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佳人体艺术

君千熙打着哈欠问道。休长贞号。

北陌尘只是轻笑,“这回倒真有些像盘算着怎么进火坑了。”

“怎么说”她疑惑地问道。

“老皇帝病重,若我们进宫不久他就驾鹤西去,那么这罪名怕是想甩都甩不掉了。”他解释道,“且皇宫里都是月南胤的人,除开大内高手之外,单那些人数多的御林军都够呛。”

“那要如何是好”君千熙叹了口气,紧紧地盯着那宝盒,一时竟也想不出什么绝妙的办法。

北陌尘蹙眉深思半晌,幽幽说道,“看样子,只有把你这只披羊皮的狼推进虎穴了。”

“你这是什么比喻”她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成了狼了”

“呵”北陌尘笑笑,“你听我说”

等他的计划一一讲完,君千熙这才点点头,“这是个可行的方法,虽然有些弯弯绕绕的。”

“自然,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第十八章落仙居

次日一早,北陌尘便出去了,君千熙梳洗过后,见北忆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外。便问道,“你家主子呢”

北忆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冒出了不少的汗水,“主子他他”

北忆昨日子时才赶过来,然而一大早就被北陌尘给叫起来,还十分严肃地吩咐他一定要守好夫人。

北忆觉得奇怪,待问及他要去哪里时。他淡然的说是落仙居,北忆不认得,便找人来问,却得来一个万万没有想到的答案妓院。

“说啊”君千熙皱着眉头看着他。

他不敢说话,心中叫苦不迭,不知北陌尘匆匆跑去妓院是有什么要紧事,但他站在当真是苦不堪言。

“不说是么”君千熙怒极反笑,“好,好你不说。我也能找到他”

北忆心中更觉奇怪,他发现今天不只是主子,连夫人都不对劲儿了。莫非实在打什么赌

想到这一点,他内心深处回荡着阴险的笑声,同时飞快地说道,“落仙居主子去了落仙居”

君千熙皱眉,偏着脑袋问道,“落仙居是个什么地方”

“当然是妓院了。”北忆立刻接口。

她久久没有说话,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北忆这才觉得有点危机感,吞了吞口水,“夫夫人”

睨了他一眼。君千熙双唇紧紧抿着,“跟我走。”说罢,头也不回地下楼。

“夫人那那个,主子没在妓院,我就说着玩呢,夫人”北忆连忙跑去追她。

君千熙径直走到大厅中,一身杀气腾腾,任谁看了都会胆寒,北忆知道事情闹大了,连忙去劝,“夫人,你冷静一下,主子或许有什么事情要办呢,或者或者就跟你闹着玩呢,你”

说到这里,君千熙缓缓转头,冷然地盯着他,看得他直打寒颤。

大厅里的人虽然不算爆满,但大部分座位还是坐了人的,此时纷纷好奇地看了过来。

“把掌柜叫出来。”君千熙对小二吩咐一句,不一会儿,掌柜便小跑着出来了,“宫主。”

君千熙瞥了眼大厅,低声道,“你估一估落仙居的价,随我去把它买下来。”

“宫主,落仙居是胤王的产业。”掌柜提醒道,“这价格不低,恐怕咱们现在没有现钱。”

她蹙眉,从袖中掏出一个令牌,“去钱庄拿,直接送到落仙居,我今日定买下落仙居不可。”

“是。”掌柜接过令牌,立刻出去了。

“夫人”北忆估摸着她的气消了些,笑嘻嘻地看着她,“您还是先上去休息吧,主子马上就回来了。”

君千熙睨了他一眼,“你信不信我若不去找他定不会回”

“这个”他着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个夫人,你们莫不是吵了架”

她冷哼一声,没有回话,径直出倚月楼去了。

北忆自然是紧紧跟着,“夫人,你这是去哪呀外面太危险,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落仙居。”君千熙冷冷说道,“你若敢再多说一句,立刻给我滚回去”

他立刻捂住了嘴巴,当然,他那句“您怎么知道落仙居在哪儿”也就没能问出来。

君千熙一路气势汹汹地来到落仙居,虽是白日,这里的生意竟也是好的很,她微微一笑,全然不顾路人的眼光,直接走了进去。

“诶,这位小姐,这里可是妓院,你来做什么若是寻欢,到下一条街的鸭馆去。”一个满身香气的妖媚女子挡在她面前。

她没有理会,挥袖把那女子拂开,“你们管事的在哪。”

妖媚女子气结,瞪了她一眼,扭着腰走开了,一旁的小丫鬟冲君千熙福了福身,“姑娘稍等。”说罢,便去叫了老鸨来。

“我要买你这落仙居,开个价。”君千熙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老鸨是个眼尖的,看她装扮必定不凡,便道,“姑娘,实在对不住,小的只是个挂名的,这事儿,还得和主人商量。”

“那就请你们主子出来。”君千熙一副不达成所愿誓不罢休的模样,看得老鸨冷汗涔涔,连连答应。

“姑娘要不先随小的去楼上稍等片刻”见她简直视这一大厅的**景象恍若无物,老鸨不得不提出这个要求。

看了看北忆,她淡淡说道,“不必,你且告诉我,早晨有个白衣的客人来此,现在哪个房间”

老鸨愣了愣,“姑娘您这不是为难小的吗穿白衣的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

“你一定知道。”君千熙十分笃定地看着她,既然这个老鸨有本事认出她来,自然也有那个眼力,能看出北陌尘的身份。

“唉姑娘跟小的来。”老鸨苦笑道,若不是主子吩咐了,遇到这两个人,一定要先拖住,然后再通知他,自己今日怎会如此低声下气。

“呵”君千熙笑笑,在这老鸨的引领下上楼去了。

落仙居大厅里一切如旧,没有一个人注意这两人的动向。

“那位公子一早就来了,叫了我们这琴艺最好的芊芊,现下都一个时辰了,一直在听曲儿,我这个做妈妈的,都怪心疼芊芊那孩子的。”老鸨一边走,一边絮絮地说着。

“若做了其它什么事,恐怕你会更心疼你家芊芊。”北忆喃喃道,说完又看向君千熙,“夫人,您看,我就说了主子不会”休杂巨扛。

话还没完,一开门却被惊住了,瑶琴被掀翻在地下,案前两人越凑越近

见君千熙毫无动作,他一跺脚,冲了进去,“主子”

北陌尘眯了眯眼,看见他,不悦道,“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北忆一把拉开芊芊,听到自家主子的质问,苦笑着指了指房门处。

“你先下去吧,待会儿你们主子来了,便来叫我一声。”君千熙说罢便进了屋,直接关上房门。

“熙儿”北陌尘的眼眸闪了闪,不自在地说道,“不是在休息么怎么来了这儿”

君千熙却没搭理他,走到芊芊面前,拉起她的手,“呀,果真是一双芊芊玉手呢。”

芊芊颤抖着收回手,楚楚可怜地看向北陌尘,“公子”

第十九章入宫

“熙儿”北陌尘猛地握紧她的手腕,“走,咱们回去。”

“回去你以为,倚月楼还会要你回去吗”君千熙冷笑道。“没有我的命令,你进不去”

“你”他气结,手上的力道大得惊人,好似要将她手腕捏碎。

她将他的手指一一掰开,右手抓着芊芊的衣领,将她提起来,“呵今天。你是只能躺着出去了”

说罢,左手化掌,刚要拍上时,却被北陌尘接住了,君千熙怒意横生,两人便在这房里打斗起来。

北忆见情况不对,连忙将芊芊拉出去,自己吞了吞口水,进了屋。想劝解一二,“主子,夫人。你们别打了”

君千熙被逼得连连后退,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哼道,“滚。”

北忆摸摸脑袋,怕是他再不出去也要遭殃了,可是

就在他望向北陌尘时,收到对方的眼神。这才犹犹豫豫地出去了。

“姑娘,我们主人来了,哎呀”老鸨扭着腰肢。飞快地走来,看见屋里的情景,忍不住叫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怎么”

屋里的桌椅屏风装饰,皆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而屋里那一白一红的身影,正僵持不下。

见老鸨过来,君千熙恨恨地说道,“松手”

北陌尘一叹,松了对她的钳制,柔声道,“要去做什么”

“不需你管。”她头也不回,随老鸨一同去见这落仙居的主人。

倚月楼的掌柜早带好银钱,在外头等着,看她出来,立刻代替了北忆,跟在她身后。

北陌尘站在原地,淡淡吩咐道,“去取钱来赔了。”

北忆垮着脸出去了,心中不解,为什么每次收拾残局的都是他呢

老鸨将君千熙二人引到一个屋子里,上了茶,“姑娘稍等。”说罢,便出去了。

她目前心情不好,自然没心思多耗,没好气地说道,“出来吧”

屏风后,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走了出来,“姑娘找在下,所为何事”

“我要买你落仙居。”君千熙直接地提了出来。

“哦”那人仿佛觉得十分好笑,“莫非是因为姑娘的相公在这里偷腥”

“你既然知道我有相公,还叫我姑娘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卖不卖,多少价,一句话。”她没那个耐心,也不想多说。

“这落仙居可是在下营生的,若卖了夫人,在下岂不是要露宿街头”那人轻笑道。

君千熙自然不会相信他这番说辞,“不卖算了。”起身便走。

“敢问一句。”那人突然又开口了,“夫人可是同你相公有什么矛盾争执”

听到这个,她更是有气没处发泄,“关你什么事”

那人摸摸鼻子,看着她的背影,喃喃道,“这算不算一个机会”

君千熙出了落仙居,见北陌尘还在等着,看也不看一眼,才走出几步,就被他拉住,进了一个无人的巷子。

“熙儿。”他的声音低沉,“今日之事是我不对,咱们”

“怎么能是你不对呢”她讽刺的笑道,“你不是做什么都有理由的么该是我不对才是嘛。”

“熙儿”北陌尘对她的无理取闹束手无策,“别闹了,咱们回去吧。”

“回哪儿你要回东离呀那好走,不送。”君千熙笑。

他良久不语,她也不等,正要走时,颈后蓦地一痛。

扶着她倒下的身躯,北陌尘轻叹,吻了吻她的眉眼,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取一粒丹药,喂进她口中,“忘了吧,不会记得了,不会了”

而巷子的一端,一个人影站在那里,正讶然着,北陌尘忽然抬头,“谁”

那人影一惊,正要离开时,却发现巷子里北陌尘正和一个黑衣人缠斗,不得不将君千熙靠在墙上。

正是机会休大协血。

暗处的人动了,趁两人打斗之时,抱起君千熙便走,北陌尘一掌劈开面前的黑衣人,立即去追。

后面的人追了上来,那人却熟门熟路地进了落仙居后院,跳进一个暗道。

北陌尘不知何时已取了腰间的墨染出来,提在手上,见前面的人突然不见了,手紧紧握拳,“该死”一剑劈向不远处的大树,那树便应声而倒。

一日后,南越皇宫。

“殿下,那位姑娘醒了。”宫女站在书房外,向里面正处理事务的月南胤禀报道。

月南胤放下手中的折子,“醒了”起身朝殿外走去。

“熙儿”月南胤一进屋,便看见床边的那个身着紫衣的人儿,勾起一抹笑,走上前去。

君千熙转身,眼中尽是茫然,“你是什么人”

“唉”他叹了口气,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看来你果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你可还记得,自己是谁”

“我是谁”她转头,细细想着,“我是谁我疼”她猛地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呻吟自唇齿间溢出。

“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算了,我告诉你。”月南胤连忙说道,“别想了。”

“那你告诉我我是谁”君千熙抓着他的手臂,祈求的问道。

“好,我告诉你。”他轻声道,“你是我的未婚妻,名叫君千熙,知道了吗”

她愣愣的重复,“未婚妻”

“对,我马上就要继位了,到时候,你就是我南越的皇后。”他继续说道。

“那么我为什么会失忆”君千熙继续问道。

“是东离的奸细,趁我不在你身边时,给你下了药。”月南胤解释道,“还好我及时赶到,没让他们把你掳走。”

她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我有些困”

“你刚醒,该歇着的。”他说着,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榻上,“睡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外面有人守着,若有什么需要,便叫他们。”

“好。”君千熙点点头,抓着被褥,闭上眼睡了。

等她呼吸渐渐平稳,月南胤这才放心地走出房间。

房门悄无声息的关上时,床榻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侧首看着房门处,勾起一抹森凉的笑来。

:sabbaty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