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系列高H小说

广岛离东京的距离并不算很远,但也不是很近,不色三人足足花了三四天的时间方才到达目的地,对送他们来的司机表达了一番感谢,他们看着眼前这个现代化国际大都会,不由得感觉到有些晕头转向。

东京做为日本的国都,一个国家的门面,其繁荣的程度自然可想而知,在加上这么多年来,日本的科技和经济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才多少年的时间,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也着实让人感觉到惊讶。

如果抛去一些个人情绪在内,不色三人觉得东京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城市,但可惜有些东西被定性了,是一辈子难以改变的。

随便的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不色三人略做了一番简单的洗漱,便聚在房间里开始商量着下一步行动要如何展开。

“那个雷蒙克斯的位置我已经跟人打听过了,正如神宗平次所说的,这是一家日本十分有名的医药公司,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公司里的人全是一些医界的精英,口碑也传得不错,我们看来遇到一个难缠在的对手!”西汐坐大床边,淡淡地说道。

“难缠?这怎么说?”不色呆呆地问道。

“如果这是一家完全涉黑的公司,我们行动起来倒也没有顾忌,但麻烦的是,这个公司在外的名声不错,如果我们贸然向他们下手的话,我相信,我的出发点是什么,我们首先会被人当成是恶人。谁能想得出,这么一家正经的医药公司,会和什么亡灵死士有关系?”西汐忧虑地说道。

“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考虑过,不过,我们应该没有必要和这家公司起什么冲突吧?我们只要去那间别墅救出人,马上就离开日本,应该不用担心太多!”不色想了一下,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斩除不除根的话,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你愿意到中国后,还天天有亡灵死士来找麻烦吗?虽然我不并不赞成做事情不留余地,但这回,我真的主张将这些害人的东西全部干掉!”西汐说着,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不色自然清楚西汐为什么会如此的恨这些亡灵死士,如果要不是因为些家伙,西鸣也不会生死不明,西汐更不会惹上如此多的麻烦。

“我赞成西汐的话,我不喜欢这些家伙们,让他们从地球上永远的消失吧!”凌若烟同意地说道。

“但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而且如果真消失了,必会引起大的轰动,到时候我们想回国的话,就难上加难了!”不色不无担心地说道。

“这个问题我有想过,我会叫天刀盟的人秘密的来日本接我们!行动完后,我们马上离开,我就不信日本政府有本事追到我们中国去!”西汐看来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没有想到,你已经计划了这么多,西汐,我相信西汐会没有事情的!不要担心!”不色很是佩服西汐的能力,同时也不忘记安慰一下眼前这个女孩。

“我不担心!如果谁敢对我的哥哥,不利那怕就是天刀盟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他!我会让他们后悔一辈子!”西汐一脸怒容道。

“好了!到时候我们会帮你的,若烟,是吧!”不色回头望向凌若烟。

“当然,西汐,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也应该帮你一下了!”凌若烟点头赞同道。

“你们……”西汐听到这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眼眶也变得有些湿润。

“好了,客套话不要说了,那么我们的第一步就先去别墅救人!”不色生怕整个气氛变得伤感,赶忙转称开了话题。

“我有一个想法!”这时,凌若烟思索着,说道。

“什么?”

“与其三个人一起行动,倒不如我们兵分两路,我们可以一面去救人,一面去搞定那个什么该死的死神大厦!”凌若烟快速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不是现在也没有想出到底如何去解决那个医药公司,难道真的就这么杀进去,见人就宰?我倒是无所谓,你们两个女孩的话……”不色望了两个女孩一眼,说道。

“我想过了,要来就来个厉害的,干脆把那里整个夷为平地好了!”凌若烟的话,令不色和西汐俱是一楞,既而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炸?”西汐问道。

“没有错!炸!瞬间让它消失在地球上!而且有一点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神宗平次曾经说过,那里现在算是亡灵死士的总基地,我们如果得手的话,说不定可以将那些可怕的东西全部消灭掉,就算办不到,也可以重创他们,一举两得!”凌若烟平静地说道。

“但里面那些平民们!”西汐还想说什么。

“让他们跟着那些亡灵死士一起见鬼去吧!就这么做了!这是他们欠我们中国的,也是时候要还了!”不色哈哈大笑道。

“可是那么多的炸药……我们去那里弄?”西汐依旧不放心地说道。

“这个好办,我们有美子大姐这条关系线呢,而且他还在东京这里有一定的关系网,还怕弄不到这些东西吗?”不色直接了当地说道。

“那我没有意见,我同意!”

“好三票通过!”不色高兴的伸手了一只手道。

两个女孩对望了一眼,也跟着伸出一只手,三只手在瞬间缠在了一起,这代表了他们的决心,也代表了血腥的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西汐和凌若烟两个女孩以旅游之名去打探雷蒙克斯的情况,而不色则一个人顺着松岛美子所给的地址,去找他们在东京唯一可以依靠的一条关系线。

不色走在东京繁华的大街上,不由得有些感慨,这么美一个城市,马上就要被掀起一场所腥风血雨,有点可惜,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血债雪还,不色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

照着地址,不色来到了一家名为中远贸易的公司,这是一家租用写字楼的房间的小公司,又叫皮包公司,整个公司也没有多人,他们所做的生意十分的玄乎,说是无本生意也不为过。

老板是一个叫张远发的中国人,不色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说明自己和松岛美子的关系,那个人将不色带到公司的一间偏室里,将招呼不色坐下。

“不色先生,请问你要这么多的炸药干什么用?”张远发问道。

“怎么?有难度吗?”

“不,这个倒是不成问题,我只是好奇不色先生要它有什么用处!”张远发坦白地说道。

“其实,我要这么多的炸药,是想去点一个大烟花,就当我送给日本人民的礼物吧!”不色半开玩笑地说道。

“烟火?这……”张远发呆呆地说道。

“这么说吧,我打算去毁掉一个东西!”不色说道。

“我可以问问,要毁掉一个什么东西吗?”张远发继续问道。

“你知道雷蒙克斯吗?”不色忽然地说道。

“自然是知道,这是一家很有名的医药公司,里面几乎汇集了日本所有的医界精英们,可以说……难道说,不色先生你是要……”张远发回过味来了。

“没有错!”

“可是这是为什么?那里曾经得罪过不色先生吗?我想就算是那样也不至想去毁掉它吧?”张远发主疑惑地问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也没有时间向你解释,但我可以告诉你,这间公司绝对没有他们对外说的那么简单,如果把这个祸害继续留着,那么只会害了更多的人!”不色整理了一下有些绪乱的脑子,说道。

“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最好,张先生,可以帮我吗?”不色也不强求什么,只是说道。

“没有问题,既然是美子大姐头的朋友,我们的提供是无偿的!你什么时候要货?”张远志考虑了一下,说道。

“越快越好!”

“好,我会尽快给你消息!”张远志说着,从便条纸上撕下了一张,说道:“请留下你的联系地址吧!我到时候会派人去通知你,或者直接把货物送去!”

“这个就不需要了,到时候我会另行通知地点的,至于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帮我凑齐我要的东西,我也有办法知道!”不色说着,起身走到门前说道:“张先生,希望今天的事情您不要对外声张,我并不想打着血国耻的伟大旗号来覆盖我个人私因,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南京的三万万同胞的灵魂,需要一些安慰,明白吗?”

“不色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一定会守口如瓶!”张远发点了点头,认趣地说道。

“再见!”不色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只留下还在发呆的张远发。

张远发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年轻人,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的,他不明白自己看到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如此的紧张,他那一双眼晴好像能把自己看透了似得,自己无论想说什么,一看到那目光,最后也只能变成了服从。

他是一个老江湖了,大场所面也见过很多,但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他有点后悔自己如此轻易的答应了不色的要求,因为这要担很大的分险。

“还是先给美子大姐打个电话吧!”张远志拿不定主意,只能拨通了广岛松岛美子的电话。

不色离开了中远公司后,并没有直接回旅馆去,他知道两个女孩肯定不会那么早回去,自己一个人回去会很无聊,最后干脆在大街上闲逛。

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不色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敢许他只是想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安静吧,这段时间他遇到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又是空信,又是失踪,最后与易天的融合,他不明白这趟日本之行,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本是为了救人而来,结果反而还失去了很多东西。

不色想着,忽然目光触及到人群里一个中年男子,不由得楞了楞,因为他的动作引起了不色的好奇,直觉告不色,这个家伙一定会对这件事情有用处。

不色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那个中年男子走去,但他并没有贸然的走过去,只是站在一边静观其变。

就见那个中年男子边走着,边注意着两边的行人,目不有些飘忽不定,似乎打着行人的什么主意。

不色微微一笑,大概已经明白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他已经考虑着要不给这家伙点厉害看看。

这时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已经看准了目标,慢慢的向着目标凑去,但见他行动的迅速的将手伸向了一个女孩的皮包里,脸则很随意的看其它两边。

那个女孩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快被人偷了,依旧傻呆呆的向前走着。

“朋友,偷盗是一种很可耻的行为,你不应该做这种事情!”就在那个中年男人快要得手的时候,忽然一只手将他的胳膊给死死的揽住了,吃惊的回头望去,中年男子看到了身旁一个年纪约有十七八岁的男子。

“你是什么人?少他妈的管闲事!”中年男子压低了嗓门叫道。

“我只是看不过眼而已,跟我来!”不色说着,揪着那个男人就向着长椅那里走去。

那个男子被不色一拽,身子不由自主的跟着向一边走去,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的用力,就是挣脱不开,反而不色牵扯的力量越来越大,他到了后面,身体几乎变成了被人手着前进。

来到了长椅前,不色将中年男子甩在了坐位上,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淡淡地说道:“亲爱小偷先生,我是应该把你送给警察法办呢?还是我替那个女孩暴打你一顿?”

“哈哈哈!你以为这样我就怕了吗?我偷谁了?你有证据吗?好吧,就算你有我了不起被关上十几天,就又会被放了出来!你觉的你这个英雄当得值得吗?”中年男子得意地说道。

“嗯,看来你说的很对,我是不应该把你送什么警察局法办,这样吧,我还是替那个女孩教训你一顿算了!”不色说着,忽然握拳大力的向着旁边的椅座一捶,说听“喀嚓!”一声过后,椅目已经被不色打了个稀八烂。

中年男子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得脸上神色微微一变,眼中露出一丝恐惧之色,他知道自己今天遇到高人了,这个局面绝对不会好应付。

“啊!不好意思,用力太大了点!不过我相信以小偷先生您的身体,应该经常挨打,我这点力气只是给您挠痒而已!”不色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说道。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们应该没有什么过节吧?”中年男子呆呆地问道。

“我说了,我只是管闲事而已!”不色重复道。

“那放掉我如何?我……我可以给你一些好处!”中年男子说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