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乌全彩老师

第十章

今天,卡车送来了四个女子,可是这次何孤婧没能看到送来的人。她被关在了最黑,最潮湿的地方。这里的环境十分恶劣,每天都能看到老鼠从自己的面前经过,还有一些其他不知名的生物在自己的头顶盘旋,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洗澡了,就如一个乞丐一般又脏又臭。

今天,这里来了四个女子来给何孤婧作伴。

不难看出,她们都是花样年华,有一个看着还有一些稚嫩,还完全没有踏出少年。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一个女子傲慢的看着何孤婧,“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没错,何孤婧在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这四个女子。她自己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她的表情已经就哭出来了。

这个时候表情管理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何孤婧收好自己的表情,平静的问:“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排头的那个女生没有回答,径自越过何孤婧,坐在墙角,闭目养神。

第二个女生但没有第一个女生那样,她平易近人。走到何孤婧的身边,轻声说:“我们是从土斯曼被人抓来的。”说完,起身,走向了一个背光的地方,靠着墙壁,微笑着看向窗外。

这里的窗户只有一个五十平方公分宽的样子。在这个小得可怜的窗户只能透过些许的光,而外面是如何景象,何孤婧至今都没有看完全。

另外两个女子也走进来,找了个地方坐下,打量起何孤婧。何孤婧被她们两个看得一阵阵的莫名其妙,正想问为什么他们一直这样看着自己,就听到一旁的那个高傲的女子说:“我叫然情。”

何孤婧愣了半天,在她的推断中,如若不是她去问,她应该是不会说的。

“我叫然心,是然情的妹妹。”那个一进来就很活泼的女子道。

“我叫木子。”

“我叫席子。”

那两个长得十分相像的,刚才一直在打量何孤婧的她们,平静的说。

她们都穿着白色的衬衫,周身的搭配都是大同小异。如果没有注意她们脚上穿的鞋子,一个是白色,一个是灰色的话,真的是不容易分清谁是木子,谁是席子。

“我叫何孤婧。我们这样就算认识了。”

何孤婧关在监狱里的这几天,万象国又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灭土斯曼。万象国周身的四个国家,剩下来的就只剩下两个,而这两个一直出于中立状态,随时准备随风倒。现在,万象国占据有利地位,估计等不了多久,不等万象国的军队开进这两个国家就会双手送上自己的国土。

何孤婧在心里暗下决心,现在她应该做些什么了!

这四个从土斯曼来的俘虏多半都是做奴隶的人,何孤婧想,若是从这里开始发展,利用她们的愤怒,来完成自己的大业。

何孤婧站起来,掌着下巴,视线在四个女子的身上游走,在心里盘算着最佳人选——然情。她虽然冷着脸对着众人,看似是摸不透他的脾性,实则,她恰恰是众人中防守最薄弱的人。做警察的经验告诉她,然情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月光皎洁,明亮如玉盘,透过小小的窗户照在地上。

除了何孤婧,所有人都沉睡着。她梦见了曾经承欢于父母的膝下,曾经在中秋月圆之时,全家人一同赏月,还有奶奶的那张慈祥和蔼的面容……这是多少次了,她做了同样的梦,再次在梦中甜蜜,在现实中痛苦。

正在何孤婧望着窗外月光,独自伤身时,一个婴儿的声音从何孤婧的背后响起。

那婴儿一直叫着“阿巴,阿巴”,双手撑在地上,缓慢的爬着。一双夜明珠般明亮的直勾勾的盯着何孤婧,何孤婧只觉得自己的身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中突然“咯噔”一下,渐渐向后移。

“阿巴,阿巴!”

婴儿离何孤婧的距离近了,何孤婧咽了咽唾沫,大脑飞速的旋转着:这个孩子是怎样进来的?监狱里除了一扇窗,一道门再也没有装饰了,没有狗洞。这个孩子是谁的?

婴儿奇迹般的一个飞扑,正中何孤婧的怀抱,何孤婧也就习惯性的抱住了这个孩子。

孩子的嘴里还是在“阿巴,阿巴”的叫着。何孤婧反应过来,她就想把这个孩子扔掉。还没等她松开双手,她如猛然惊醒一般,突然将怀中的孩子抱得紧紧地。一个生命,怎可如此对待?她在心中骂着自己。

可是,应该怎样处置?若是在朗月国,她直接将这个孩子送到收容所,可是这里呢?没有任何的福利场所,她应该怎么办呢?这里多出来一个孩子,迟早是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她又该怎么办呢?

何孤婧借着月光,看了看怀里的宝贝。他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已经睡着了。

“哪来的婴儿?何孤婧,你怎么抱着一个婴儿?”第二天大早,木子就开始鬼叫。

吓得旁的四人一个激灵,浑身一哆嗦,然心醒了,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无精打采的看着木子,问:“怎么了?”

木子指着何孤婧怀里的婴儿说:“这里多了一个孩子!”

何孤婧平静道:“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进来的,虽然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样进来的。”

然心转醒,一听一个孩子爬了进来,一下子来了精神,“腾”的坐起来,激动的说:“一个孩子进来了?是不是我们可以出去了?是不是?是不是?”

何孤婧其实很不明白然心的逻辑,如何一个孩子爬了进来就可以出去?只是现在然心抓着何孤婧的手臂一个劲的晃着,眼睛放着光,想要从何孤婧的脸上找到肯定的答案。

何孤婧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然心疯了一般的摇醒了另外正在熟睡中的两人,兴奋地叫到:“我们可以出去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然情一脸不爽的看着满脸欢欣的然心,然后垂下眼睑似是又要睡过去一般。席子也没有太激动,只是简单的点点头也垂下了眼睑睡了过去。

何孤婧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木子正在逗着这个可爱的孩子,然心正在蹦蹦跳跳。

“阿巴,阿巴!”孩子再次开口叫了两声。

木子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便问何孤婧:“他在说什么?”

“阿巴。”

“阿巴?”然心盯着何孤婧,“谁是阿巴?”

木子:“没有谁是阿巴,只是这个孩子刚才叫了两声阿巴。”转而又对何孤婧说:“这孩子你是怎么得来的?”

何孤婧于是把昨晚的十分离奇的事件讲给了她们听。

故事讲完了,然情突然站起来,快步走到这个孩子面前,一把抢过孩子就要往地上摔,想要让这个孩子命丧黄泉。还好何孤婧,木子,然心三人解救即使,这个孩子估计就成了鬼魂了。

“你在抽什么风?”何孤婧紧紧地护住孩子,愤怒的质问然情。

然情没有再做什么,坐在地上,闭目,半响才缓缓开口,道:“月圆之夜出现的孩子定是一个不祥之物。”

木子笑了,然心笑了,何孤婧也笑了。

“这种迷信你也信?”

然情冷不丁的说:“我亲眼见识到了的。”

然情和然心本来是有一个弟弟的,可是在三年前她们的弟弟就在襁褓中夭折了。而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弟弟出生在月圆之夜,自他出生那日起,一个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变。从前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如今沦落如此,她们把一切都归为一个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单纯的孩子。

何孤婧明白了她们的身世,竟然一个月圆之夜的喜事会在几年之后演变为一处悲剧。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