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不要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伏骏说,“如果他能公私分开,我就敬他一尺。”

“好吧!”姚子渊想了想,又忍不住劝道:“他阅人无数,你只能算是在校生,你怎么去化解他对你的那点心思!”

“他能在业界混得如此出色,我相信与他的工作态度不无关系,所以只要他能掌握原则,我自不会有问题。”伏骏认真的看着姚子渊,“我想把工作做好,你帮我!”

“我自然帮你!”姚子渊笑着又揉了揉伏骏的脑袋:“姐姐只有你一个儿子,我只有你一个外甥,我不帮你帮谁去!”

“别揉我头!”伏骏终于表达了他的不满,“你就爱揉我的头,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舅舅的份上,我早揍你了!”

“我会告诉你妈!”这话一说,顿时二人都停止了嘲笑,伏骏脸上也露出难以隐藏的沉重。

姚子渊口中的“妈”自然是伏骏的生母,但在伏骏心里,养母才是亲妈!

“小骏,夫人她爱你,”姚子渊自知说错了话,尤其是看到伏骏突然显得过于沉重的脸色,便忍不住宽慰伏骏,“她的死与你无关,别老想着那件事,也别再做惩罚自己的事。多想想你的姐姐们对你的关心,她们最了解伏夫人。”

“我知道。”伏骏的眼睛隐约泛出浅浅光泽,只有他知道,现在他眼前一片模糊,已经看不清舅舅的脸了……

井慕昊对于向伏骏告白的事,不过一周,外边都传遍了。

当事人井慕昊觉得也算一劳永逸,反正他做好了追人的准备。至于他是不是同,这个他还真不在乎别人去议论。

而他不在意,并不代表另一当事者伏骏的会如他一样。虽然他仔细回忆了当时他们在咖啡馆说的事,不知道被哪个有心人听了去,造成今天如此尴尬的局面。

他总觉得这事挺奇怪,好像有人故意传播出来。但他直觉不是井慕昊所为,因这事一旦传出去,与他没一点好处。

就在他还深陷这事的怪异而不得其解后,却又遇到井慕昊,或者说是井慕昊特意找的他。

井慕昊表示这事既然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那么他就明白的向伏骏展开追求。伏骏冷眼瞅着正向他说追求计划的井慕昊,最后伏骏终是不客气的把他推出门外。

看着被大力甩上的门,井慕昊只是淡淡笑笑,他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到登峰造极地地步了。就算被赶出来,他还笑得出来。

当他笑着回家,走进门的时候,却发现井慕芸一脸的怒意。

“哥!”井慕芸一扫之前的乖巧,此刻一脸的怒意。俏丽的小脸在抖动,整个五官都变得扭曲。

“什么事?大惊小怪?”井慕昊收起笑脸,眼神也变得犀利了不少。

前段时间见到哥哥用这种眼神看她,井慕芸一定会收敛焦躁。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此刻并不见井慕昊怕,相反的甚至带了无法压制的火气。

“你竟然要追求伏骏,小三的儿子!你疯了!”井慕芸怒吼。

“我没疯,我要追谁,不需要向你报备!”井慕昊语气很平淡,但语速比以往快了点。

“不管你找谁,我从不会说什么。就算你找了再多的人,我从没说会一个不字。但你不能找伏骏!”井慕芸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眼神也变得空洞无神。

“你那么反对我追他,仅仅是因为他是私生子?”井慕昊冷淡的看着妹妹,直接问。

“是,这种私生子最讨厌,只会破坏别人家庭!”井慕芸尖叫,整个身体就如寒风中的枯叶。【分隔线下是加更章内容哦!!】

--------------------------------------------------------------------------------------------------------------------------

“他破坏我们什么了?”井慕昊忍住心底的冷笑,他怎么会在前世觉得妹妹性子可爱,被伤害后又那么无辜。

“如果没有他,哥哥又怎么会这样对我!”井慕芸冷着脸道:“一定是他在背后嚼我舌根!”

“慕芸,你是井家小姐,不要没事总说些没的。伏骏是我追定了,我既然表明要追他,因为想结婚才追他!”井慕昊说得很笃定,只要多花点心思,伏骏一定还会是他的!

“我不许!”井慕芸终于毫无形象的大闹起来,顺手砸掉了摆在门边的巨型古董瓶!

“你许不许不重要,这个家还得我来当!以后伏骏若愿和我在一起,他也是你亲人!”井慕昊冷着脸解释,虽然他的耐心早没了,但为了将来伏骏与他在一起时能顺利些。

“哥!反正我反对!你非要和他在一起,那我就……就离家出走!”景慕芸又砸了一件东西。

“随便你!我的婚姻大事,还轮不到你插手!”井慕昊没再看妹妹,而是加快步伐上楼。临上楼前,看了眼缩在一旁的阿姨,对阿姨和颜悦色道:“阿姨,要准备晚饭?”

“芸芸,晚饭要在家吃吗?”井慕昊平静的问,仿佛他没为妹妹的任性生气。

井慕芸委屈的咬着红润的嘴唇,此刻唇上早已布满了牙印。如果换在以前,井慕昊早心疼死了,父母就留下这么个妹妹让他照顾,而他偏生没好好照顾好她。

但现在,他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如果慕芸恨他恨得要死,那就让她恨好了!反正他不在乎!但如果她再敢像前世利用他的信任,冤枉伏骏,用那种龌龊的手段来害伏骏,他不能原谅,也不会给她机会!

“阿姨,准备一人份的晚饭。”井慕昊说完,直接上了楼,不顾楼下的慕芸高声大哭。如果真委屈,不该躲起来好好哭一场么!进慕昊觉得重生之后,对慕芸的心,狠了许多!

阿姨有些不自然的回了厨房,井慕芸的哭声隐约传到他的书房,他把窗户关上,又把门上了锁。不是因为对方的哭让自己乱了心智,而是觉得那哭声太难听!

第二天,井慕昊还在办公室里忙的时候,他的秘书面露难色的敲开他的办公室门。

“什么事?”秘书跟了他四年,绝不是乱作主张的人。哪怕BOSS新招了一位得力助手徐伟过来,他的地位和在公司担任的角色始终不变。

“伏氏的总秘书打来电话,叫我们去领慕芸小姐回来。”不敢把姚子渊的原话说出来,以免大家面上都不舒服。

“到底怎么回事?”井慕昊冷不丁撩起眼帘,扫了秘书一眼,冷笑的问。

秘书顿时打了个寒战,再不敢犹豫和隐瞒,把电话里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井慕芸一早就去了伏氏找伏骏,由于没预约,所以总务台并没放行。但井慕芸是谁,一下子吵了起来。甚至把阻止她进电梯的一位工作人员给抓破了脸。

而这一幕,正巧被路过的伏骏看到,伏骏先让人送那位员工去医院,关照陪同人员务必要医生尽一切力量不要留疤。

处理好之后,井慕芸倒没被伏骏赶出去,只是问她为何要在伏氏闹事。

谁料想,井慕芸伸手就要打伏骏,结果被身边的保安给架到一边。伏骏见她不可理喻,转身便走。没想到井慕芸竟挣脱保安的桎梏,去掐伏骏的脖子。

结果自然没成功,随后井慕芸再次被人控制。伏氏表示,他们不会把人送去警局,但要井慕昊一个解释,或者说要一个保证。

井慕昊来到伏氏时,接见他的是姚子渊,姚子渊没了以往的斯文淡定,而是面露怒意。

井慕昊前世包养姚子渊近两年,但从没看过姚子渊发怒时的模样。这次的怒火,完全是因伏骏受袭而起。如此一来,井慕昊确定姚子渊对伏骏,一定是喜欢至极。

看来这事,他需要派人去好好查查。然而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做!先把处于劣势状态下的井慕芸带出伏氏,省得再丢人现眼!

虽然他很想看到慕芸能过得幸福,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世,但她几次三番针对伏骏,已然使他仅存的一点点的疼宠之心也被抹得一干二净。

不管是在前世还是今生,他始终觉得血浓于水,如今看来,倒像成了他人生未来的障碍。亲情,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的,比如慕芸,她似乎并不需要。她只需要任性妄为,而他还得像前世那样,站在她身后,替她保驾护航!

不过,现在不是前世了,所以他不会再替慕芸所犯下的任何错事而买单!有必要让慕芸知道,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就像前世的他那样!

“在带走人之前,请井总保证你那个妹妹不是神经病!”姚子渊说这话时很不客气,甚至有削了井慕昊的脸之意。

肖肖非常高兴,今天评论竟有三条,加更是必须的啦!!谢谢所有留评的亲!!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