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碧水涧洞天之内,此时,已是一团彻底混乱的局面。

白眼青狼被疯狂的天地元气推动,趔趄着横跌了数步,险险一跤趴在地上。一道刚刚从他眼中射出的黑色光柱,原本是瞄准柳白的行进路线,此时直接从身边不远处的一头青狼头顶上掠过,将好几根狼毛湮灭于无形,吓得那头青狼破口大骂。

白眼青狼自己也吃了一惊,只好咧开血盆大口,尴尬地笑了笑。恰此时,白眼青狼眼角处看到一片紫光突兀的出现,顿时大惊失色。

刚才还在远处盘旋的紫色剑光,此时已从侧前方飞射而来。

青四此时也在飞身赶来。人犹未到,但声音已从一旁传来,“退!”

白眼青狼知道此时已是紧急的时刻,顿时发力向后方奋力跃出。

正在跃起的当时,白眼青狼顿时心叫不好。身后的天地元气潜流,此时正在由后往前涌动。仿佛有一股巨大的风,正吹拂在自己的背上。平日里一跃十余丈的距离,在天地元气的阻力之下,只能跃出短短丈余。

白眼青狼落地身形犹未站稳之时,手忙脚乱之间,只看到眼前的紫红色剑光越来越亮。远处看剑光,只是一道而已,但在近处,却是铺天盖地。在短短的瞬间,白眼青狼眼帘前的所有空间,再无法看到它物,唯有一片紫色亮光。

柳白的剑光从白眼青狼的身前堪堪擦过之后,借由一股天地元气的白雾涌动,顿时向着远离青四的方向加速飞掠而去。

随着紫红色剑光的飞离,一丝血光从白眼青狼的咽喉处冒出,瞬间喷洒,渐渐地溢满了地面,留下满地的血红色。

一丝丝的惊恐神色,出现在青色群狼的眼中。他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景况,在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之中,行动都是困难,既无法接触到敌人,但却有生命的危险。

这种不受控制的局面,让整个狼群陷入了恐慌之中。

但此时,柳白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随着柳白地不断飞跃,方才跟在他身后的金色风刃,只是由五道变成了四道。但距离,却变得越来越近。

与整个狼群并不一样,青四射出的风刃,会持续地受到他自己的控制。其中一道金色的风刃,刚才在意外碰撞到一道黑风刃之后,被柳白随手击灭于无形。但剩余的四道金色的风刃,此时还在青四的控制之中。虽然风刃的体积,在飞行中不断地消耗,导致有稍微的缩小,但相比于黑色的风刃,还是形体巨大。

后有风刃的追击,前有群狼,局面虽然危险,但柳白怡然不惧。

借由天地元气的波动,柳白连续掠过狼群的上空。除了青四不断地试图追击,柳白的紫红色剑光指向处,狼群纷纷四散而逃。虽然柳白看起来修为只在先天二转,还远未达到罡气期的水准。但凌空驾驭天地元气潮汐的精妙剑术,瞬间来去,可不是一般的青狼能够抵挡。

于是,场间的局面就变成了,青四追柳白,柳白追狼群。而李云达诸人,则还未加入战局。在动荡的天气元气波动之中,局面愈发地混乱起来。

……

刘三豹执剑而立。

眼前的白雾,在不断的翻滚。天地元气之中,气劲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从白雾中不断传来。

“小白这家伙,是想要一个人搞定全部吗?”

李云达则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睁着大眼。

眼前**白色的白雾里,时不时有紫红色的光芒闪过,偶尔,血光溅起。预想与落差,未免太大。原来刘三豹口中的师弟,是如此的生猛。柳白外露的气息,不过先天二转而已,但眼前的战局,似乎唯有罡气期的高手加入,方能如此。

此时,刘二虎接口说道:“天地元气潮汐即将落潮,小白应该来不及将狼群全部干掉。更何况,那只金爪青狼还等待我们去合力解决。”

“方才,我都准备放弃了,唯有一死而已。能有现在这样的局面,和妖兽试一试谁的命更硬,夫复何求。”

李云达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微微弹动自己手中的长剑,面露欣然地回答道。

……

突然之间,白雾从碧水涧洞天内迅速地消失。每日一次的天地元气潮汐,如潮水般退去。洞天之内,人族阵法的微弱光芒,重新洒满了整个空间。

随着天地元气潮汐的散去,可以目光清晰地看到,一道匹练般的紫红色剑光向着青四劈去。但剑光的背后,足足有十道金色的风刃尾随其后。

此时,青四冷冷一笑,肩膀微沉,一拳击出。

在方才的天地元气潮汐之中,柳白的剑光风驰电掣,同时又飘忽不定。青四虽然竭力追赶,但始终没有获得正面对抗的战机。

青四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柳白借由一次次的天地元气涌动,将立足不稳的青狼一个一个的击杀。

但这一刻,正是报仇的时候。

狼爪实握成拳,金光不再外漏。随着青四的一拳击出,洞天之内,猛地出现了一声闷雷。轰的一声,地面都仿佛在隐隐摇动。似乎受到青四拳劲的影响,跟在柳白身后的金色风刃,此时也纷纷加速。

看到剑光与拳劲即将碰撞,刘三豹、刘二虎二人忍不住大吃一惊。顿时拔剑飞身,投向战场。

柳白剑术如神,但他真实的修为不过是先天二转罢了。任何一次面对面的直接碰撞,以青四的返古神通而论,都有可能让柳白受伤。更何况在此时,金色风刃亦同时加速射向双方。人族修士的身体远不如妖兽强健,就算是逸散的气劲,虽然伤害不到青四,但也有可能伤害到柳白。

李云达则冷冷地看着场内还存活着的青狼,拔剑而上。

在天地元气潮汐涌动之前,还是杀气逼人的青狼群,此时存活的,只剩下五六只,而且无不是断手断脚,身上犹有剑痕和鲜血。一时之间,回想先前洞天之内战斗的惨烈,看着眼前东倒西歪、满眼慌乱的青色群狼,李云达的嘴角不由露出嗜血的笑意。

虽然还有青四这个高端的妖兽战力无法解决,胜负犹是难料,但是眼前的这些青狼,却是逃不过自己的屠戮。想到先前力战而亡的同门师兄弟,李云达扑出的身形,不由得又快了几分。

就在李云达飞身掠过一处青狼伏尸之处时,异变突起。

一只躺在血泊之中的青狼,猛地一声嚎叫。凄厉的狼嚎声直灌入耳的同时,两道速度远胜平时的黑风刃扑面射向李云达。与此同时,那只体型硕大的青狼和身扑来。

这只青狼明显在先前天地元气潮汐的混战中,被柳白的剑光伤到脖子,浑身浴血。

但也许是由于角度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先前混乱的局面让柳白无法兼顾,虽然被割破了喉咙,流了很多鲜血,但这只青狼的脖子并未被斩断,只是被斩破。狼性狡诈,借着受伤的契机,这只青狼就地躺倒装死。此时发现有突袭的机会,于是突然发难。

混合着鲜血和腥臭的气味,青狼疾扑而至。

事发突然,李云达暗道一声不好,已是来不及变招抵抗之时,就听到耳畔一声更为剧烈的雷鸣响起。气劲交感之间,剧烈的剑气鸣叫声中,眼前的整个天地,突然都被紫色的剑光充盈。柳白明明还在向青四扑去,却为何能出现在自己的身旁。

但刘二虎、刘三豹师兄弟二人,却是知道,柳白在方才天地元气潮汐的战斗中,犹是留有余力,仅仅只是依靠精妙、快速的剑术。唯有此时,在李云达突遇险境之时,方是火力全开。

此时,一道赤红近紫的剑光,横亘在洞天之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