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避孕药害惨了我

你们应该能够理解吧?就是知道那种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的那种感觉?我愣愣的看着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这只是一场梦……

“蠢女人,回神啦!”面前的人扯了扯嘴角

我猛地回过神,脸颊有些烫,北墨城笑了笑:“你这女人也有脸红的时候啊!”

我白了他一眼:“一边去。”

“你这明明是喜欢我吗,干嘛刚刚不承认!还说自己没有喜欢的人?”北墨城放开手,坏笑的看着我

“我……我那是……我那是怕影响不好!”

北墨城笑着摇摇头,坐到我身侧,揽我入怀:“翎儿,有生之年,我不想错过你,等过几天太子之事定下来,我们向皇上请旨,让他给我们赐婚,好不好?”

我抿了抿嘴唇,幸福却溢在嘴角:“恩。”

揽着我肩膀的双手不由紧了紧,我也安心的往他怀里靠了靠,不一会就到了将军府,仆人们放好行李便出去了,北墨城掰过我的脑袋,毫不客气的说:“知道为什么让你住织学苑吗?”

我拍掉他的手:“我哪知道,难不成,这里有密室,藏了什么宝贝?”说罢我眼睛一亮,开始四处敲敲打打

北墨城不禁嗤之以鼻,拉住我的手:“蠢女人,跟我来。”

兜兜转转,来到一座似后花园的地方,我不禁皱了皱眉:“这是哪?之前我怎么不知道?”

北墨城看了看我:“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我父亲特意为我修建的,这里非常安静,环境也很优美,再往后走会有一处宅子,那里是我和你以后的婚房。”说完坏笑的看着我

我白了他一眼:“咳咳,那还不带我去看看!”

北墨城弹了弹我的额头,拉着我往前走:“那里你迟早会看见的,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穿过几条小径,一间气派的宅子出现在眼前,而房前赫然立着一棵高大的梨树,白色花瓣随风纷然而下,那场景,顿时叫我挪不开眼,不自觉地往前走,白色花瓣衬着我的红衣,显得那么可爱,嘴角一扯,身形在花雨下转动,裙摆飞起,蓦地一双白靴出现在身边,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我接住几片花瓣,洒在他头上,北墨城笑了笑,姣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薄薄的红唇微微勾起,看得呆了,不由得吐出一句:“我们,现在拜天地好不好?”

北墨城抚了抚我的脸颊:“好。”

说罢我们俩面向梨花树跪下,双双说道:“苍天在上,天地为证,梨花树为媒,今日,红翎和北墨城在此结为夫妻,从此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说完我们想梨花树的方向叩首,而后对拜,那一刻,我甚至真的把他当做我的夫君,从此双双不离,但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

北墨城扶我起身,为我拂去头上的花瓣:“夫人。”

我低着头:“还没正式成亲呢,不许这么叫!”

北墨城揽我入怀:“没关系,那一天不会太远的。”而后吻了吻我的额头:“我北墨城,此生,只你一人。”

梨花树下,相依偎的两人,不时掉在头顶的花瓣所带来的温柔触感,两人却浑然不觉,内心却如石子敲击,那一刻,他们的共同愿望是:如果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

(皇宫)阿婆从皇上的寝宫出来,刚刚给皇上看完病的她沉默不语,不是她治不好,而是不想治……

阿婆回到她的寝宫,确认四周无人,悄悄拿出那本《凤音秘史》,慢慢的翻开第一页——一个红色的图案映入眼帘,不是别的,正是红翎额头上的图案!

图案下方密密麻麻的写着很多小字,阿婆皱着眉看了看,又翻了几页,不由把书合上,揉了揉眉心,过了会,拿出那个木偶,手颤颤的抚上木雕的脸,嘴里喃喃道:“我尽力了,但是,这真的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说,我这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

(翌日清晨)“咚咚咚”叩门声一阵接着一阵,听得我不耐烦,拿起枕头朝门口砸去

门外没了动静,我刚要躺下接着睡,却听北墨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个蠢女人,居然砸我,你再不起床,我可要进去了!”

我开始琢磨,起?不起?起来吧,还没睡够;不起吧,万一这家伙真闯进来可怎么办?纠结着纠结着,外面的人忍不住了,一掌把门震开:“拜了堂你翅膀就硬了是不是!”

北墨城一身红袍走了进来,精雕细琢的脸霎时出现在我面前,我抓起被子遮住身体,虽然穿着衣服,……北墨城邪魅一笑,我不禁暗骂一声妖孽,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呛他:“你大清早的干嘛!”

北墨城低眸看了看我的被子,笑的更甚:“干嘛?和你圆房。”

我踢了他一脚,北墨城坐到我身侧:“赶快穿衣服,我要带我娘子去办事情。”

办事?==:“什么事?”

“当然是帮沐风啦,你不会忘了咱们的正事?你还真是个蠢女人!”北漠城掐了掐我的脸

我呲着牙:“我蠢,有能耐你以后别娶我!”

北漠城沉了脸:“你再说一遍。”

“切,你有能耐别娶我!”

“哼,我当然有能耐!”

“……”这话听得不是滋味,怎么,他还真不娶?

突然北墨城道:“不过……我的能耐在娶你这方面,全都没有了。”

我掐了掐他的脸:“这是对你的惩罚。”

北墨城笑笑:“你再掐我可就丑了,丑了你夫君就不是万人迷了。”

“不是万人迷更好,免得有人和我抢。”

“这么怕我离开你呀~”

“……你走开……我要穿衣服了……”

北墨城吻了吻我的脸颊:“快点,我出去等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