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

随着新年的过去,三月份的到来,汤梓璐越来越忙碌,为了准备出国留学的事宜,隔几天就要到笔希递交各种各样的资料。

每过一天,就意味着离汤梓璐离开的日子又近一天了。

出发前的一个星期,汤梓璐在家里收拾行李,她把衣柜里挑出来衣服折好,装进行李箱里面。

江一秀则是在旁边帮忙打点。

“这样位置就腾出来了。”汤梓璐一边把衣柜里剩下的衣服叠整齐,一边对江一秀说,“明天你就可以把你的衣服都拿过来啦。”

汤梓璐的出租屋的租约当初签了一年,于是汤梓璐和江一秀商量好,让江一秀搬来这里住,那样江一秀就不用再住在店里了。

但这也意味着汤梓璐要走了。

“……好。”江一秀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应道。

房间里有两个行李箱,里面放满了汤梓璐去日本所需的物品,江一秀凝望着它们,怔怔出神。

虽然求婚成功了,自己的意思也很坚定,但是一想到长期没办法见到汤梓璐,江一秀仍旧不禁感到满心不舍,而且随着出发日子的临近,越发的强烈起来。

想到这里,江一秀就忍不住走到了汤梓璐的背后,抱住了她。

“干嘛?”汤梓璐语中带笑。

不要去。

江一秀有一瞬间很想要这么对她说。

然而这句话绝对不可以说出口,江一秀明白,如果现在他表现出一丝的动摇,都一定会影响到汤梓璐出发的心情。

怀中的汤梓璐一直在动,想扭过头去看江一秀。

江一秀始终用力地勒住她,不让她转过身,不想让她看见此时自己脸上的神情。

“记得明天要去银行换钱。”江一秀故作平静地对她说。

“对哦!”汤梓璐果然如江一秀预料的那样,把事情忘了,“唉,怎么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啊,还没去就已经觉得累了。”

汤梓璐语气中的焦虑很明显,江一秀的心里更不好受了。

江一秀想了一下,说道:“今晚我们出去吃吧?”

“又出去吃?”江一秀提出的话题成功地转移了汤梓璐的注意力,她闷闷地说道,“这几天都在外面吃,而且东西都这么好吃,搞到我重了好多。”

“没办法,我想带你去的地方太多了。”但是时间又太少。

“嗯……”

意识到上一句话似乎有些不妥,江一秀立马改口道:“不过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今天不想去就不去吧。”

“嗯,我想吃你做的炸鸡。”

“好。”江一秀一口应承,“我等一下就去买材料。”

当天晚上,江一秀给汤梓璐做了一整只炸鸡,让汤梓璐吃个够本。

饭后,汤梓璐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和江一秀一同收拾碗筷。

期间,汤梓璐突然说:“你之前说过,炸鸡的秘方是家传的吧。”

“是啊。”江一秀知道汤梓璐想说什么,却又故意装作不懂,简洁地回答了一句,便没有下文了。

汤梓璐沉默了半晌,还是开口问他:“……那现在可以说了吗?”

“说好的家传。”

“现在还不算吗?”汤梓璐蹙起眉,扁了扁嘴。

“你说算就算。”江一秀得到了想要的效果,又说,“以后再教你,免得你拿到了我的秘方然后就跑了。”

“才不会跑。”

“那就等你回来。”

“……那好吧。”正当江一秀为她的轻易妥协而讶异时,江一秀又听到汤梓璐小声地说道:“我一定会回来听你说你的秘方的。”

第二天,汤梓璐去银行换钱,顺便跟天使见了一面。

回来的时候,汤梓璐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纸盒子,上面印着蛋糕店的店名。

“带什么回来了?”

“生日蛋糕。”

江一秀不解,挑了挑眉。

“你生日的时候,我已经在日本了,我生日的时候也不在这里,所以我们提前庆祝吧。”汤梓璐得意地笑着,“惊喜。开心吗?”

“开心。”

由于自己的生日和母亲的忌日只差了一天,所以长久以来,江一秀都很抗拒自己的生日。

不过看来,从今年起,他会慢慢对这个日子改观的。

蛋糕吃到一半的时候,汤梓璐忽然站了起来,从手袋里找出了一个精心包裹好的盒子,递到了江一秀的面前:“生日礼物。”

“谢谢。”江一秀放下手中的叉子,接过盒子,问她,“是什么?”

“你拆开看看就知道啦。”

江一秀依言把外面的包装拆掉,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手表。

汤梓璐咬着叉子说道:“刚刚逛街的时候偶然看到的,觉得很适合你,所以就买了。喜欢吗?”

“喜欢。”只要是她挑选的,他都喜欢。

“因为我剩下的钱不多了,所以这个表也不是很贵。”

“这种事情无所谓。”

汤梓璐抿了抿唇,又说:“明明是跟你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却没办法一起过。”

“没关系,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你今年都三十一了,我回来的时候你也已经三十四了,你真的不介意吗?”

“不介意。”

“那……”

她真是爱乱想。

江一秀这样想着,用吻堵住了汤梓璐的欲出之言。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汤梓璐似乎特别主动,在江一秀吻下去之后,身体便挨了过来,感觉到她不寻常的索求,江一秀拥紧了她。

这个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缠绵起来,两人的呼吸逐渐变得零碎,意识也渐渐模糊。

江一秀在彻底失控之前停了下来。

刚松开,脖子却被汤梓璐伸手圈住了。

汤梓璐用那含着水一般的眼睛注视着江一秀,口中喃喃:“我还有几天就要走了……”

“……”

汤梓璐的这句话就如同一个火苗,落在了已经浸透酒精的草堆里,一瞬间便点燃了江一秀这段时间里积累下的不舍。

江一秀的手顺着汤梓璐的身体,滑到了汤梓璐的大腿上。

“抱紧我。”

江一秀低声说了一句,之后就托着汤梓璐的大腿,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汤梓璐吓了一跳,连忙箍紧了江一秀的脖子,双腿夹住了他的腰。

江一秀把汤梓璐一路抱进了房间里,放在了床上。随后他稍微支起身体,凝视着躺在床上的汤梓璐。

汤梓璐此时眼神迷离,脸颊微红,神情羞涩且不安。

“真的可以吗?”

汤梓璐轻轻地点了点头。

得到了汤梓璐肯定的回答,江一秀的唇再一次压下,继而又落在了汤梓璐的耳垂和脖子上,吸吮轻咬。

与此同时,他的手伸进了汤梓璐的衣服里,抚摸着她的身体,那柔软滑腻的触感,让他沉醉。

两人的呼吸愈发急促,仿佛能听见彼此剧烈的心跳声,身体的温度也变得滚烫不已。

江一秀直起身子,一抬手,便把上身的长袖t恤脱了下来。

汤梓璐的脸更红了。

“这样就害羞了?”江一秀轻笑。

汤梓璐还没有回过神来,江一秀便又进入了新一轮的进攻。

江一秀把汤梓璐身上的对襟上衣的纽扣一个一个地解开,然后手又游移到了汤梓璐的背后,把内衣的扣子解了开来。

汤梓璐被江一秀的吻搞到七荤八素的,迟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脱得七七八八了。直到江一秀把汤梓璐的衣服拉开,汤梓璐惊觉到了一丝凉意,下意识地把手臂挡在了胸前。

“不要挡。”江一秀轻柔地抓住汤梓璐的手腕,细声地安抚她,“来。”

汤梓璐似乎做了一下心理准备,忽而把双眼紧紧地闭上,手臂放松了力度。

被汤梓璐视死如归般的表情逗笑了,江一秀把她的手拉开,压在了她头的两侧。接着另一只手把汤梓璐的衣服往上推了上去。

衣服完全脱离了身体,汤梓璐的手臂下意识地想要合上,江一秀却抢先一步,埋下了头。

“唔!”汤梓璐不禁轻哼一声。

江一秀的亲吻继续往下,在汤梓璐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上流连,须臾过后,汤梓璐的裤子已经被拉到了膝盖的位置。

江一秀终于不得不放开汤梓璐,起身将两人之间最后的阻碍褪下,扔在了床边。

汤梓璐微微睁开了一直紧闭着的双眼,视线却无意中落在江一秀的下|身,她的心跳更响了,迅速地移开了目光。

江一秀复又覆在了她的身上,此时两人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衣物的阻挡了,肌肤相贴,让两人胸中的情感都更加激烈起来。

江一秀强忍着自己身体的冲动,耐心温柔地为汤梓璐做着准备工作。

汤梓璐很美,让江一秀疯狂。

但江一秀知道汤梓璐还是第一次,他不忍心让她太疼。

一段前戏过去,江一秀的身上附了一层汗,脑门上的青筋因为他紧咬着牙关而突起。

汤梓璐紧张得不停地咽口水,手指紧紧地扣住了江一秀的肩膀。

“怕吗?”

“嗯。”

“不要怕。”江一秀轻吻着她,“没事的,有我。”

江一秀一边安抚着,下|身稍稍用力。

汤梓璐立刻咬住了自己唇瓣,却忍住没有哼声。

江一秀低头,舌头舔过她被咬红了的唇,尽可能地指引着她,让她放松。

就这样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每当汤梓璐说疼的时候江一秀就会停下让她适应,直到她放松下来,再继续下一步的动作。

直到汤梓璐紧拧的眉终于放开,江一秀才放心地律动起来。

然而这样却没有让江一秀感到满足,反而越发地渴求汤梓璐。

汤梓璐也同样如此,迷乱之中,她把手伸向了江一秀,江一秀握住了她伸出的那只戴着戒指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待到一切过去之后,江一秀搂着汤梓璐,躺在床上。

怀中的汤梓璐半张脸藏在了被子下,露出来的眼睛水汪汪的,却一直在躲避江一秀的目光。

“为什么不敢看我?”江一秀明知故问。

“……你说呢。”

“害羞?”

“……”汤梓璐用被子盖住了整个头。

江一秀笑意更深,也跟着缩进被子里,亲了亲她的鼻尖,情不自禁地说道:“我好爱你。”

“……”汤梓璐沉默了几秒,突然说,“我曾经听过一个说法。”

“什么?”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江一秀笑出声,牙齿咬住她的耳垂:“你这么可爱,是想我再来一次吗?”

话刚说完,江一秀已经翻身压住了汤梓璐。

接下来,汤梓璐出发去了日本,两人分隔两地。

江一秀在g市,住在汤梓璐曾经住过的屋子里,每天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着规律的生活,每日早起开店,晚上直播,直播后等汤梓璐睡了,他再去录视频。

日复一日,不多作改变,因为如果不是这样,江一秀总觉得自己就会被思念吞噬。

江厚琦每半个月都会约江一秀出来,两父子吃一顿饭,有时候郭见莹也会来。

江一秀从来没有拒绝,但也没想过和他的关系再进一步。

直到七月中旬的一天,江厚琦突然晕倒,被送进了医院,急性胃出血。

在病床上,江厚琦表示自己已经老了,没力气了,他真的很希望江一秀能够接手他的公司,因为那是他一生的心血,他只想把它留给江一秀。

江一秀回去考虑了几天,最终还是答应了。

九月,从日本回国以后,江一秀正式进入了江厚琦的公司,跟江厚琦学习。

两家电脑店也没有关掉,只是找了人帮他打理。

出租屋的租期也到了,但江一秀没有搬走,还是继续租住在了这间出租屋里,因为他需要一点东西,让自己感到与汤梓璐相连,以慰相思。

由于江厚琦的公司与江一秀一直以来接触的行业不同,江一秀需要把一切都重头学过。

工作越来越忙,但江一秀依旧坚持一有空就尽可能地开直播,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人远在日本,也每晚等着他的直播。

一日晚上应酬之后,江一秀开车送项目合作的几位同事回家,到达最后一名女同事的家楼下时,女同事却没有下车的意思。

“还有事吗?”

“江先生,要上去喝杯咖啡吗?”女同事暧昧地抛了个媚眼。

江一秀保持礼貌的微笑,却目光微冷:“不用了,我今晚想早点睡,谢谢。”

“不要客气嘛。”

女人说着,伸手想要挽住江一秀搭在方向盘上的手。

江一秀一躲,让她扑了个空。

“对不起,我有未婚妻了。”江一秀望着手腕上的手表道。

“我知道啊,但是听说她在国外很久没回来了。”女人的脸越凑越近,“你难道不会寂寞吗?嗯?”

“赵小姐。”江一秀脸上的笑容完全不见踪影了,语气冰冷,扭头瞪着她说,“请你滚下我的车。”

“切,不识好歹。”女人跺着高跟鞋下了车。

江一秀驱车回到家,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小憩。

他随手拿起了手机,打开微博,进入了他的微博账号。

江一秀的微博账号是没有任何内容的,并且只关注了两个微博,一个是公开关注的子鹿,另一个是悄悄关注的。

每次江一秀太累或者太想念汤梓璐的时候,都会点开这个悄悄关注的,叫“男神今天直播了吗”的微博,把里面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一遍。

江一秀知道,这个微博是汤梓璐的小号。

自从去了日本之后,汤梓璐就开了这个小号,每当三月江开直播的时候,这个微博都会发一条“直了!”的博文,每当江一秀实在太忙,没办法直播的时候,她就会发一个“没直”,外加一个哭脸。

除此之外,汤梓璐还会在上面发一些小心情,从一开始到日本的兴奋,到后来因为语言问题而沮丧疲累,再到生活学习越来越上手,甚至对江一秀的思念,她都会在这个微博上倾诉。

江一秀就靠这个微博掌握汤梓璐的真实情况,毕竟汤梓璐有时候为了不让他担心,就算不开心也不会说出来。

江一秀一条一条地读着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博文,万分想要听听她的声音,看看她的脸。

然而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日本时间已经是深夜的一点多了,江一秀只能起身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用工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第二天早上回到公司,江一秀宣布终止了和那个女人所在的公司合作。

并且在当天下午下班之后,在附近的珠宝店买了一只戒指,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留学第二年的暑假,汤梓璐终于回国了。

在这期间,江一秀带汤梓璐去了一个地方,那个江厚琦和郭见莹住着的地方。

江一秀和汤梓璐的来临,令江厚琦和郭见莹都很高兴,欣喜洋溢在两人的脸上。

在离开家的这几年里,江厚琦搬过新房子,江一秀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

新家的装潢风格和旧家很不同,比那个沉郁阴暗的旧家更加开阳,更加有生气。

江一秀想,这应该是郭见莹负责设计的。

饭后,郭见莹把两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说这是江厚琦为江一秀留下的房间。

江一秀走进去,里面的装修和旧房子差很远,但里面的摆设却和旧房子相同,完全就跟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厚琦他一直都等着你搬回来和他住,他怕你不喜欢他乱动你的东西,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以前那样放的。”

江一秀无言。

之后,两人一同回到了出租屋。

一回到家,汤梓璐就兴高采烈地接过了江一秀手中的袋子,跑到了沙发上,把袋子里的两本相册拿了出来。

这些相册都是放在江一秀房间的书柜里的,汤梓璐发现了,郭见莹就让他们拿回去慢慢看。

“我们快来一起看吧!”汤梓璐兴致很高,语气中满是兴奋感。

江一秀无奈地笑笑,只好在汤梓璐身边坐下。

汤梓璐把其中一个相册打开,里面照片的主角都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的皮肤白净,头发乌黑,眼睛明亮,鼻梁直挺,活脱脱一个小帅哥。

“这些是你吧!”

江一秀看着相册中自己婴儿和儿童时期的照片,莫名有些不自在起来:“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啊!这可是小时候的你!”

婴儿时期的江一秀和其他小孩子一样,很多照片里的他都笑得很天真灿烂,只不过和他一起拍照的大多都是江妈妈以及保姆,江厚琦只在每一年的新年全家福里出现。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江一秀的表情就变得越来越严肃,从五六岁开始,照片里的他几乎就没有什么笑容了,就连本应喜气洋洋的新年全家福里,也是一脸的不快。

汤梓璐抿了抿嘴,停下了没有说话,看上去兴致稍微被打灭了一点。

江一秀见她低落,便用肩膀轻轻地撞了撞她,问她:“他可不可爱?”

汤梓璐愣愣地眨眨眼,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道:“可爱啊。”

江一秀又问:“喜欢他吗?”

汤梓璐犹豫了一下,略带羞涩地点头:“喜欢啊。”

第一本相册看完了,汤梓璐又拿起了第二本。

打开来,照片里的江一秀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看上去似乎是十五六岁的年纪。

江一秀疑惑地皱起了眉。

印象中,自己从母亲生病开始,就再也没有在家里拍过照片才对啊?

“这是你十五岁时候的诶。”汤梓璐看了一下照片上的日期,然后嘻嘻地笑了起来,“没想到你竟然有过……这种时期。”

这些照片里,有江一秀在学校的校运会之类的活动里的身影,也有一些是他和朋友的合影。

只不过,其中江一秀的打扮都有点……不羁,身边的朋友也一看就能看出是那种不良少年。

江一秀看着这些照片,也回忆起了那段时候的一些事情。

虽然有些事情现在回想起来也会觉得很傻,但江一秀也没打算对汤梓璐隐瞒。

“那时候我和我爸关系很差,性格叛逆,经常不回家,还会逃课,在外面到处乱跑。”

“逃课……?”汤梓璐看上去很惊讶。

“嗯。”

“你做过什么?”

“做什么?”

汤梓璐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就是不回家,在外面干什么?”

“去网吧打游戏啊。那时候玩了好多游戏。”

“所以才玩游戏玩得这么厉害啊。”汤梓璐感叹。

江一秀不置可否。

总觉得以往认为不好的事情,一经过她,江一秀就都能看出好的方面来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好奇?”汤梓璐歪了歪头,一脸惋惜地说,“我做学生的时候连和同学逛街都很少去。”

“乖乖女是吧。”江一秀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汤梓璐的照片时对她的评价。

汤梓璐扁了扁嘴,又问他:“那除了去网吧打游戏呢?”

“还学人家抽烟。”

“那挺久的了。”

“高三重读的时候戒过一段时间,只是大学毕业之后又重新染上了。”

“重读?”

“是啊,我还是个复读生。”江一秀开始担心自己越说越多,会不会影响自己在汤梓璐心目中的形象了,“我第一年高三的时候到最后突然醒悟了,想考去个好大学,结果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只好重读一年。”

“这么说,你好厉害的啊,一年时间就能考上h大。”

江一秀心情复杂地笑了笑。

她总是无论怎么样都能夸他厉害。

不过,这些照片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再怎么想,应该都是江厚琦偷偷通过学校和别的什么途径得到的。

两本相册都看完了,汤梓璐很是满足,笑意盈盈地望着江一秀。

“今天好开心,这两本相册真是好东西。”

“明天再去你家一趟吧。”

“为什么?”

“你看完了我的相片,我很应该也看看你的吧,不然我很吃亏啊。”

“不要。”汤梓璐一个劲儿地摇头,“总觉得很害羞呀。”

江一秀给了她一个“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汤梓璐伸手挡住他的脸。

三年过得并不快,但终于,汤梓璐回国了。

当天,江一秀去接机,汤梓璐的父母,以及江厚琦和郭见莹都来了。

刚下飞机的汤梓璐看到大家都在,既高兴又疑惑:“怎么大家都在?”

“是我请他们来的。”

江一秀说着,在汤梓璐不解的目光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

把盒子打开,里面一大一小的一双铂金对戒便展现在了汤梓璐的眼前。

简单却好看的款式,汤梓璐眼前一亮。

江一秀直视着汤梓璐,开口:“三年前,你说过想和我戴一对的戒指,对吧?”

“嗯。”

“到了现在,也还是这样想吗?”

汤梓璐眼眶泛红,捂住了嘴,猛地点头:“当然啊。”

江一秀心中的忐忑因为汤梓璐的回答而消散,他展颜,对她道:“我给你戴上?”

汤梓璐的眼泪从眼角滑落,感动得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味地点头。

她伸出手,随即又想起自己的中指上已经有一枚戒指了,于是想要去摘,却被江一秀按住了。

江一秀拉过了汤梓璐的手,拿起盒子里女式的那一只,就像求婚那天一样,郑重又温柔地把它戴在了汤梓璐左手的无名指上。

“无名指吗?”

江一秀没有答话,反而说:“到你了。”他向他递出了左手。

汤梓璐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从盒子里拿出那枚男式的戒指,金属凉凉的触感,让汤梓璐莫名有些紧张起来,心跳凌乱,手指微颤。

江一秀一声不发,静静地等着她。

汤梓璐抬眼看了看他,却被他深情的目光搞得更加心跳加速。

她定了定神,用自己的左手托着他的左手,把右手手指捏着的戒指慢慢地套入了他的无名指上。

戒指刚戴好,江一秀便反手抓住了汤梓璐的手,一个用力,把她拉进了怀里。

周围有两家人以及过路人祝福的欢呼声。

江一秀紧紧地拥抱着汤梓璐。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回国之后,汤梓璐直接就搬进了新家。

是江一秀买的新房子,位置就在以前的出租屋附近。

休息了两天后,周六,汤梓璐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休息在家的江一秀本想帮忙,却被收拾行李收拾到头脑凌乱的汤梓璐赶了出来,他只好拿着手机在客厅刷微博。

江一秀打开了子鹿的微博,只见最新的一条微博,是两个小红本。

文字写着:【我回国了。我们结婚了。】

微博下面,都是祝贺的评论。

【天啊啊啊啊啊啊我快哭瞎了好感动】

【喜欢他们差不多四年了,终于!】

【祝福!快点生小三月!】

【三月的新粉丝哭晕,刚粉上就得知男神结婚的消息,男神一定要幸福啊!】

【好美好qaq】

江一秀看着子鹿的微博,突然有些感慨。

最初江一秀用小号关注这个微博的时候,粉丝数只有几百个,而现在,子鹿的漫画已经出版了十几本,粉丝数也已经突破了千万。

就在此时,汤梓璐的喊声突然从书房里传出来。

“一秀!”

江一秀疑惑地放下手机,走进书房。

书房的书柜前,汤梓璐的手里捧着一个箱子,狐疑地地盯着江一秀。

江一秀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箱子,不禁有些心虚起来,站在门口不敢走近。

“这些是什么?”汤梓璐眼睛微眯。

被“人赃并获”了,江一秀也就直接承认了:“……你以前画的同人本啊。”

“我当然知道。”

汤梓璐一边说着,一边把箱子里面的书一本一本地拿出来。

全都是子鹿画的同人本以及有子鹿插画的杂志。从她出的第一本到最新的一本。

总之,只要有子鹿的画的,都在这里了。

汤梓璐很震惊:“这些都是你买的?”

“很奇怪吗?”江一秀轻咳一声。

汤梓璐来了兴趣:“什么时候买的?”

“什么时候出的就什么时候买的呗。”

见江一秀难得躲闪自己的视线,汤梓璐想要憋住笑,但却敌不过心中的愉悦,笑容越来越深。

“很好笑吗?”

汤梓璐笑嘻嘻地对江一秀说:“你为什么不说,我一直都不知道。”

“有什么好说的。”

“要不要我给你签个名?”汤梓璐戏谑。

闻言,江一秀眯起眼睛,大步走近她。

汤梓璐见江一秀恼羞成怒了,立马用手中的书挡在胸前:“你想干嘛?”

江一秀抽掉了汤梓璐手中的书,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走进睡房,把她丢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你干嘛?”汤梓璐躺在床上,戒备地望着在自己身上的江一秀说。

“你不是说要给我签名吗?”江一秀说着,低头在汤梓璐的锁骨上印上了一个红印子,“来,我要这样的签名。”

汤梓璐伸手推开他,挣扎着喊道:“我不要给你签名,也不要你给我签名,我还要收拾,我下午还要出门。”

江一秀不管她呼喊,按下她乱挥的双手,继续在她身上“签名”。

晚饭时间过后,江一秀根据约定,在商场的停车场等汤梓璐。

明明汤梓璐刚回国,江一秀本打算独占她一段时间的,奈何他这个老婆实在是太抢手,他只霸占了两天,接下来汤梓璐的日程就被其他人约满了。

今天晚上见纪霖莎,明天中午就要去和天使吃甜品,后天要和两家父母吃顿饭,大后天还要去笔希报到,总之就是每天都不空闲。

江一秀甚感郁闷。

时间刚到,赴约归来的汤梓璐笑容满面地坐上了副驾驶,似乎听到了什么好消息。

“纪霖莎呢?”

“尚贤来接她走了。”

“哦。”江一秀启动车辆,随口问道,“是有什么好事吗?”

江一秀这么一问,汤梓璐脸上的兴奋就更加明显了,她语气激动地说:“我跟你说!莎莎和尚贤准备结婚了!下个月就摆酒。”

江一秀讶异:“他们不是刚开始交往不久吗?”

关于纪霖莎和谢尚贤的事情,江一秀听汤梓璐大概说过一点。

据说当年纪霖莎告白之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追求的攻势。纪霖莎工作两年后,决定去国外读一年研究生。出国后,纪霖莎在国外过得如鱼得水,让温温吞吞的谢尚贤终于有了危机感,于是反而变成是谢尚贤一路追着纪霖莎跑,直到纪霖莎近期回国,两人才确定交往。

记忆中,也就只是交往了三四个月而已。

“莎莎说他们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什么底细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就不用交往这么久了,直接结婚就好。”

“……”

“而且啊,莎莎有了,已经两个月了。”

听完这些,江一秀只想到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

随即江一秀又迟疑:还是说是自己老了?

汤梓璐考虑得没有江一秀这么多,依旧喜悦不已:“哇,现在想想,莎莎比我小半岁,尚贤比我小一岁半,却快要当爸爸妈妈了。”

遇上了一个红灯,江一秀把车停住。

忽然,汤梓璐没头没脑地问他道:“你想当吗?”

江一秀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她指的是什么,于是实话实说道:“有点吧。”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其他同学的小孩上幼儿园的上小学的都有,就连一年前才找到女朋友结婚的阿平,女儿也已经满月了。

“也对。”汤梓璐声音有些闷闷。

知道汤梓璐又在为等她三年的事情自责,江一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微笑着道:“急什么,顺其自然就好。”

“……嗯。”

“只要我们努力一点。”

汤梓璐听出了江一秀话中的深意,羞得扭头看向了窗外。

时过境迁,转眼间,汤梓璐便回国大半年了。

汤梓璐和江一秀的工作都稳定了下来,最近汤梓璐的漫画宣布要被制作成动画,汤梓璐十分高兴,每一天都神采飞扬的,还跟江一秀去吃了好几顿大餐。

然而几天后,汤梓璐就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吃不下东西,而且老是想吐。

“难道说是前几天吃坏肠胃了?”汤梓璐刚吐完,苦着脸躺在床上。

江一秀拿着一杯温水站在床边,眼帘微垂,对汤梓璐道:“明天我陪你去看医生。”

“不用了吧,吃点药就好了。”

江一秀态度坚决:“不行,去看看。”

第二天,江一秀拉着汤梓璐来到的医院,挂号的时候,江一秀挂了两个号。

一个胃肠科,一个产科。

“产科?”

汤梓璐看着挂号单,恍然大悟。

她确实……很久没有来月事了。

在就诊室,医生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笑着对两人道:“恭喜你们,确实是怀孕了,已经六周了,情况一切都好。”

汤梓璐闻言又惊又喜,激动地回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江一秀。

江一秀也露出了感动的笑容,握着汤梓璐的手不禁用力。

和她的孩子,江一秀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了。

汤梓璐怀孕的消息很快就在亲近的亲朋好友间传开了。

两家的父母尤为开心,开始张罗孩子的事情。

汤妈妈隔天就来他们家里送汤水,指导汤梓璐照顾好自己和孩子,汤立身则是一直嘱咐江一秀,教他如何从丈夫的角度照顾好汤梓璐。

郭见莹由于没有生过孩子,江厚琦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能送来一袋又一袋的补品和日用品,让汤梓璐不由得担心能不能用得完。

天使更是夸张,汤梓璐的肚子都还是平平的时候,天使就爱对着汤梓璐的肚子说话。

“hello,你好呀,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也就是你将来的干妈,天使姐姐哦。”天使弯着腰,对着汤梓璐的肚子挥手。

汤梓璐哭笑不得:“它现在还听不见你说话呢。”

“它的**还没有成型,但它的灵魂已经存在。”天使玄乎其玄地说道。

“噗。”

汤梓璐受不了她,笑着走到了客厅的沙发边上,看天使拿来的东西。

“你又买衣服?”汤梓璐望着袋子里的东西惊呼。

最近两周,天使一有机会就会来汤梓璐家里看汤梓璐,每一次都会带来很多婴儿的用品和小衣服。

“我上次不是说过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先不要买衣服吗?”

“对啊,所以我这次男女都买了,各一件。”

汤梓璐斜眼:“……你好浪费。”

“谁知道是不是浪费呢?也许是龙凤胎呢?而且现在还有二胎呢。”

“我不管,用不上的我会打包送回给你的。”

“你这是在伤害我!”天使一脸受伤地捂住自己的心口,“你明知道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还说这种话!”

“是是是。”汤梓璐随意地应着,“明明就是你们两个对对方有意又故意不挑明。”

“哎呀,我还年轻,还想再挑挑。”

江一秀坐在书房里,听着她们在客厅里的对话,视频剪辑都集中不了精神。

至于为什么他要躲在书房里?

因为江一秀知道汤梓璐的这个好朋友一直对他有种莫名的敌意,每次见到他都没有好脸色,为了不让汤梓璐难做,他只能装作不在家了。

刚生完孩子的纪霖莎也带着自己的儿子来给汤梓璐传授各种心得体验。其实在纪霖莎怀孕时,汤梓璐就经常会去看她,所以对于怀孕的整个过程,汤梓璐还是心里有数的。

纪霖莎一向精力充沛,在怀孕的整个时期里,照样吃好喝好,整天静不下来,除了肚子大一点之外,没有半点孕妇应该有的样子,让谢尚贤操了不少心。

见纪霖莎这么轻松,汤梓璐对于自己之后几个月的日子还是很乐观的。

没想到,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汤梓璐的妊娠反应比纪霖莎当时的反应大得多,直到十七周为止,吃完就吐,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但为了身体还是要尽量吃。

明明有很多好东西吃,整个人却没发胖,反而瘦了不少。

江一秀看到汤梓璐这么难受,只恨不得代替她受这份罪。

然而再怎么想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每天一下班就赶回家,什么都不让汤梓璐做,尽职地充当各种不同的角色。

汤梓璐饿的时候,江一秀是厨师;

汤梓璐困的时候,江一秀是抱枕;

汤梓璐发脾气的时候,江一秀是撒气包……

某晚。

江一秀被汤梓璐的哭声惊醒了,江一秀第一时间开灯起身,小心翼翼地把汤梓璐抱在怀里。

“怎么了?怎么哭了?”

“我做噩梦了……”汤梓璐啜泣着,眼泪还在不断地往外流,“我做梦梦见你跟我求婚的那天,还没到墓地,我们发生车祸,你为了保护我死了,然后我爬过去,结果在你的口袋你找到了你准备的戒指,呜呜。”说着,汤梓璐又大哭了起来。

江一秀心疼不已,给她擦着眼泪:“傻瓜,我在呢,那只是梦而已。”

汤梓璐抱紧他的手臂:“嗯……”

“乖,没事的,我在,快睡吧,明天还要去医院产检呢。”

“嗯,你抱着我睡。”怀孕之后,汤梓璐明显更爱撒娇了。

“行。”江一秀吻着她的发梢。

汤梓璐抱着江一秀的手臂,很快又睡着了。

旁边的江一秀用一只手臂支撑住自己的上半身,动都动不了。刚才一下子没有移好位置,导致现在如果他不这样维持住这个姿势,就会压到汤梓璐了。

江一秀看着床头的灯,轻叹,看来今晚又睡不了了。

几年后,在一个以“男神今天直播了吗”为名的微博上,微博的主人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大一小的两个背影。大的那个背影是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男人,他的右边坐着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男孩。两人都盯着眼前的屏幕上的游戏画面,即使是背影也能看出两人的专注。

微博的博文写着:【看爸爸玩游戏。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和爸爸一样这么厉害呢?】

微博发出去不久后,一个人回复道:

【当然会,他可是我的儿子。】

微博的主人很惊讶:

【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号的?!】

那个人又回:

【直播要开始了】

于是,“男神今天直播了吗”的微博下又发出了一条新的博文:

【直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至此,此文就正式完结了。

和结局一样,边写边哭,我都觉得自己好傻。

其实我还有很多话,长篇大论,已经写好了,但想想就不放在这里了,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我微博看。

衷心感谢大家看到这里!我们后会有期。【鞠躬】

·

下一篇新文《听说你是那个up主》会在12.1晚上八点发第一章,前20评论会有红包哦(虽说不知道会不会有20个人评论这么多),欢迎大家继续看某乔的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