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放松为师进不了H

语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事了。【全文字阅读】

睁开眼的时候有些不习惯,像是已经离开了这世界许久一般。

她闻着难闻的药味,一口咬定这里是医院。她想动身,大腿上却压着一个重物。她望去,是明悦。

“明悦?”她试图去叫醒。

柳明悦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刚想抱怨,看见语熏坐在面前,有些受宠若惊:“语熏?你醒了?”

“嗯。”她笑笑。

“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睡了四天,这四天发生了好多好多事啊。”

“嗯?”

柳明悦想了想,严肃地摇头:“不行,我不能告诉你,不然我哥他们会杀了我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她捂上嘴巴,含糊着摇头:“语熏,你别问了,知道这件事对你没有好处的。虽然你迟早会知道,但是晚一天知道你就能开心多一天。”

林语熏不说话,柳明悦也不说话,偌大的VIP病房里只剩下电器的波动声。

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林语熏突然开口:“他们在一起了对吗?”

“你怎么知道?”柳明悦吃了一惊,“不是我说的啊。”

林语熏笑笑,扒开被单:“明悦,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出院。”

>>>

林家别墅,正厅。

林语熏的回归让女仆有些措手不及,小心翼翼地低着头,生怕说错了一个字便丢了这金饭碗。

林语熏看着她们这个样子觉得好笑,说:“你们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都去做你们的事吧。”

女仆纷纷对视,然后鞠了个躬表示感谢,便退下了。

她刚转头,便看见了从楼上走下来的林圣羽。

几天不见,他显然憔悴了许多。黑眼圈浓烈,皮肤也不如以前透亮,薄唇上边还残留着未削完的胡渣,他的改变让林语熏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心里很想念他,很想拥抱他,但她极力地忍着,努力将自己变成一个没事人一样。

“哥哥,我妈咪呢?”

他明显怔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不知道。”

声音沧桑而无力,却不难听出背后的怜惜。

这一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像一场梦一样轮回。这场爱,最终还是以最初而结束。从直呼他的大名变回了哥哥,这真是好,真好,真的很好。

他下了楼后,绕过她便走出林家别墅,经过她时不滞留任何一秒。

林语熏的心像是被刀割了,然后包扎好了,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包扎好却仍然还好疼。

她低着头望着地板,忽然眼帘涌入一双粉色高跟鞋,她未来得及抬头,便听到声音落下。

“林语熏,你看到了吗?他已经不是你的林圣羽了。”

“嗯,他是我哥哥。”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感觉是什么了。只是觉得自己全身无了知觉,快要窒息一样的疼痛,让她脑子好乱。

本来医院就不同意她这么快出院,但虽然她嘴上说会控制好,但在那一刻,她还是昏倒在了沈涵的高跟鞋边。

那一刻,她什么也看不到,漆黑如墨,慢慢关上明亮。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