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四十五章红叶迷林

此时酒楼里就剩下儒雅的白衣青年和一些小家族的参赛弟子以及一些佣兵了,儒雅的白衣青年明显就有种气急败坏的感觉,自己出了这么大的力没讨到半点好处反而平白无故得罪了其他人,一身的愤怒没法发泄;

周围的人也看出来了,除了青石城本城的一些小家族的公子哥不在乎外,其他人都纷纷离开了,就连清流镇自己的人也不敢在这时看向白衣青年,免得惹祸上身。白衣青年扫看了一下周围,这时看见风破浪依然在悠然的喝着酒;

白衣青年整个人就火了,他把责任都归咎到了风破浪的身上,他感觉是李仙子就是因为自己有些忌惮风破浪没有表现出该有的实力,才没有看重自己的,一切都是风破浪的错。白衣青年大步走到风破浪面前,一脸峥嵘的看着风破浪,哪里还有半分儒雅的样子,白衣青年指了指风破浪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不管你是真的聋子还是假的聋子,今天我就是要教训你,若不是你,李仙子必定不会对我如此冷淡,所以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说完正要动手时,一身黑衣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他的速度极快,一下就来到了风破浪的跟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连风破浪也不例外,来人竟然是李玉身边的黑衣护卫,是那位黑衣的高阶武王,他的实力具体如何不得而知,可是风破浪自知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赢他,现在也一样。

风破浪心中有些惊讶暗暗自问道:“难道有人发现了我的身份,不可能啊!自己的外表和精神力都隐藏起来了,武王境界应该不可能发现的啊!再说自己也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和精神力的,别人绝不可能发现才对的;可是这武王明显就是冲这自己来的,风破浪稳定了一下心中的情绪,看着黑衣没有说话。”

儒雅的白衣青年看到黑衣站在风破浪身前,一开始他还以为黑衣人是风破浪的人;就稍微感受了一下黑衣人的实力。心里顿时慌了,这黑衣的实力明显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强啊!如果他还是风破浪的手下,那么自己就得罪了一个整个家族也惹不起的人物了!白衣青年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了。

黑衣看着风破浪开声道:“我看不穿你的实力,你到底是谁?”

黑衣的话一说完,整个酒楼的人都震惊了,黑衣人的实力有目共睹,就算不知道具体如何,也应该知道不是小辈该有的实力才对,可是凭他的实力竟然看不出风破浪的实力如何,这么说来原因只有两个了,一个是风破浪的实力至少和他是同一个水平的或者比黑衣人的实力更高;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大汉身上有着秘宝或者高等级的敛息秘籍,可是无论是哪一样都不是一般人有资格拥有的;看来这个大汉才是这个酒楼里面最强或者最有背景的人啊!

儒雅的白衣青年也被黑衣的话吓的腿都软了,险些摔倒了。虽然这个黑衣人不是风破浪的手下,可是情况却比是风破浪的手下还要糟糕,因为风破浪的实力或者背景只会更强;看来自己今天是倒八辈子的霉了,怎么遇到的人一个比一个强大。

这时风破浪开声道:“前辈是要过赞了,在下郝峰,我只是借助族中的宝物而已掩盖了气息而已。”说着就流露出了一层大武师的气息,这时黑衣才明白了原委,难怪自己刚才在暗中也无法发现风破浪的实力如原来是借助了宝物,看来这宝物的品阶还不低啊!

黑衣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收购’风破浪的宝物,这时他突然间有种出于直觉的疑惑,“一层大武师?之前遇到那个小子不也是这个实力吗?可是他的实力却是实实在在的体修一层五脏阶的实力!这郝家?这附近也没听过有什么大家族姓郝的,郝峰…郝峰…风豪…嗯?”黑衣突然间黑衣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个在青石山脉杀死林家少主的风豪,就是之前那个打大小姐屁股的人;眼前这个人不会就是他吧!可是他依旧不相信自己的推断,因为眼前所看到的这个人和之前见到的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啊!可是黑衣还是忍不住要试探风破浪一下,于是他就伸手轻轻的抓向了风破浪的肩膀。

风破浪看见黑衣出手了,身体本能的反应,肉身之力自然发挥出来了,一下就震开了黑衣的手,动用肉身之力的一瞬间之后,风破浪心里暗暗道:“不好,他可能真的发现我了。”

这时被震开的黑衣睁大了嘴巴,仿佛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这时黑衣的内心是震惊不已的,他看出来了这个魁梧的大汉就是风豪,什么郝峰就是屁话,才几日不见他就发现风破浪的一层大武师竟然就圆满了,分明就是快要突破了的征兆啊!可是他的实力怎么会进步的那么快,而且他身上到底还有着什么宝贝。不说之前的事了,单单是近日杀死林家少主的事就已经不得了了,可是他依旧在这里悠闲的喝着酒,这个少年自己已经越来越看不透了。

黑衣本身就是摇光城的人,眼界和层次也自然和青石城的人不同。他考虑的有很多,他也在想着风破浪的来历,以及风破浪以后的成就,可是越想就越发觉得风破浪不好招惹,未知的太多了,又常常出人意料。

“哎!算我倒霉!”说完这句黑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仿佛再也不想遇到风破浪了。周围的人已经麻木了,武王他们也是见过的,可是高阶的武王却很少见,而把高阶武王得手震开的人就更加少见了。他们觉得风破浪刚才的话根本就是扯淡,什么前辈,什么宝物隐藏气息,分明就是一个高手不愿意显露出来而已。

这时儒雅的白衣青年整个人都瘫痪在地上了,一脸呆滞的表情看着风破浪,风破浪看到他这个模样,哪里还有和他计较的心思啊!就直接离开了。

许久之后儒雅的白衣青年才发现自己活着,看来自己是真的走运啊!

这时走在路上的风破浪心中也有着许多不解,为什么李玉的黑衣护卫没有揭穿自己,而李玉手里的那份地图是什么?风破浪想不明白,他也没有多想,既然不揭穿自己,那就不用太担心,不过也不得不防。

风破浪接着往大比会场走去,那边地段早已经人满为患了。比赛要到明日才开始,可是已经有许多人早早来到了场地上,八块巨大的平台出现在风破浪的面前。明早这里就会决出前两百名选手,然后就可以到摇光城修炼了。八块巨大的场地周围是高大的临时观战台,这个观战台除了前面两排是专门空出来以外,其他的每一个座位都是一样的价码,至于有多靠前就看谁先到了,先到先得,也难怪这里早早就站满了人群,等着进场。

风破浪也体会到了这商家的奸诈,他们收取的门票费不是按照远近划分的,而是统一标价,但是价格比一般高出不少。可是靠前的位置毕竟是少数的,而多数是比较后的位置,可是他们依旧要交比较高的门票才能够进入。这样一来商家就白白挣了不少钱。风破浪到没有进去,而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楼住下了,但是这附近的酒楼明显也是贵了不少。

在房中风破浪略微休整了一下,打算突破到二层大武师再去找邱家三少,毕竟现在也没有什么机会嘛!自从破浪到大武师后风破浪也感受到了风儿的强大了,虽然风儿在沉睡中,可是他依旧觉得周围的风灵力在围着自己转。这也是风破浪为什么如此快速的达到了一层大武师圆满的原因。

风破浪运转风神诀,灵力自行凝练,‘啵’的一声,风破浪感到全身灵力的流畅更加浑厚了,轻松突破到了二层大武师,没有任何痛苦,这让风破浪颇为意外,毕竟自己突破大武师时还是十分困难的。怎么进入二层时就那么简单了。其实风破浪也是想多了,在那些高境界的人眼里,大武师才是真正的入门,自然一开始是有些难度的,入门后没有境界的突破,那就是灵力的累积过程,而低境界的灵力累积相对也是比高境界快不少的,再加上风破浪有风儿相助自然是如虎添翼了。所以风破浪的突破速度倒是合情合理的。

风破浪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正在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突然在他的精神力探测范围内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李玉。风破浪有些疑惑:“她怎么出现在这里,而且也进行了乔装打扮。”

随着李玉的步伐渐渐加快,风破浪皱了皱眉,:“是冲着我来的。”

随后不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风破浪用低沉的声音问道:“是谁?”门外回了一句清脆的声音“小女子李玉,我是们今日在酒楼里见过面的,郝兄,。”

“郝兄?风破浪有些疑惑,难道黑衣没有告诉她关于自己的秘密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告诉李玉自己的真实身份呢?”风破浪心中有些疑惑但嘴上却说道:“哦!李仙子请进。”说着风破浪打开了门口的封印。

这时一身夜行装扮的李玉看到风破浪后先开声道:“今夜冒昧来访,还请郝兄见谅。”风破浪也客气的回了一句:“无妨,还请仙子直接说明来意吧!”

李玉见到风破浪如此直接自己也就不在拖泥带水了。“其实我今天来访是希望和郝兄合作,我想要去那红叶迷林寻找一个物品,可仅凭我一人之力难以做到,所以过来邀请郝兄助我,当然报酬必不会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