騒bi图片

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

赵琦返回江东,陪了父母和女儿一天,身上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第二天,赵琦在卫一健的别墅和他见面。

卫一健心情不错,放下手中的茶杯:“小赵,你的这批货都非常出色,而且要不是你提起,我完全看不出来,它们都是由‘生坑’货处理的。”

由于东西多,而且那批货价值不菲,赵琦也不想麻烦,就干脆把货送到了卫一健这里。

赵琦也喝了一口茶:“这批货的‘开光’师傅,技术确实非常高,一般人基本看不出来。回头有机会认识,一定要好好交流。对了,卫总你看上哪几件?”

卫一健脸上带着笑容:“说实在的,我都挑花眼了。”

“要不,这批货都给你得了。”赵琦顿时明白了话中的意思,马上便有了决断,这样还省一些力气。

“这合适吗?”

赵琦呵呵一笑:“没什么不合适的,正好也让我省的去找其他客户了。”

卫一健想了想:“这样吧,两百万我都买下来。”

“这个价钱有些高了。”赵琦连忙摆了摆手,虽说这批货他也能卖出这个价钱,但需要时间和精力,况且,卫一健帮了他的大忙,总要给予一些优惠。

卫一健也摆了摆手:“不管你卖多少,我都两百万买下来,就这么定了。”

既然如此,赵琦再反对就有些矫情了,愉快地答应下来。

卫一健打电话,让人给赵琦转账。

两百万到账,极大地缓解了赵琦的资金压力。如果是没有接触古玩以前,有这么多钱,赵琦肯定非常满足了,现在么,两百万充騒bi图片其量只能买到一件珍品古玩。

但话又说回来了,加上手里的藏品,重生之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手里财产已经超过了千万,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说起来,赵琦已经在他制定的目标,走了一大步,钱也有了,也小有名气,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大家对他可能还不太认可,但如果照现在这个趋势过个一年半载,他就能彻底融入到圈子里,在别人眼里也是一位资深藏家了。

随后,卫一健跟赵琦提起强宁的事情,他告诉赵琦,强宁身后应该有个比较厉害的团队,除非找到确凿的证据,让官方出手,否则凭他的实力,很难在其它城市抓住强宁,

赵琦对此事并不意外,否则强宁在明知卫一健在找他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卫一健说:“想要找到强宁的马脚,还得从其它方面着手,据我调查到的消息,他私底下跟鲁毅然关系匪浅,俩人曾经有过合作,把一个人逼疯了。所以我之前才让你帮忙,平时多关注鲁毅然在你们盛宇的活动。”

赵琦有些意外,向卫一健打听他们怎么把人逼疯的。

被逼疯的那位叫章凯风,他跟强宁是朋友,俩人的关系怎么说呢?要说交情密切,强宁去金陵一位朋友家,看上一件藏品,苦于手头有些紧张,他向章凯风借两万,好说歹说,章凯风就是无动于衷。

要说两人关系不好,强宁每回去金陵,都会找章凯风喝酒,章凯风有什么东西看不准,也会让强宁帮忙掌眼。

当然,要真是关系好,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当时强宁是金陵一家拍卖公司的顾问,他邀请章凯风去参加那家拍卖公司举办的拍卖会。

章凯风闲着无事,便答应了,到了预展那天,他去现场看看有没有他能入手的东西,转了一圈,一件青花釉里红鱼草纹高足碗,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里要说一下,章凯风这人的性格也是唯利是图,正所谓臭味相投。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捡漏,恨不得天天有漏捡,一直做着一百块钱买下一件东西,一百万卖出去的美梦。

只是,这种美梦一次都没有实现过,但他在这只高足碗上有了这种感觉,如果确实像他猜测的那样,他一定要把高足碗拍下来。

只是这件事情他并不能确定,就去找强宁,想问问他的意见。

强宁告诉章凯风,那只高足碗是鲁毅然经手的,他可以帮章凯风问一下。

之后,强宁当着章凯风的面,给鲁毅然打了电话,鲁毅然在电话里说,高足杯现在底价两百万很保守,增值潜力非常大,保守估计,不要两年,价值就能够翻番。

章凯风听了之后,当即就下定决心,要把东西拍下来,不过,他这人疑心病挺重,总觉得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跟强宁告别之后,又去展馆观察。

章凯风快要走到高足碗的展台前,就见那里围着两个人,神色中带着惊喜,其中一位持南方口音说了句:“东西难得,我觉得要不了两年,四百万都拿不下来。”

另一位接过话:“我觉得至少要七八百万,你不信的话,咱们打赌。”

“每回都是我输,我是疯了还会跟你打赌。不过,这玩意儿过两年真能值这么多?”

“只多不少。唉!可惜我手头紧,要不我就把它拍下来了。”

“要不咱们去凑钱合拍?”

騒bi图片“唔,到也不是不行,想来低价两百万,咱们准备两百八十万应该够了吧。”

“好像……”

说到这里,这人注意到章凯风,立刻闭口不言了,跟朋友打了个眼色,两个人就走了。

章凯风听了他们的对话,坚定了参与竞拍的决心,连忙回家凑钱。

到了拍卖会那天,章凯风和别人争夺,花了两百九十万买下了这只高足碗,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美滋滋的。

等章凯风回到家,跟老婆提起这事,就被老婆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既然大家都认为它的升值潜力巨大,哪轮的到他,拍卖公司的人直接把它买下来不就行了,收益不是比市面上所有的理财产品高得多?

被老婆骂了一通,章凯风头脑也有些清醒了,再加上强宁一直避着他不见,更让他心生怀疑,于是又托人,请专家鉴定,结果证实是一件高仿。

章凯风连忙去找强宁,甚至还去堵人,但强宁也有理,他说,当初已经跟章凯风说清楚了,他们说的只是意见,最终买卖与否要靠章凯风自己决定,他和鲁毅然都不会承担责任。

章凯风又去咨询律师,也毫无办法。

受了这件事情的刺激,慢慢的,他的疑心病越来越重,最后发展到幻觉重重,彻底疯了。

卫一健说的有些口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章凯风得了病,强宁还假惺惺的给章凯风家送了十万块钱,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实际上,那高足碗其实是强宁,花了一万多定制的高仿。”

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赵琦唏嘘不已,同时也很气愤强宁的无耻。

另外就是鲁毅然,以前他还对黄安康所说的话,持一定的怀疑态度,觉得黄安康所说的倾向自己,但现在,他彻底相信,鲁毅然的本性就像黄安康说的那样。

再想起当初第一回遇到鲁毅然的那次,现在想想也很有问题,当时他都没有任何表示,鲁毅然也不认识他,不知道他的水平到底怎么样,鲁毅然就把他拖下水,要是他不能指出问题会怎么样?不但得罪了人,还会闹出笑话吧。

赵琦现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就能看得出鲁毅然这人私心比较重,为了自身利益,会不折手段,也就是当时他只想着能够认识鲁毅然是件幸事,这才没有多想。

赵琦由此想到,世间人心复杂,自己还是需要多加警惕,不要只看表面就认为别人是好人,否则早晚还要吃亏,或许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呢!

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