说:“我可先说,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朋友……”

肖瑾然目光一晃,就听崔丞远低哑着声音,说:“我想吻你,想爱/抚你,想狠狠的抱你,我从没把你当成朋友,我想让你当我的爱人。”

肖瑾然的目光晃动的更大了,眼睛乱转,似乎不敢去看崔丞远,但是崔丞远伸手捧着他的脸,不让他转头,迫使他看着自己。

崔丞远笑着说:“怎么样?你的回答呢,瑾然?做我的爱人,我就留下来,哪也不去,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不过,如果你拒绝我,那我现在就走了,你可能永远也看不到我了。”

肖瑾然眼睛一眯,说:“你还威胁我?”

崔丞远笑了笑,说:“我只是赌一赌,自己在你心里的分量,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是已经荡然无存了,还是越来越重。”

肖瑾然没说话,不过突然伸手“啪!”一声打掉了崔丞远的手,然后很凶猛的一抓,一把拉住崔丞远的脖领子,将人猛地拽过来,狠狠啃在崔丞远的嘴唇上。

崔丞远一愣,笑着说:“嗯?这算回答吗?”

肖瑾然说:“废话,你说呢!”

崔丞远一脸得寸进尺的样子,说:“不行,这我可理解不了,除非……瑾然表现的再明显一点儿。”

崔丞远说着,突然将他抱起来,一下放倒在办公桌上,肖瑾然吓了一大跳,挣扎说:“你干什么?”

崔丞远笑着俯下/身,贴着他的耳朵,笑着说:“如果你非要我回答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我想/做一件,这么多年来一直心心念念的事情……干/你。”

肖瑾然脸上难得有些红晕,伸手推着崔丞远的胸口,崔丞远含/住他的嘴唇和他接/吻,感受到肖瑾然的软化,轻声说:“别担心,我锁门了。”

肖瑾然本身已经软化了,听到他说话的声音,终于慢慢放松/下来,推着崔丞远胸口的手,改成了环抱,搂住了崔丞远的脖颈……

兰祠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就到了春节,学校放寒假,卜凡正好也要回家一趟,不过一想到回家,卜凡就有些苦恼。

北堂第五说:“怎么了?”

卜凡唉声叹气说:“你当年给我投胎的时候没有选好啊,我一回家就被/逼婚,爸妈和大姐都想要我娶个特别有钱的媳妇回去。”

北堂第五挑了挑眉说:“娶媳妇?”

卜凡听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危险,立刻举双手表示清/白,说:“我……我可没这么想啊,我只是在苦恼,今年回去肯定又要被/逼婚了,不过幸好吕玉玉已经不在了,不知道又要逼我娶哪个村的首富闺女了……”

北堂第五听了没说话,不过等到卜凡要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火车票不见了,卜凡惊讶的找了半天,问北堂第五看到了没有,北堂第五则是淡淡的说:“哦,我给退了。”

“退了!?”

卜凡吃了一惊,说:“你退了我怎么回老家?”

北堂第五挑眉,轻笑一声,声音故意压得很低陈,听起来特别有磁性,标准的男神音,说:“自然是老公送你回去。”

卜凡:“……”糖糖今天早上肯定没吃糖,血糖低导致精神有些错乱……

北堂第五早有打算,把卜凡的火车票退了,给卜凡穿上外套,提好行李,两人就从兰祠出去了,一出校门卜凡就傻眼了,校门口一排黑色的豪车,停的整整齐齐,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年学校门口流行趴这个款式的“黑车”呢!

卜凡惊讶的睁大眼睛,那几辆豪车里都有人,其中一辆豪车打开车门,卜凡认得里面的人,竟然是北堂第五的弟/弟,九泉狱主中的老九张九,不过北堂第五在元婴修复期间,北堂第五的弟/弟们全都冲装了大瓣儿蒜,变成了北堂第五的养/父,这可是过足了干瘾。

张九笑眯眯的下了车,还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头发全都背起来,梳理的一丝不苟,笑着说:“嫂/子好。”

卜凡:“……”

卜凡看了一眼北堂第五,说:“这……这是干什么?”

不只是九泉狱主中的老九来了,其他几个狱主也都来了,卜凡数了数,还正好就是九辆豪车。

北堂第五拉着卜凡走到一辆车旁边,打开了车门,让他坐进去,笑着说:“自然是带我家小凡回娘家,你爸妈不是想让你找个有钱的吗?你看我够有钱吗?”

卜凡:“……”卜凡差点忘了,北堂第五不只是冷漠不喜欢说话,而且还特别……闷骚!

卜凡立刻说:“我爸妈是想让我娶个有钱媳妇!媳妇!”

北堂第五坐进驾驶位,将安全带“咔”一声合上,随即侧身在卜凡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眯眼笑着说:“你老公我不只有钱,相貌出身都不错,岳/父岳/母应该也不会嫌弃。”

卜凡脸颊上一红,伸手抹了抹嘴唇,北堂第五轻笑一声,又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卜凡这回没辙了,放着手没动,北堂第五这才满意,亲自给卜凡系上安全带,笑着说:“坐好,出发了。”

卜凡靠着副驾驶的座位,瞥着北堂第五一脸绅士迷人的笑容,顿时感觉自己这个春节,过的应该很精彩,或者说是鸡飞狗跳……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兰翔的正文完结啦,蠢作者准备1月2日开新文《无纠》,欢迎小天使们收藏。点进蠢作者的专栏可以提前收藏文章~

另外蠢作者的《开封府宿舍日常》还在日更中,已经一百多万字了,欢迎养肥的小天使宰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