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第二天早上从集合到出发都很顺利。www。しwxs。com

木叶的两扇大门洞开,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在队前做了简短的考前动员,十个满编的小队,四十名忍者就整齐地列队出发了。

裕里走在队伍的最前头,心中把已经记熟的人员名单又过了一遍。

她记得这十个小队中,还在战时就已经组编的和战后才毕业的小队大约一半对一半,这时再看行军队伍,就不难发现战争时的痕迹还刻印在大部分人,特别是带队老师们的潜意识里——除了带队的裕里自己外,其他九名老师自觉走在外围,不用安排就各司其职,警惕又慎重地把下忍们保护在队列中间。

不过下忍们就没那么严肃了。

其实战争结束以后木叶的下忍们出村任务的机会就不那么多了,加上遇到生命危险的可能性也急剧降低,这次集体前往砂隐忍村考试的活动对于这些下忍们来说可能和公派旅游也没什么两样了。

所以虽说刚开始的时候下忍们确实被整个队列肃杀的气氛所慑,安静地闷头行军了一段时间,但没到一个钟头就像解了禁一样相互叽叽喳喳地聊开了。

队伍里的紧张气氛也为之一松。

裕里身后就是她的三个部下,走成一个纵列。以裕里的耳力不用费劲就能听清他们在聊些什么。她的三个学生中两个男孩子都是话不多的类型,但名叫宇智波奈奈的小姑娘却是个完全停不下来的话唠。

裕里就听小姑娘先和走在她前面的宇智波鸦聊:天气太冷了难得出一次村结果地上草都是枯的路过的除了偶尔几棵松树以外别的树上光秃秃的一点叶子都没有身形藏都藏不住完全体现不了当忍者的恣意潇洒。接着又和走在她后面的宇智波鼬聊:听说风之国到处都是沙漠灰扑扑的更加没有看头不知道砂隐忍村和木叶比有没有区别但愿考试安排别太紧要不然都没时间在别人的村子里逛一逛吃一吃超~可惜……等到两个同伴都板起一张面瘫脸看她,小姑娘又再接再厉地勾搭上了走在她左右手边的两个别队的女孩子。

三个同龄的女孩间可以聊的话题就更多了,从吃的、衣服、到别队带队老师的光辉事迹,有些八卦匪夷所思居然连裕里都不知道!比如东南方位上瘦高个的大河老师上个月参加商业街的大食会一口气吃了137个梅干饭团夺冠!!!(裕里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同事大河,后者板着脸嘴角抿得快要抽筋了,看来确有其事啊)。

没多久差不多全部带队老师的视线都要聚集到宇智波奈奈身上了,三个女孩这才后知后觉地缩了缩脖子压低声音转移话题,去聊同龄的男孩子中哪个最帅的事。右边的女孩报了个裕里不认识的名字,左边的女孩说奈奈你前面那个超可爱(站位来看应该是说鸦),奈奈说你们都不懂最帅的明明是宇智波鼬!

刚被提名还没帅够三秒的宇智波鸦不干了,回头说奈奈你前天明明说最帅的是裕里老师的男朋友!(裕里呛了一下,装没听见闷头赶路)。女孩们纷纷询问是谁啊!奈奈说,就是那个……

“咳!”走在后面的宇智波鼬突然出声,“你们先别聊了,我们的队伍被人跟踪了。”

不光是奈奈几个,下忍们全都噤声,半是好奇半是紧张地四处张望。

突然就一片寂静,裕里无奈地告诉他们:“人早就跟上来了,是个木叶的同事。”

宇智波鼬知道老师比自己敏锐得多,刚才他只是有个模糊的感应,这时闻言更加肯定,他侧头往队伍后看,就见在那片奈奈认定了没法遮掩身形的冬林间,忽地就有个人影骤然而至。他的动作看上去也并不很快,但几个闪身已经越过了整个队伍,走到裕里老师边上和她并肩而行。

奈奈像是发现了大新闻,扯着左右的女孩子惊呼:“就是他,就是他!”

裕里只当没有听见,把数月不见涌到嘴边的千言万语全都压下去,故作平静地问:“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出长差吗?”

卡卡西配合地扯了个一本正经的理由:“四代大人派我到这边协助工作。”

他嘴上说着,视线却落在女孩的身上就移不开了:她换了个长发披肩的新发型,也不再穿一成不变的忍装,整体看上去少了点干练却多了很多活泼。上次见面时还笼罩在她身上的淡淡的压抑感已经完全消失了——真好啊。

心里想着,他已经向她边上凑近了一步。

裕里却避了避,低声严肃地说:“知道了,那就认真赶路。”

卡卡西见她这副一如既往认真工作、嘴角却悄悄勾起的模样只觉得更加可爱,又考虑到这时背后跟着成吨的灯泡,他也收起想说的话和想做的事留待以后,行动间稍慢了半步退到裕里侧后,帮她分担起整个队伍的警戒工作。

行军速度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当天晚上队伍在原木叶-砂隐第二防线上的某个据点旧址里宿营,第二天正午则从第一防线零一号据点里经过。现如今第二防线早已取消,只定期有队伍巡逻,而零一号据点倒是还有几个小队在轮班驻防。

穿过据点西方山脉间的平缓谷地,就正式到达了风之国的地界。

木叶考试队伍会在近日通过的事是早就知会了砂隐的,裕里手上水门给的文件里也有一份标注了具体行动路线的地图,路线上串联着五个砂隐绿洲岗哨作为补给点,所以虽然对于大多数下忍们来说这是首次在沙漠地形行军,但却并没有吃什么苦头。

第三天下午的时候,队伍按预期到达了砂隐忍村外围。

砂隐忍村是向下挖空了整座岩石山改造而成的,外墙就是山壁,论高度大约是木叶围墙的三倍,宽度更是木叶远远无法比拟的。在这样的地形优势下,砂隐忍村的正门与其说是门,不如说是直接在山壁上开了条细缝,据说这通道仅供五人并行,走在其间抬头看,两侧崖壁高耸,仅见头顶一线天空。砂隐忍村只有这一个入口,多年来踞险而守从未被攻破过,“一线天”闻名忍界。即便裕里和卡卡西都曾经长期在风之国境内出任务,也只是从内线情报上了解砂隐忍村的风物,而从未有机会一窥真容。

队伍先是抵达了如山一般的岩壁,接绕行了大约一刻钟,翻过最后一道小沙丘,终于见到了砂隐忍村的正门。

“有点不妙啊……”裕里听到走在边上的卡卡西小声说。

她也这么觉得。

倒并不是担心遇到什么危险,木叶这次来的每个带队老师手上都有裕里的特质苦无,无论发生什么状况她都自认能照应得上。

只是……眼前的景象着实出乎意料。

只见砂隐忍村著名的一线天大门外伫立起了两座三人高的雕塑,样貌上看应该是以前的砂隐知名忍者,两座雕像均做施展忍术的动作,造型倒是异常潇洒好看,但完全看不出意义何在。而越过雕像再往山壁间的通道里看,就见一条红色的地毯从通道尽头铺陈而来,两侧山壁上每隔一米都凿开挂上了红色的和式纸灯,风一过就一齐轻微摆动起来,乍看上去像泛起红色的波浪,更有完全不像是生长在沙漠地带的鲜花盆栽排满了整条小道两侧。

怎么看都装饰得太过隆重了。

但没给裕里太多时间思考,他们刚在门边雕塑下整合好,旁边崖壁上就跳下来一个砂忍小队,为首的砂隐忍者上前与裕里交涉了一番,检查了他们的外交文件确认无误,就在前带路引木叶的队伍进去。

全体穿过幽长的通道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其后砂隐忍村展现在面前的一角并未比之前所见朴素多少,铺设在主干道上的地毯延伸向视线尽头,周围花团锦簇,临街的建筑物显然经过修缮,风格统一,屋檐下随处装饰着纸灯。最难得的是在这风沙漫天的沙漠环境中,整条街道竟然能够保持得纤尘不染。

卡卡西小声问裕里:“去年我不在村子,咱们木叶中忍考试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没……这么夸张。”裕里皱眉,“只是加强了点防卫而已。”

言毕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都没有继续说话。

砂隐忍村给木叶安排的暂住地在村子的西边,是一小片空置的民房,高耸的围墙绕了一圈,出入口只有一个,时刻有一小队砂忍保卫,另外还有一个砂忍小队在周边巡逻。按名单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张砂隐临时通行证,如果想要出门在村子里逛逛是可以的,但要先凭证在暂住地门房登记。

安顿好众人,裕里带着收齐的一叠《中忍考试申请表》去跑下一步报名流程,卡卡西跟她一起。引路的砂忍把他们带回铺着地毯的主干道,走不多时来到一座显然也是新建不久的高大建筑物前。

进门就是个办事大厅,两边有柜台,其中一个柜台前已经站着一位戴着泷忍村护额的男忍者。

而裕里他们戴着木叶护额走进来,显然受到了加倍的重视。一个之前一直在后面坐着的砂忍走出来接待他们,那砂忍看上去大约二十多岁,自我介绍说:“我是砂隐上忍池田诚,本次中忍考试的砂隐负责人,欢迎二位。”

裕里点头说:“您好,我是此次木叶的领队……”

这时候有个砂忍风一样奔进来,跑过裕里身边,凑到池田上忍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池田上忍竟然连抱歉的话都来不及说,就扔下他们往外走!

裕里有点好奇,视线跟随着池田上忍匆忙离开的身影投向门口,只见门外的街道上,一顶双人抬的和式厢轿停了下来,轿身上装饰着华丽的锦缎,和街道上花团锦簇的装饰竟有种奇特的融合感。两个轿夫喊着号子把厢轿稳稳落在铺着地毯的地面上,池田上忍已经躬身迎了上去。

这时一把折扇从里面挑开轿帘,一名身着正式和服礼服的男子弯着腰从里面出来。

卡卡西也远远看了一眼,皱眉在裕里耳边小声说:“看上去像是风之国上层的礼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