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饿了。”冷瑶又突然无厘头的冒了一句,而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她想说的不是这句,她其实想说的是:“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可偏偏出口的话却变了。

当小翠将粥端过来喂她时,她的目光呆滞着,痴傻着。

她有这表情,小翠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冷青月总是这样,一会儿疯,一会儿傻,一会儿痴,一会儿呆,总之,她若不是这样,反倒让小翠担心。

冷瑶静静地将那碗粥给喝完了,小翠很高兴,这表示小姐的身体在慢慢恢复,从今往后,她一定要好好照顾小姐。

喝完粥,冷瑶说:“我乏了。”说完,将头转向一侧,闭上眼,其实,她一点也不困,只是现在的身份,她还没有完全适应。

“嗯,小姐睡吧,我守在旁边,想喝水了,叫奴婢一声就是。”小翠放下碗,坐在一则说道。

冷瑶没有理她,闭上眼,跳楼的一幕,坠楼的一幕不停的在脑海中交错闪现着,头,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好像有声音从半空传来,那声音像是青月的,又像是父亲的。她无法分辩,一时之间,她像是陷入迷魂阵一般,无法抽身。

豆大的汗珠打湿额头的发丝,她双手紧抓住被面,眉头深锁着,嘴里还喃喃自语:“爹,青月,轩辕墨,爹,青月,轩辕墨……”

“小姐,小姐,您醒醒,醒醒。屋↘】”

一旁守护的小翠发现冷瑶全身颤抖着,汗水打湿了衣衫,便上前唤她。

忽然,冷瑶猛的坐了起来,睁开眼,美丽的眼眸越瞪越大,布满了血丝,似乎将要脱眶而出----俨如地狱爬出来的索命恶鬼,只见她大吼一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轩辕墨!”之后,身体直挺挺地倒在床上。

小翠吓得脸色惨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她从未见过小姐这般可怕。隔了几分钟之后,见冷瑶一动不动,小翠摸索着爬起来,一点一点移动到床边,小声的喊道:“小姐,您没事吧,小姐……”见冷瑶没反应,忍不住靠上去用手推了推,顿时大惊,尖叫起来。

小翠的一声尖叫引来冷府上下一阵躁动,大家纷纷赶到冷青月房间。

“小翠,鬼叫什么?”冷傲峰进屋喝斥道。

小翠指着躺在床上的冷瑶,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小,小姐,小姐……”

“小姐怎么了?”冷傲峰朝床边走去,发现冷青月脸色不对,才明白小翠在紧张什么,于是大喊道:“郎中,快找郎中过来!”

管家快速转身将郎中请了过来。

一番折腾之后,郎中长长的松了口。

一旁的冷宁氏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她死了心都有了。

“怎么了?”此刻冷傲峰还算是冷静。

“总算是救过来了。”郎中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大家一听“救过来了”,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月儿……”郎中刚起身离开床边,冷宁氏就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冷青月痛哭起来。

“夫人,快,快松开小姐,快松开!”郎中转身看见冷宁氏抱着冷青月吓得魂不附体。

冷宁氏吓得一把松开冷青月,一时连哭都给忘了,她迷茫的看着郎中。

郎中解释道:“夫人万不可触碰小姐的身体,小姐身体刚受到重创,如今又才缓过气来,你若再摇晃,只怕是小姐要再背过气去,就再无回天乏术了。”

郎中的一番话吓得冷宁氏一下从床边站立起来,看着冷青月毫无血色的脸,心,痛极了。

冷傲峰泪横满面,仰天一声:“我们冷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啊,大哥死了,瑶儿死了,如今老天你还想带走我的月儿吗?”

郎中开好药单,管家命下人快速去药房取药,郎中走到冷傲峰身边,安慰道:“知府大人不必太过悲伤,小姐虽气血亏虚,但只要细心调养,定能完全康复。”

不管郎中的话是不是宽慰,总之,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

冷瑶终于从沉沉中醒来,顿是剧烈的疼痛从头部袭来,好似每一次呼吸都会加剧头部的剧痛一般。

朦胧间,她下意识的伸手抚去:“唏!”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小姐,您醒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冷瑶疑惑的睁开眼,入眼的是陌生而熟悉的脸,她很难受,身体像不听使唤一样,动弹不得。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没多会儿,就看见陆续走进几个人来。

“爹,娘。”她唤道。

“月儿,你终于醒了,可吓坏爹爹了。”冷傲峰上前坐在床边,那声音温暖着冷瑶的整颗心。

这时郎中也走过来为她探脉,听郎中说:“小姐已无大碍,如今只需静养数月即可。”

冷傲峰听罢终于褪去多日紧锁的眉头,微笑着对郎中说:“多谢郎中。”

看着郎中恭敬退出的背影,冷瑶只感脑子里又一片混乱,思绪怎么理都是乱的。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小翠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小姐,喝了药身体就好得快些,来,小翠喂你。”小翠说话间,轻轻扶起冷瑶。喝下药后,冷瑶又沉沉睡去,期间醒转过几回,气力也有了些。倚在小翠身上,服下那苦涩的药水,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小翠。

“小姐,怎么了?”见冷瑶一直盯着自己,小翠以为脸上有什么,不由放下药碗顺手在脸上擦了擦,可擦过之后,小姐还依旧盯着她。

“小翠。”良久,冷瑶傻笑着指着小翠吃吃笑了起来。“我记得你是小翠。”

“是啊是啊,小姐你记起我了吗?”小翠欣喜道。

“嗯。”冷瑶轻微的点了下头,然后微闭上眼,接着说道:“我是冷瑶,我是冷青月?”

“小姐自然是冷青月啊,堂小姐她……”小翠低下头,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隔了一会儿才幽幽说道:“堂小姐已经和大老爷走了。”

“我不是在这儿吗?”小翠的话还没说完,冷瑶就接了过去。

“小姐不要难过,相信堂小姐和大老爷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小姐平安无事的。”小翠并没有留意冷瑶刚才的话,只见她咬了咬下唇,眼里噙着泪坚定的说道。

我是冷瑶还是冷青月?她迷糊了。

翌日。

冷瑶再次醒来时,气色好了许多,身体渐渐可轻微动弹几下,她觉得自己好像重新活过来一般。

思维虽还有些混乱,身体也还有些不受控制,但她已全然明了所发生的一切,一丝酸涩在心中蔓延开来。

爹,我重生了,我是借着青月的身体重生的,你在九泉之下一定要保佑我找到那个陷害你的人,我也一定会让轩辕墨还你公道。

青月,对不起,是姐姐占据了你的身体,可这非我所愿,如今你魂归何处,奈何桥上如遇我父,请待我照顾他,姐姐在这里会替你好好活着,也会孝敬叔父叔母。

为了不惊吓到冷傲峰,也为了让自己能更快适应这具身体,冷瑶决定放弃自己曾经的身份,用冷青月这个身份重新在这个世上好好活着,而过去的一切都将埋藏在那坟墓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