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吼低喘硬挺

レ~经^典^小!说レ永久网址,请牢记!

更新时间:2013-12-0715:00:23164.第164章呼唤与背叛(二合一)

一股狂暴的意识轰然而下,与罗楼的精神连接在一起,霎时,他的双眸猛然睁开,变成了一片血红,不似释放火之力的那种火红,而是如血一般的轰,一股庞大而且又暴虐的气势放出,笼罩在了房间内,慢慢透了出去,直到笼罩在整栋房子。

建筑物都在颤抖!

外面的奴仆们一个个身躯添脸色苍白,大滴大滴的冷汗从脸上落下。

水将猛然一惊,身躯也是一个不稳,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她的神色一片骇然。

“好暴虐,异兽入侵?!不,这异兽的气息也太强了点,要b级强太多了,a级?!”

“那个房间,是罗楼?他发出的?他到底在做什么?!”

水将惊恐的看向气息发出来的方向,走过去正要推开去,突然一股无强横的气势挡在前面,水将身躯就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后方的一根柱子上。

而此时的罗楼,心中充满了暴虐之感,只感觉到无强横的力量涌入了自己的身躯,只要他愿意,这栋建筑物就会在他的威势下彻底的荡然无存。

“理智,要理智!”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罗楼就差点没控制住,几近虚脱才断开了这股狂暴意识的连接。

“毁灭……毁灭……”

如之前一样,有一个意识在他的脑中不停的回响,意识转化为了人类能听懂的意思,就是“毁灭”二字。

而在连接上毁灭意识的那一瞬间,他的脑中突然多出了一些东西,如果把人类的意识如为一个黑暗空间,那么那些东西就像是黑暗空间里的星光,将空间促成了一个宇宙。

这些星光,就是存在于他附近的异兽们,每一颗星光都代表着一只独立的异兽,也许种族相同,但在此刻的罗楼眼中,就和人一样,每一个都是不同的。

连接上了毁灭意识,他这一刻等同于异兽无异,他的实力被这股力量增幅的暴涨,但一个不慎,也有可能彻底的被这股狂暴的毁灭意识所吞噬,成为一只真正的异兽!

异兽,是可以呼唤同伴的。

“找到了,那只地陀罗……”

他强撑着毁灭意识的侵袭,在识海里找到了那只存在于附近的地陀罗意识,接下来,只要呼唤就够了。

如罗楼所想的一样,接上了毁灭意识的罗楼彻底的成为了异兽,他可以在这股意识的笼罩下,再次指挥异兽们。

正当他想强行断开连接的时候,蓦然,在精神世界的黑暗空间里,一双巨大的眼睛蓦然出现,缓缓睁开。

精神世界没有形体,但是罗楼在看到那双眼睛出现的同时,还是觉得浑身像是被针扎一样的发寒。

“创造者……毁灭者……”

眼睛透露出的神色很是好,然后一股意识就闯进了他的脑海。

“什么意思?”

“创造者……创造一切,毁灭者……毁灭现在。胜,继续创造,败,重新开始……”

意识慢慢的渗进罗楼的脑袋里,就这短短的两句话,自己的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的疼。

“你……继承……衣钵……”

“该死的!痛死了!”

罗楼大叫一声,强行的断开了连接,眼前又恢复成了房间的摆设。

“那双巨大的眼睛什么东西,创造者是什么,毁灭者又是什么?头好痛……”

强行连接毁灭意识的后果果然很强,罗楼捂着脑袋,脸色煞白,整个人浑身都是汗。

脑袋一片昏昏沉沉,罗楼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沉沉睡去。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上了被子,鞋子别人脱了下去,而外面的天色还是那个天色。

他穿上鞋推开门,问向了一个奴仆:“我在房间里睡了多久。”

奴仆恭敬的答道:“大人,您已经睡了一整天了reads;。”

一整天……

罗楼一愣,想不到连接毁灭意识居然这么损耗精神,现在还感觉脑袋上有些昏沉沉的。

他点了点头,往大厅走去,水将恰好就在那里,看见罗楼进来,急切的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之前那股狂暴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你想立威,也不要拿我的房子做实验吧。”

之前水将被‘势’阻挡在门外,怎么也突破不进,最后终于进入房间时发现罗楼已经睡着了。

罗楼懒得和他解释,再说解释也解释不清,“地陀罗会从城外进攻,你做好准备了么?”

“你怎么知道?”水将疑惑了起来,地陀罗从地底进攻,到底是城内城外又有谁能猜准,他怎么就这么断言。

“别问为什么,要是没准备好的话现在就去做准备,地陀罗马上就要来了。”

见罗楼表情不似在开玩笑,水将也是脸色一肃,“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与湖泊融为一体,到时候缠住地陀罗,后面就靠你了。”

说着就转身离开,罗楼眯了眯眼,也跟着后面出去,与水将一起乘车来到了位于城中的一处大湖泊中,这恐怕是前代的风景区遗留下来的,但此时的水早已经浑浊成什么样子了,定是充满了辐射。

“老实说我不想这样,融合后我肯定会有后遗症的,这些水虽然经过了严格的过滤,但是在这个大环境下,还是太脏了!”

水将咬了咬牙,纵身一跳,在临近湖泊后全身都化为了水蓝色,进入了湖泊内。

湖面上一阵轻微的波荡,没有想象中的大威势,只有一圈圈荡漾的波纹,接着,湖面中心露出了一个水化的头颅。

“湖泊里的水已经和我融合了,到时候我会缠住地陀罗的,那么地陀罗什么时候会来?”

罗楼没有说话,只是身躯缓缓飞起,在城中居民惊叹的注视之下,升上了天空,俯瞰着整座城池。

“一瞬间,就够了。”

他闭上眼睛,蓦然一股狂暴的气息从身上出现,那股惊天动地似乎要毁灭世界的气息让在湖泊里的水将更加心惊。

而连接上毁灭意识的罗楼又进入了那片黑暗的空间,果不其然,那双巨大的眼眸依然在此,向罗楼传递着声音。

“继承……衣钵……你……毁灭……”

“闭嘴!”

强行闯入自己脑中的意识让脑袋陡然变得剧痛起来,罗楼大喝一声,接着瞬间就呼唤起了地陀罗,然后断开了连接,退了出去。

“就是这个气息,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水将见着罗楼的气息如昨日变得一样狂暴,只见上空的罗楼双眼猛然一睁,从底下只看到一道红光闪过,接着大地忽然传来了一阵震动。

“吼——!”

只听得一声巨大的吼声,在地震中,城外的土地里,一只巨大的柱子冲天而起,不断的扭曲。

“真的是地陀罗!”水将震惊的喃喃道,突然她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周身的湖泊一阵搅动,化为了一条粗大的水龙,直冲向城外的地陀罗。

“召唤出来了……”

罗楼脸色有些苍白,不停的喘着粗气,见着一条水龙从城中冲天而起,他振作了一下精神,身后空气炸响了起来,他如喷射机一样的朝地陀罗冲去。

罗楼的速度要水龙要快上许多,冲到了地陀罗的身前一脚就重重的踢了上去。

只见那条不断扭动的粗大身躯仿若朝里对折了一样,然后一声嘶吼痛叫,身躯扭动的更加疯狂了。

罗楼身躯猛然一滞,他能够感觉到地陀罗的吼声里所带着的疑惑还有愤怒,一只异兽,也会有感情?

水龙这时飞了过来,如一条绳子一样紧紧缠住了地陀罗的身躯,水将的头从水中凸现,急道:“快,杀了它!”

此时的地陀罗连扭动都无法做到,身躯被水将化为的水龙紧紧地勒成了一条麻花。罗楼升到了上空,一个俯冲而下,钻进了地陀罗那张不停张合着的环状巨口里。

地陀罗的内部如外部一样,都是泥土一般的构造,要不是他看着自己从地陀罗的口中进入,还以为自己是来到了什么地底隧道。

“就是这里了。”

熊!

火焰笼罩在他的身上,霎时间,雷电和风刃齐齐往外扩张,攻击在隧道里的土壁上。

他双手一张,一道巨大的火焰就顺着手中往下,填满了这条隧道,一直往里灼烧。

“吼——!”

周围一阵震动,紧接着一声巨大的通吼传了出来。罗楼再一次的感觉到了愤怒的感情,那是一股被背叛后,深深感觉到的愤怒。

“又是这个,异兽怎么会存在感情。”

罗楼手中的火焰加大了力度,直要把这条隧道给撑爆,而外面的吼声,也愈发显得痛苦,还有愤怒。

而罗楼脸上的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让火焰烧着,慢慢沿着幽深的隧道,不断的向里突进。

火焰烧烤着这一片土壁,烧得一片火红之色,而外面的吼声也慢慢变为微弱起来。

这可以说罗楼动用了全力了,用着‘势’增幅的火焰,外加上风刃和雷电齐出,这才堪堪对皮厚的地陀罗造成打击。

最终,外面没有了声息,只听得一阵巨大的轰响,大概是它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了吧。

罗楼向上看了看,气势聚在了周身,一拳轰在了土壁上,土壁想象中的柔软,他的一拳深深的陷在了里面。

“破!”

罗楼大喝一声,拳头周围的泥土应声扩张,破出了一个大窟窿,他硬顶向上,直接将泥土壁给破开,从地陀罗的身躯里冲天而起reads;。

果然,地陀罗倒在了地上,身躯陷入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中,他的目光一转,看向了靠在地陀罗旁边喘气的水将。

只见她浑身变得通红,不停娇喘着气,更令人惊的是,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竟然不见了。

水将也是感觉到了罗楼的出现,抬目一看,立马一惊双手捂住要害处,喝道:“看什么看!目光转过去!”

变的通红的身躯为她增添了一丝娇羞,这一声喝来,像是打情骂俏似的,让罗楼心中不由一荡,正视着水将的娇躯。

身材虽然不丰满,还却很是挺翘,浑身上下一丝赘肉都没有,宛若天成,肌肤如火,更显得几分异域风情。

“你还看,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哦,我真的会这样做的!”

水将脸上更加的发烫,只不过在浑身通红的肤色下看不出来罢了,她瞪了一眼罗楼,娇躯不断往地陀罗靠着,如果此刻有可能,她真的很想钻到地陀罗的身躯里面去。

在这通州城,若说别人敢这么看,早就被她挖下了眼睛杀掉了,但是唯独罗楼,她奈何不了。

面对水将羞愤的目光,罗楼轻声一笑,将上身的衣服脱下,丢给了她。

水将伸手接住,然后背对着罗楼穿了起来,殊不知,她的背部却更加的丰满诱人。

水将把宽大的衣服罩上,这才勉强遮住了身体,罗楼的身躯要她高大不少,这件上衣居然能遮住臀部以下。

不过这件衣服穿上去,在罗楼的眼里又多了一份娇憨的可爱。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走!”

水将双手扯住上衣的边沿,使劲的将她往下拉,想要遮住大腿。这一刻她有些恨变异体了,为什么变异体的皮毛那么坚韧,怎么拉都不变形。

罗楼从天空上降落到水将面前,水将这才发现,罗楼的胸膛上,有着三颗占满了胸膛的黑色勾玉,和眼中的勾玉一模一样。

不过想到现在世界上的人已经够千百怪了,多罗楼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reads;。自己还能水化呢,也没多问什么。

“现在才发现你长得还挺不错的啊。”罗楼见她使劲拉着上衣,更多了一份娇憨,打趣道。

以往的水将都是一脸严肃和愤恨,让人完全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但是此刻,被剥光了外衣的水将也被剥光了平时的伪装,显露出一个小女人风范。

“哼,别看我这样,我以前可是大学的校花级别。”水将冷哼了一声,无所谓的说道。

这句话显得有几分悲凉,一个可爱的女人,在末世未来临之前,在大学里受着千人追捧,万人呵护的美女,却因为末世的来临,转化为了一个伤不眨眼的魔头。

在这里,可没有性别之分,只有力量的强弱。强者让人畏惧,让人感觉不到性别。弱者,肆意践踏,让人无视性别。

“这就是世道,如果不能改变,那就尽力的改变自己,让别人畏惧吧。”罗楼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

他看向了旁边的地陀罗,目光一闪,只见地陀罗的周身笼罩起了一层薄薄的光芒,而他胸膛的三勾玉和眼中的勾玉也泛起了亮光,光芒化为了线条涌入了他的身躯。

水将眼中精光一闪:“这个就是你能力,好特,看起来不像是本身的能力啊,跟你胸膛上的符号有什么联系?”

光芒散去,一只b级异兽的异能量被他吸收殆尽,闭目感受了一下后,他就转身离去。这个问题,没必要回答。

“哼,我迟早会把你这个秘密也发掘出来。”水将冷笑一声,紧跟着罗楼的身后。

……

地陀罗被搞定,罗楼来通州的目的也达到了,一只b级异兽的能量为他带来了不小的养分,它的总数,甚至可以拟成千上万的低级异兽了。但这也出现了一个问题,成千上万的低级异兽的总量都不能让罗楼从c突破到b,这到底需要多少的异能量他才能升级。

总不能每一次都寻找b级以上的异兽把,这些异兽拥有极高的智慧,也不是那么好打的reads;。

智慧……不等同于感情。

从通州城出去,罗楼坐在返回金陵的车上,沉默不语。

地陀罗拥有感情,它感受到了背叛,呼唤它的同伴消失不见,并且还被人夹击,如果是一个人,拥有这些感情无可厚非。

可是一只异兽,为什么也会拥有这等丰富的感情。

“异兽拥有感情么……”他不禁喃喃道。

“大人说笑了,异兽除了破坏还会做什么,我们为了对抗异兽丧生了多少人,不过大人还真是厉害,两只b级的异兽都被大人给解决掉了。”

驾驶车子的手下一脸崇拜的接口道。

没错,异兽生来就是破坏的。

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

人类和异兽的战争永远都是主题曲。

可为什么拥有感情的异兽会做出这等举动,因为那双眼睛?

可就算是平常,没有被暴虐意识侵袭的异兽,也是充满了侵略意识,那个毁灭意识,不过是下了一个平常的命令而已。就像是人类大军攻城,主将下了个命令罢了。

拥有感情,为什么会一心毁灭?

“毁灭者……”

他想起了连接上毁灭意识时,那双巨大的眼睛所透露出的意思。

斜斜的夕阳挂在地平线上,而荒野这在夕阳的笼罩下变的一片通红,漫无一物的荒野上,只有一辆车极快的行驶着,在荒野上拖出了一道尘滚滚的白烟,向着金陵行驶。

而此时的金陵也是暗流涌动,新派和老派战作了一团,都在等着罗楼回来。

レ~经^典^小!说レ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